红区增至28个,然鹅很多法国人却要起诉戴口罩禁令!这比游行抗议高级多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法国已经连续两天新增病例超过8500+,票圈里的兄弟姐妹们早就开好了赌局:“破万”已是定局,就看哪一天破!

法国,就问能不能争气点,让它成为死局!!

Anyway,这般“破罐子破摔”的心态还需调整,但疫情地图又变红了是真的。

记得8月14日时,全法还只有巴黎和罗讷河口(Bouches-du-Rhône)省是官方钦点的“病毒活跃区”;

仅仅13天后,卡斯泰总理就咬牙切齿的将活跃区扩大到了21个省(包括4个海外地区);

而今天,这份红色名单华丽丽的变成了28个!

新增加的7个病毒活跃区是:

南科西嘉省(Corse-du-sud)、上科西嘉省(Haute-Corse)、科多尔省(Côte d’Or)、北部省(Nord)、下莱茵省(Bas-Rhin)、滨海塞纳省(Seine-Maritime)以及留尼汪岛(Réunion)。

眼瞅着地图从心旷神怡的绿变成已经要连成片的红,法国人瞬间就明白了一个真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啊……

不过,想从绿变红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巴黎卫生总局(DGS)就这一点给出了有理有据的分析:

病毒活跃区域的主要特征是发病率大于50,而根据法国公共卫生部的数据显示,以上这些省份过去7天中每10万居民中的确诊数都已经高于“警报阈值”。唯一有点委屈的是下莱茵省,不过41.3的发病率也相差不多了。

当然,除了发病率,还有很多其他需要考虑的指标:

当地医疗资料的压力,进行病毒检测的次数,得出的阳性检测率,群聚感染的变化……

根据这些不同的指标对每个地区进行流行病学特征的评估,可以这么说,每一个省份“沦陷”的背后,都是复杂的计算和强烈的不忍啊。

被涂上红色省份的省长拥有着烫手的官方授权——可以采取更严格的措施限制病毒的传播,什么限制公众参观博物馆啊,室内运动场所啊,甚至关闭餐厅之类的禁令,惹人恨但又不得不为的决策,都在这了。

千万别再用“检测次数增多,确诊病例随之增加”来自欺欺人了,法国公共卫生部亲口承认:

自7月初以来,接受筛查的患者人数增加了两倍多,而新病例的数量却增加了12倍……

这距离,差的有点大。

其实法国各个省市自己心里也有数,不然最近也不会有那么多新政策出炉了:

戴口罩如今已经是常识,继巴黎,马赛等几个大城市宣布所有公共场所都必须佩戴口罩之后,今天,罗讷河口省(Bouches-du-Rhône)也官宣:本省内所有城市所有公共场所都强制戴口罩!另外,餐厅和酒吧营业时间延长到凌晨12:30.

埃罗省宣布:直到9月15日,禁止在公共场所进行任何舞蹈活动;沃克吕兹省(Vaucluse)也决定禁止在商业场合或与庆祝活动中进行有关的舞蹈之夜,直到另行通知。

Emmmm……严格好啊,越严格越安心!

严格之后的差距应该不会这大了吧。

卫生部长想缩短隔离时间

不过,有时候人会有惰性,既然差距这么大,不如放下比较的执念,立地成佛吧。

法国卫生部长奥利维尔·韦兰(Olivier Véran)最近就看的挺开,做事想问题也比较佛系。

他连线了一下科学理事会,对全世界都达成一致的隔离期发出了质疑:

14天可能太长了,科学家们能否就我们适当减少隔离期这事发表一下意见?

亲,现在纠结这个问题好嘛!!!

部长头脑清晰,明确的告诉大家,现在谈这个,正是时候。

之所以提出减少隔离期,是有依据的。现行的两周隔离期是根据患者感染后传染疾病的风险来确定的,但如今的数据表明,大多数传染都发生在症状出现后的前五天内。

对于这一点,日内瓦大学全球卫生研究所所长,流行病学家Antoine Flahault也表示赞同:

隔离期可以缩短至症状发作后的5天,尽管5天之后,仍然有不到5-10%的传染机率,但通常都非常短暂,此时的他们都不再是“超级传播者”。

有一些医生也坦言,如果我们能够遵守这最初的五天隔离,就能够达到减少病毒传播的目的。

况且,在法国,两周隔离期只是卫生部门的一种建议,并没有对此强制执行。要是将隔离期减少到五到七天,可以使相关措施更容易被接受和尊重鸭。

好吧,坐等科学理事会给出合理建议。

戴口罩这件事为什么这么难?

