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布这份重磅白皮书:他们的故事值得铭记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侠客岛按】

今天,国新办发布全文约1.4万字的《中国军队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30年》白皮书,这是中国首次发布维和领域白皮书,又逢联合国成立75周年,意义重大。

30年间,中国从最初派军事观察员,到发展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第一大出兵国,为世界和平贡献了中国力量。

在战火频仍的维和任务区,战士的真实经历和感受是什么?侠客岛的岛友中有不少维和战士,岛妹采访了3位,聆听他们亲口讲述惊心动魄的海外维和故事。

image.png

2020年,中国赴黎巴嫩维和部队完成第18次轮换交接。图源:人民网

贝雷君:晚上蚊子往身上撞

我是贝雷君,曾赴马里执行维和任务。

在我看来,维和生活第一要务是“活着”。一个久经战乱的国家,一切都是失序的。想想看,发电机只要停转3分钟,就好像回到100年前的世界。

有些地方治安环境恶劣。在海地的战友告诉我,那里民间人士普遍持枪,基本每天都能碰到枪击事件。只要出营区,战士们都会把防弹衣、防弹头盔穿戴好、要携带制式武器加弹夹,加起来有20多公斤。

炸弹、子弹可以用防弹衣防,蚊子却不能。蚊子会传播疟疾,初期症状与感冒相似、容易被忽略;但如果传播的是恶性疟疾,被咬几小时或许就撒手人寰了。

韩剧《太阳的后裔》很火,里面有个镜头是维和人员裸露上身跑步,这在非洲基本不可能。非洲蚊子多到什么程度?晚上随手就可以抓到,嗡嗡往身上撞。维和战士离不开青蒿素,那是“救命丹”。

对了,我们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是抖一抖鞋,看看里面有没有蛇和蜥蜴。有兄弟丛林巡逻归来,脱鞋时发现靴子帮上掉下来两个小牙——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什么毒蛇咬的。

驻外维和的日子虽然生死一线,但当地人对我们很热情。走在路上,老百姓总是跟我们打招呼。我们离开,他们自发到直升机起降点送行,飞机飞到高空,他们仍在目送。

2016年5月30日,我们的战友申亮亮因营地遇袭,不幸牺牲,那时他正在出站哨,汽车炸弹把营地外炸出2米多的深坑。那年他才29岁。

image.png

2016年6月,维和官兵代表护送中国维和战士申亮亮灵柩登上中国空军飞机。图源:新华社

吴强:我亲历了叛军暗杀总统总理事件

我是吴强,有两次维和经历。第一次在东帝汶;第二次在南苏丹。2008年2月,我在东帝汶亲历叛军暗杀总统总理未遂事件。

那天,我们驱车去半山腰的总理官邸保护总理下山工作,遇到总统卫队下山,车辆没以前多。行至半山腰,我们看到枪战场和伏击点。突破伏击来到总理官邸后,我们已身处反政府武装包围圈。

总理夫人和孩子都在官邸里,他们很惊恐。我和2名泰国人、2名菲律宾人及当地卫队共六、七人在一起,通过通讯系统得知叛军分三部分,一部分袭击总统官邸,总统身中两枪,反叛武装头领被当场击毙。包围我们的武装叛军不知道前述信息,他们犹豫不决,我们有了谈判筹码。

反叛武装向我们喊话,让我们投降、离开。我们坚决不投降。“宁可战死、不可吓死。”

我们用屋内家具做防护,同时跟总部联系。半小时后,总部派2支卫队抵达救援。在反叛武装犹豫之际,我们把总理家人护送到装甲车内,黑鹰战机一路护卫。

执行任务时,战士们总是命悬生死一线。在南苏丹,维和部队营地曾遭围困、士兵遇袭牺牲,不同政见、不同种族的人被杀。美国派鱼鹰战机撤侨,但南苏丹政府军和叛军都向鱼鹰射击,战机开始往下掉,差点砸到维和队员头上。

