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被告,卫生部长被马克龙狂怼!取消留学回国证明是喜是忧?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不知不觉,法国已经隆重推出了不少防疫措施。

比如厉害的手机软件StopCovid,每周一百万次的检测量,强制戴口罩等等。

然而,每次只要法国政府有新动作,卫生部和卫生部长就要挨骂。

以前只是法国人骂骂,最近,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忍不住出来骂了……

1/ 下载StopCovid可以优先检测?

StopCovid 有什么用?

可能还真的没什么用。

当初,法国雄赳赳气昂昂地推出一款Covid-19听了会颤抖,新冠疫苗看了无地自容的手机app——StopCovid。

甚至还邀请美工团队制作了精美的图示,告诉大家这款软件是怎么运行的。

然而,三个月过去了,目前,法国只有250万人下载了这个软件。

传说中很厉害的追踪密切接触者功能,也只有180个人收到了app的通知,提醒用户,在过去几天内,他们在一米的距离内接触了确诊患者至少15分钟。

法国卫生部不小心统计了一下,从5月13日至9月6日,通过健康保险,能够确定的密切接触者将近54万名……

怎么回事?掉了那么多头发开发出来的高科技手机软件居然败给了健康保险?

好不容易开发出来的软件,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法国人心想,天生我材必有用,这个app一定要有用!

最近,随着检测队伍越来越长,有小道消息说,法国政府将优先考虑给已经下载了StopCovid的用户进行检测。

不然就显得这个软件很鸡肋啊。

图:Arnaud Journois

为此,一位部长解释:“为了鼓励更多法国人下载安装这款厉害的软件,我们必须给他们提供好处。比如优先检测什么的!”

9月11日,法国总理让·卡斯特克斯(Jean Castex)携手卫生部说,追踪密切接触者是当务之急,重中之重。

那么说到追踪,一出生就被赋予追踪使命的StopCovid自然是需要发挥自己的作用的。

说是这样说,但是法国总理团队出来表态了:“不存在的,就算你能证明你下载了这款app,也不会有什么好处或优惠。”

紧接着,本周三下午,政府发言人加布里埃尔·阿塔尔(Gabriel Attal)说:“我也说不清楚,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至少在今天,这件事还不在议程上。”

法国人:“所以我为什么要下载这款手机软件?因为我有手机吗?”

2/ 法国检测费最贵:73.59欧元

想要给下载了StopCovid的用户优先检测的权利,其实是因为法国实验室最近真的头大。

在九月第一周,法国进行了119万次检测,成为世界上检测量最多的第三大国家。

至此,法国已经花了8800万欧元用来检测。

图:Baziz Chibane

按照这个速度下去,到今年年底,法国将总共进行3000万次检测,差不多是法国人口的一半。而这个庞大的检测量将花费医疗保险22亿欧元。

理想很美满,现实很骨感。

一位28岁的巴黎档案管理员表示,自己8月31日在市政厅接受检测,等了15天都没等到检测结果。

目前法国的检测有90%交给了私营企业,所以在检测过程中,比较容易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比如法国政府承诺免费检测,但有的实验室可能会收取80到100欧元不等的费用,检测结果也未必能在48小时内拿到。

出现这样的局面主要是因为,一开始,法国政府仅仅在医院进行检测,后来将检测站点扩展到实验室。虽然可以检测的地方增多了,但是法国政府头脑一热,明明有187家制造商,却偏偏要求这些实验室只能从指定的4家制造商购买检测用品。

还有,检测虽然是免费,但也是工会和保险公司辛苦谈判得来的结果。健康保险对每次核酸检测的报销金额为73.59欧元。

图:leparisien

这个价格远远高于其他欧洲国家。

德国是50.5欧元,意大利59欧,西班牙30到45欧。

图:leparisien

还有一个更需要注意的是,由于接受了做检测的任务,法国的实验室已经意外获得超过10亿欧元的营业额。据了解,做检测的利润率是30%。

也就是说,法国政府为了全民免费检测所花费的这笔钱多数流向了实验室的口袋……

3/ 卫生部长被马克龙狂怼

一百万检测量和StopCovid引得民怨沸腾,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坐不住了。

上周五,在国防委员会专门讨论法国防疫现状的会议上,马克龙明确表示,自己对卫生部部长的表现非常不满。

第一个不满:每周一百万次的检测

马克龙:可以,但没必要。如果检测结果很久才出来,那就相当于没用。这个检测策略需要重新审查。

第二个不满:StopCovid没有用

马克龙抱怨:这个软件被证明是没有用的,既没有人用,也追踪不到密切患者,所以用来干嘛呢?

听到自己大力推行的一百万次检测和StopCovid饱受诟病,法国人不喜欢,法国总统也不喜欢,卫生部长奥利维尔·韦兰(Olivier Véran)非常难过。

图:Jean-Christophe MARMARA

因为韦兰的同事,其他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也纷纷表达对卫生部的不满。

一位部长抱怨:“卫生部的反应实在是太慢了!不管是检测还是审批,卫生部一点都不像是处于紧急状态的样子!”

另一位政府成员补充说:“卫生部就是这样子的吗?非常混乱,令人讨厌!”