除了要不要减少隔离期,还有另外一件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

这都什么时候了,为什么还有人对戴口罩充满抗拒?

现在整个欧洲的疫情都愁人,但神奇的是,一大票欧洲人还在奋力抵抗戴口罩这件事。

上周六,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聚集了几千人,举着“新冠病毒就是个谎言”,“摘口罩,关电视,享受生活”的标语,裸罩游行。

整个场面灰常壮观,目的也格外简单:反对限制公民基本权利和自由的政府措施——戴口罩。

克罗地亚卫生部长Vili Beros对此干巴巴的回应:所有临时限制措施都只有一个目标,保护克罗地亚公民的健康和生命,我们已经成功做到了这一点。

同一天下午,在意大利首都罗马也有近千人相聚在了市中心,抗议戴口罩和为学龄儿童接种疫苗。

他们的标语也很吸睛,“告别接种义务,选择自由飞翔”,“在学校不戴口罩不疏远”,还有人甚至搬出了教皇弗朗西斯的照片,配文“撒旦”,以及象征着魔鬼的神奇数字“ 666”……

意大利总理孔特眼睛都没眨一下,带着“生人勿进”的气息,冷冷回应:

意大利有274,000多人确诊,35,000人死亡,你们还拿这个来烦朕???

对比之下,法国人就高级多了。

虽然之前也爆发过反对口罩的大游行,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法国人的措施是——寻找法律途径解决。

早在5月9日,就有一个名为“法国新冠病毒受害者”的协会在法国悄悄成立。

这个自称非政治且财务独立的组织,有一个非常大气的目标:

捍卫权益,告知真相,支持新冠病毒受害者。

不过,他们最近做的事好像有点奇怪。

这个协会中大约有150-170名活跃会员对政府的防疫措施不是很满意,他们认为:

卫生当局现行的在户外强制戴口罩是一项政治措施,而不是健康措施。这样歇斯底里的全民不分场合覆盖并不能抵御病毒,还会带来治安问题。

作为疫情直接或间接的受害者,我们需要合理且能保护基本自由的措施!

于是,他们团结起来迈出的第一步是:将那些下达了强制户外戴口罩命令的城市告上法庭。

城市太多,从影响力大的入手:

他们先在巴黎,奥尔良,第戎,里昂,马赛,图卢兹和尼斯提出了上诉,协会律师Me Fabrice Di Vizio表示下周一将继续轰炸马恩河谷省,上塞纳省,德塞夫勒省,留尼汪和瓜德罗普岛。

以一己之力挑战整个国家,法国人的段位蜜汁高啊……

可是,盆友,戴个口罩到底为什么辣么难?

法国大批量生产透明口罩

有人对口罩恨之入骨,也有人为了口罩付出良多。

就好比,为了让听力障碍人士更好的适应,而设计出透明口罩的那些人们。

今天负责残疾人事务的国务秘书索菲·克鲁泽(Sophie Cluzel)表示,到本月底,将会有超过100,000个可重复清洗25次的透明口罩出炉。

它们是特别为国民教育准备的,届时所有幼儿园以及班级里有听力障碍学生的老师们,都能够配备这样的口罩!

感觉有点贴心啊,法国人在这一点上真的做的超棒!!鼓励!!

其他疫情新闻

还记得之前我们跟大家讲过的因为疫情,法兰西岛,法国政府以及交通两姐妹RATP和SNCF之间的爱恨情仇嘛?

法兰西岛运输联合会IDFM在7月时决定:停止为法兰西岛大区的公共交通运营商提供资金,直到国家把因疫情造成的收入损失全部赔偿之后再开启群聊!

这事最近有了新进展,今天共和国前进党LREM副代表Laurent Saint-Martin承诺:将全额赔偿SNCF和RATP因为疫情而带来的财务损失。

好吧,姐妹花又开心了。

彩蛋

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撒尿小童又变装啦。

这次是带着口罩和防护面罩的医护人员,向奋斗在一线的白衣天使们致敬啦!

-END-

ref:

https://www.20minutes.fr/monde/2854939-20200906-coronavirus-milliers-manifestants-croatie-contre-restrictions

https://www.20minutes.fr/monde/2854719-20200905-coronavirus-manifestation-contre-obligation-vaccination-port-masque-reunit-1000-personnes-rome

文|木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