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起空难,346人死亡,波音罪证坐实!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凤凰欧洲

美国国会众议院9月16日发布了有关波音737MAX系列飞机的调查报告,认定此前737MAX系列飞机的两起致命空难是由于 波音公司及美国联邦航空局“犯下了一系列严重错误”共同导致的。报告还指出, 美国联邦航空局的监管体系“存在严重问题”,亟须进行彻底改革。

美国国会的一个调查小组在历经18个月的调查后发布了这份报告。报告称,2018年10月新加坡狮航客机失事和2019年3月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航班失事这两起事故,“并不是由单一的机械故障、技术失误或者管理不当引起的”,而是 “波音公司的工程师错误的技术假设、波音公司管理缺乏透明度以及美国联邦航空局监管严重不足共同引起的”。

波音公司明知飞机有缺陷却刻意隐瞒

调查人员在报告中指出,波音公司在“明知737MAX系列飞机存在设计缺陷的情况下”,刻意向航空公司、飞行员以及监管机构隐瞒相关信息,并通过商业关系影响监管机构的管理和审查。

美联邦航空局在审批监管方面严重失职

报告还指责美国联邦航空局“严重缺乏对波音737MAX系列飞机的审批和监管”,甚至“在两起事故之间的关键时期拿公众的生命安全做赌注”,并要求对美国联邦航空局的监管模式进行“彻底改革”。

从停飞到停产,波音经历了什么?

2018年10月和2019年3月,新加坡狮航和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两架波音737MAX飞机先后失事,共造成346人遇难,737MAX系列客机随后全球停飞,至今都复飞无望,波音公司的信誉也严重受损 。

737 MAX的两起空难,共造成346人死亡。自那以后,波音遭遇订单减少、股价下跌、声誉受损等一连串打击,也为此付出了至少90亿美元的代价。

五个月内发生两起空难,让波音的安全性备受质疑。事故发生后,全球近50个国家和地区先后宣布了针对波音737 MAX的停飞禁令。而针对空难的调查显示,该机型新增的“机动特征增强系统”(MCAS),在测试、审查上存在种种漏洞,使波音深陷信任危机。

2019年4月,波音宣布,为应对全球停飞,将737 MAX飞机减产19%,由每月生产52架调低至每月42架。终于,2019年12月16日,波音决定“断臂求生”,他们从2020年1月起,暂停737 MAX飞机的生产,以维持“长期生产系统和供应链的健康”。

迄今为止,波音手中积压了超过400架已完成却未能交付的飞机。每个季度因制造和储存飞机更是要消耗掉约44亿美金。在这样的利弊权衡下,波音737 MAX不得不从停飞走向停产。

停产消息传出,波音股价大幅下跌4%,其供应商的股价也应声下跌,而上万名工人则前途未卜。外媒普遍认为,波音这一决定将“冲击美国经济”。

四面楚歌,问题频出

然而,存在问题的,还不止737 MAX。波音其他型号客机也接连出现问题。

2019年9月,波音一架新型777X客机在进行压力测试时,机身破裂。

2019年10月,波音737 NG被曝出机体出现裂痕,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紧急勒令排查。在全球各家航空公司的810架737 NG飞机中,总共发现38架飞机存在结构性裂痕。包括韩国、印尼在内的国家都立刻采取停飞措施。

2020年9月,有着“梦想客机”(Dreamliner)之称的波音787又出事了。波音公司南卡罗来纳州工厂生产的某些部件不符合设计及制造标准,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表态称,该机构正在调查这一质量缺陷,暂未确定是否要对波音787展开新一轮安全检查。

据路透社9月10日报道,根据波音公司与美国宇航局(NASA)及美国空军达成的一项协议,该公司正在接受“合规及道德行为”的独立调查。这项调查与NASA载人月球登陆器竞标案有关。

路透社10日报道,波音面临月球登陆器竞标案的独立道德审查

其实此前,波音公司的航天项目已经被NASA“盯上”。波音公司曾因2019年载人飞船“Starliner”试飞失败而接受NASA的调查。

更危险的是失去未来

进入 21 世纪,737NG 系列到了更新换代的关键时期,此时的波音管理层并没有及时将钱投入到新机型的研发。

公开资料显示,从 2004 年到 2008 年,波音共计斥资约 110 亿美元用于股票回购,如果用这些钱来打造一款全新飞机替代 737NG,绰绰有余。

波音管理层对于推出一款新飞机取代逐渐老去的 737 始终犹豫不决,直到对手空客抢先一步推出新一代 A320NEO,并从波音最忠诚的顾客美国航空手中拿下 260 架订单时,波音匆忙应战。

波音的决定是,在已有的生产平台上推出 737 家族的第四代产品 Max 系列,仅用三个月时间就拿出改造方案。

为在燃油效率上和空客对抗,737Max 换上了更大、更省油的发动机,但因机身的限制,发动机被迫往上前提,这导致飞机在起飞时可能有失速风险。波音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在飞机上安装传感器来判断飞行过程中是否抬头过高,通过 MCAS 系统避免飞机俯冲。

这套 MCAS 系统并没有让飞机更安全,恰恰相反,根据目前的初步调查结果,传感器读取数据错误引发的 MCAS 系统失灵,被认为是两起空难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

这两起空难共造成 346 人死亡。

波音不仅在新飞机上的研发投资减少了,在这 20 多年时间内,真正推出的全新飞机只有波音 787 一款。与 787 相比,737Max 的连续坠毁对波音在财务上造成的损失更为惨重。

根据波音发布的最新财报,公司 2019 年出现了自 1997 年以来的首次亏损,净亏损达到 6.36 亿美元,并且还透露 737Max 全球停飞的成本高达 146 亿美元。此外,为了缓慢重启 Max 的生产,2020 年还将增加约 40 亿美元的费用。

比失去利润更危险的是失去未来。

在推出波音 787 和 737Max 之后,波音一直在谋划推出一款中等规模的全新机型,从而弥补 787 和 737 之间的市场空白,但董事会一直没有拿定主意。

在 2019 年举行的巴黎航展上,空客正式推出 A320 家族中最大成员 A321XLR,这款飞机的飞行里程可以达到 4700 海里,最多可以容纳 244 名乘客,相比之下,波音 737Max 系列中没有能与之匹配的竞争产品。

当地时间9月11日,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表示,将于14日在伦敦盖特威克机场审查波音公司提出的针对737MAX机组人员的训练计划,意味着该机型离复飞又近了一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