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汉打伤多名医护人员,医生抗议:我太难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在星期六晚上10:30左右,当时一名男子“明显酗酒”出现在紧急情况接待处,“喊他的孩子状况严重,事实并非如此”。

印象中,医生体面、赚钱、有社会地位,完完全全的理想职业。

但是,近些年愈演愈烈的医患纠纷、“医闹”、“收红包现象”……近十年过去,情况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善。人们发现,医生也是个弱势群体啊!

高危职业中,你绝对能发现“医生”两个字。

尤其这一年,疫情让原本的脆弱雪上加霜。

今年7月,巴黎医院工作的医务人员就“抗疫物资匮乏”曾经示威抗议过:没有药物、没有防护、缺人手、缺床位……

上周六发生在巴黎罗伯特-德布雷医院的患者家属恶意伤人事件更是引起了所有医护人员的担心和不满。

在星期六晚上10:30左右,罗伯特-德布雷医院的小儿急症夜班突然出现一名喝得醉醺醺的男子,带着一个孩子喊着,他的孩子病情特别严重,要求医生立刻进行救治。

医生向媒体透露——情况并非如此。

大哥可不听这些医生的“鬼话”,于是医生们试图平息这位激动的父亲,然而还没等医生们反应过来,“激动大哥”的兄弟就过来加入了混战,并成功打伤了一名护士,一名护理,一名行政工作人员和两名保安

随后,这两位武士被警方逮捕,而有几个被打成重伤的医务人员直接上了救护车,被转移到别的医院进行救治;轻伤人员也要暂停工作,在家养病。

这件事发生之后,CGT工会秘书长提出不仅要对此事投诉,而且要求政府批准急诊工作人员在周日晚上有几个小时的“撤离权利”。

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样的医患矛盾背后其实是制度的不完善,医疗资源紧缺、医生分身乏术。

在中国,2012年一部《心术》才让人开始关注到“医患关系”。

剧中谷超华医生,在夜间值班时遇到送来急诊的病人,在家属未到的情况擅自做了手术。病人在术后突发心脏病死亡,护士在家属到医院之后忘记让其补签,从而引发了一场医疗官司。原本出于好心的谷超华被迫辞职。

《心术》中形形色色的患者,医生在职业和道德中面临的风险、“职业医闹”的行业怪相……我们才真正意识到医务人员每天在经历什么、需要面对什么。

现实中的医患纠纷甚至比剧中还要激烈和魔幻。

2019年12月24日,北京市朝阳区民航总医院女医生杨文遭病人家属孙文斌“拉锯式”割喉,不治身亡。

在中国,“80%的医院都发生过病人及病人家属殴打、威胁、辱骂医务人员,76.67%的医院发生过患者及家属在诊疗结束后拒绝出院且不缴纳住院费”。

欧洲情况也是如此。据统计,“在2017年,德国伤医事件共发生288起,还有约2600起精神侮辱,被病人殴打过的医生占1/4”。

医疗体系的完善需要时间,医患矛盾也不可以一夜之间消失不见。但是恶性伤人这样的极端行为更多的是误解和盲视的扭曲放大,最后变成了恶。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这部纪录片

每一集都是一次对医生、对病人、对生命和死亡的重新理解,而理解正是所有善意的开始。

-END-

ref:

文|乔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