听到这些话,韦兰不开心,他开始反驳:“卫生部的效率已经很高了,每周进行120万次检测,远远超过最初的目标!在六个星期内,我们还和所有工会签署了le Ségur de la santé协议!”

图:Christophe Archambault

不过呢,对于这些被大家指出来的问题,韦兰私底下也是非常生气,他也会对下属的行动效率和办事能力表示不满。

甚至在办公室会见主管巴黎医院公共援助的负责人时,用力把拳头放在桌子上…….

只是生气也没有用,找到问题所在再去解决问题才是现在最迫切的。

于是上周末,以前习惯用电视和法国人联系的韦兰开始给实验室打电话,问实验室为什么检测这么慢。

好吧,但愿打电话有用吧。

4/ 新总理被告上共和国法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这个多事之秋,法国律师Fabrice Di Vizio不介意多做一些事。

图:cabinetdivizio

继对前总理爱德华·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现任卫生部长奥利维尔·韦兰(OlivierVéran)和前卫生部长阿涅斯·布赞(Agnès Buzyn)提起诉讼后,这名律师又将新任总理让·卡斯特克斯(Jean Castex)添加到了自己的被告名单。

今天早上,律师来到了法国唯一一个能够审批部长的机构——共和国法院(la Cour de justice de la République ),正式提起了针对总理的诉讼,理由是总理没能完成抗击covid-19的任务。

这名律师,他不是一个人,他的背后,是饱受新冠病毒这么的患者及其家属们。

法国新冠病毒受害者协会(l’association Victimes Coronavirus France)的活跃成员包括200名确诊患者和患者家属,在他们看来,法国政府的言论非常幼稚。

说起来,这个协会的控告可谓字字珠玑,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总理总是虚张声势,雷声大雨点小:用最沉重的语气,发表最危言耸听的电视演讲,实施最轻程度的防疫措施!

图:Ludovic Marin

这就算了,在戴口罩的常识性问题上拉扯了那么久!一开始说不要,后来问题严重了才强制大家都戴!

啊,他们说得好有道理啊,根本没有办法反驳。

律师甚至还为新总理没有做什么事情但又热爱发表演讲的行为取了一个很厉害的名字:布赞综合征(syndrome Buzyn)

前卫生部长表示你开心就好。

图:parismatch

目前,这名律师和协会的投诉需要先经过请愿委员会的审核筛选,调查期间,有可能会发起针对让·卡斯特克斯的听证会。

5/ 教育部取消《留学回国证明》

曾几何时,留学生回国最忐忑的不是买不到机票,而是还没办好《留学回国人员证明》。

留学多年后回国,没办这份证明等于没留过学。

这份证明很有用,落户、入职、人才奖励基金、住房补贴、免税购车……只要你所处的城市有针对留学生的优惠政策,你就需要办理这份证明。

于是多少年来,有多少留学生掐着表和计算器看自己是不是在国外待够了时间……

这样的忐忑不知道要持续多久,一直到今天,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取消《留学回国人员证明》的公告。

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减证便民、优化服务的决策部署,深化“放管服”改革,简化留学回国人员办事程序,方便广大留学回国人员工作和生活,教育部决定取消《留学回国人员证明》。

现公告如下:

一、自2020年11月1日起,取消《留学回国人员证明》。自2020年10月1日起,驻外使领馆不再受理开具申请。2020年9月30日前已提交申请的,驻外使领馆根据留学人员意愿提供相应服务。已经受理、使领馆开具时间晚于2020年11月1日的,《留学回国人员证明》仍然有效。

二、《留学回国人员证明》取消后,相关部门和单位根据实际需要,可通过留学人员提供的国外院校或科研机构录取材料、国外院校颁发的学位证书或毕业证书、国外院校或科研机构出具的学习进修证明材料或留学人员自愿在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开具的国外学历学位认证书等认定留学人员身份和经历,可通过留学人员护照及签证、出入境信息、回国行程票据等确定留学人员在外留学期限。

至少以后回国,在“退房、退保险、退银行卡”的to do list上可以删掉“办理留学归国证明”了。

但是问题又来了,没有这张证明,以后留学生们如何优雅地证明自己留过学呢?

截至9月16日14时,法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04888例,单日新增9784例,死亡31045例,508例重症病例。

彩蛋1 每个法国人必须种植一棵树30年

今天,一份提交给法国农业部长Julien Denormandie的报告建议,为了保护法国的森林,每个法国人必须种植一棵树30年。

图:GETTY IMAGES

如果做不到,就得由法国政府出面筹集资金保护森林。为了完成这个任务,30年内必须筹集88亿欧元资金,或是每年3亿欧元资金。

彩蛋2  她辞掉工程师工作,拾起锄头做法国的“新农人”

她毕业于法国名校 Ecole polytechnique de marseille,她在法国从业工程师职位多年(Consultante en Business inteligence),却毅然决然地选择走入法国乡村,扛起锄头,种植有机蔬果,当起了法国“新农人”!

她的笑容真诚朴实,却极具感染力,让人看到了平凡的幸福。

她说:“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想让更多的人能吃上真正健康无添加的蔬果。”

-END-

ref:

文|陈雨/或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