在南苏丹,我体会到何为“人命如草芥”。有人被割喉,脑袋往后耷拉,气管露出来,苍蝇在上面飞来飞去。我们以为他死了,但2小时后这人扶着脑袋走进营地。他喉咙被划开但动脉血管没断。

维和期间,我目睹太多事情,孩子死了就地埋掉,然后继续逃命。战乱国家打来打去,百姓有今朝无明日。回国之后,我看到平静的街、安定有秩序的生活,心中感慨和平真好,这一切实在来之不易。

image.png

维和部队官兵授勋(图源:《解放军报》)

蔡辉:我们遭到了骚乱人群的攻击

我叫蔡辉。现任职于国防科技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此前曾多次“头顶蓝盔”,执行维和任务。

自2007年首度踏上维和战场,我先后4次赴刚果(金)和马里参加维和行动,担任过维和工兵分队外事翻译、参谋军官、副参谋长等职务。

维和之路上惊心动魄的时刻有很多,我印象最深的有两次。

一次是在刚果(金)东方省伊土里地区首府布尼亚市。当时,我经过3个多小时的飞行到达布尼亚,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听到城区方向不断传来断断续续的枪声,中间还夹杂着爆炸声。原来,当地爆发了游行示威,联合国维和人员遭到了骚乱人群的攻击。

我和同行者在夜幕降临之前被转移到距离最近的联合国后勤基地。我们每人领了一条白床单,在后勤仓库的地板上和衣而卧。

当夜,安全部门将所能联系上的文职人员、参谋军官和军事观察员逐一转移过来,后勤基地不断有车辆驶入,睡在仓库地板上的我们也不断给新来人员挪出地方。“临时指挥部”环境虽形同“难民营”,但大家秩序井然,密切观察着骚乱形势。

离开布尼亚后不久,我由于连续作战值班,浑身关节酸痛,高烧不退,幸得医疗分队战友提醒,及时服下青蒿素,成功战胜了疟疾。

还有一次是在2016年5月31日。当晚20时52分许,我突然接到工兵分队作战参谋的电话,他焦急地告诉我,维和分队驻守的E营发生大爆炸,可能是遇上了袭击,话音未落,电话就断了。

那真是一个不眠之夜。我反复与战区司令部及3支中国维和分队沟通,我的电话也一度成了国内了解一线情况的热线。

当最终确认哨兵申亮亮英勇牺牲时,我感到阵阵揪心的疼痛;当前往救援的塞内加尔快反分队未能运回中方伤员时,我焦急万分;当确定维和分队没有遭到二次袭击,自救和防卫工作有条不紊展开,我长舒了一口气……

战火的淬炼,英雄的逝去,让我对维和事业有了更深的认识。

1万余字的白皮书,展现了30年来中国军队的维和历程——从1990年5名军事观察员抵达中东,到如今2521名官兵在8个特派团和联合国和平行动部执行维和任务,中国维和人员数量持续增长,执行任务地域稳定拓展;

讲清了中国军队维和职能任务的多维延伸——中国军人所执行的维和任务从最初的巡逻观察、监督停火、工程保障、医疗救治拓展到了安全护卫、稳定局势、保护平民、协助人道主义救援。近年来,女性维和军人也在促进性别平等、妇女儿童保护等工作中发挥着积极作用。

对于那些在联合国维和行动中牺牲的烈士,白皮书也以附录章节一一详列。30年,16人,每一位不幸罹难的战士以及他们用生命追求的维和事业,都将被我们永远尊重和铭记。

image.png

中国军队在联合国维和行动中牺牲的官兵名单(图源:《中国军队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30年》白皮书)

75年前,世界人民经过浴血奋战,付出巨大代价和牺牲,取得了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建立了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75年后,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人类站在了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

和平需要争取,和平需要维护。中国军队正一如既往支持联合国维和行动,也希望各国都能坚守这条来之不易的和平发展道路。

只有共同发展,和平相处,世界才能真正和平。

来源:“侠客岛”微信公众号,文/点苍居士、云中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