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要为雅诗兰黛在宇宙中拍广告,2020年连宇航员都要做兼职来恰饭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作为美妆美肤届巨头,雅诗兰黛的广告片一向拍得都很有水准,

一看就是“啊好高端”“精英女性都在用”的高大上感觉

搞得菌菌每天晚上对着卫生间镜子抹精华液时都有一种在绝密基地做高精尖实验的神圣感,

还要配上各种令人看不懂的高深科技文案:

“三重酵母二次发酵,深入修护强韧肌底”

“核心Chronolux科技,加速肌因修护,激发胶原芯生”

“浓蕴多达半瓶ANR小棕瓶修护精粹,模拟SPA微压热感导入法”

一会儿“科技” 一会儿“芯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华为出了有护肤功能的手机…

雅诗兰黛:

看不懂就对了!

我们马上又要进行一个让你更看不懂的项目:

到浩瀚宇宙中拍广告片!

嗯,这个月底,10瓶全新雅诗兰黛高级夜间修复皮肤精华液(估计是超高能小棕瓶)将被发射到国际空间站,由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 ( NASA ) 宇航员在微重力环境下掌镜对其进行图像和视频拍摄,然后把这些宇宙镜头用到雅诗兰黛的广告宣传片中。

这批雅诗兰黛精华液将搭载在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的“天鹅座”宇宙飞船上发射,同时搭载着8000磅的其他货物、实验和补给。

雅诗兰黛将向 NASA 支付 12.8 万美元,其中包括向参与拍摄的宇航员每小时支付 17500 美元。

好吧,对于宇宙来说,我是如此渺小,

但对于雅诗兰黛来说, 作为消费者的我又是如此重要,竟然为了让消费者们打开眼界and打开钱包,不惜砸重金上天…

广告词菌菌都帮雅诗兰黛想好了:

“我们生活在地球上,但总有人用全新雅诗兰黛高级夜间修复皮肤精华液敷着脸仰望星空。”

“不仅不惧熬夜,更不惧昼夜颠倒。压力越大,美丽越多~”

“历经光年与年的双重考验,顶住缺水缺氧的重重压力,雅诗兰黛,你值得拥有~”

(兰蔻:为啥抢我们公司的slogan???)

雅诗兰黛总裁斯蒂芬·德拉法弗里(Stephane De La Faverie)在8月时就忍不住把这个计划透露了一丢丢,他在美国航空航天学会(American Institute Of Aeronautics And Astronautics)虚拟攀登峰会(Ascend Summit)的一个小组讨论中说,

“我是一个冒险家,你知道,基本上我的想法有点超出了正常的、传统的营销方式。”

这场谈话里,德拉法弗里还云淡风轻地说道,

嗯,NASA和管理美国空间站实验室的组织CASIS正在研究开发更可持续的包装材料,

我们雅诗兰黛计划为这项研究提供资金哦~

好吧,商业合作就商业合作,你出钱来我给你拍广告,咋说得像雅诗兰黛为美国航天科技业献爱心了一样嘛。

看来2020年美国经济是真的不行了吗?连高大上的宇航员们也要出来恰饭,做兼职带货了…

实际上这不是NASA第一次恰饭了…

别看特朗普整天只会发推特、到处喷人,他对科技行业还是挺关心。毕竟要稳坐地球老大的位置,航天航空这些高端科技不仅不能落后,还要远远领先于别人才行。

特朗普执政这几年来,他带领的政府为NASA制定了不少令小国家们羡慕的月球计划啊,火星计划等等,

可是电影里马特达蒙都在火星种得土豆归了,现实中特朗普还是没能把自家的宇航员送上火星。

为啥?计划的第一步就受到了人类最原始的阻碍:

没钱啊!

国会预算的脚步没跟上啊!

好吧,摊上个这么不靠谱的总统,NASA只好自己出来恰饭了

特朗普不是走“商业治国”路线么,2019 年 4 月底,NASA 新局长布里登斯廷(Jim Bridenstine)一上台就给手底下的人布置下任务:

大家手里的航天项目都先缓一缓,

赶紧招商引资,扩大我们国际空间站的商业利用

嗯,漂在近地轨道上的国际空间站目前由五个国家和地区合作运转,包括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俄罗斯联邦航天局、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加拿大航天局、和欧洲空间局。

NASA确实可以把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国际空间站资源拿出来换钱~

布里登斯廷为此还专门筹备了一个委员会,专门研究 NASA 与广告商合作的方式,什么在太空船和火箭植入品牌啦,出售硬件冠名权啦,调查让宇航员在地球和太空中进行广告代言的可行性啦等等。

这年头对人才的要求真是越来越高了,不仅要会开宇宙飞船,还要会市场营销…

时代变了时代变了,现在是NASA放下姿态找金主爸爸,以前品牌方们可是连NASA的腿毛都抱不到呢。

1985年,百事和可口可乐都开发了能在微重力环境下喝的可乐,NASA也确实把这些可乐送给在太空中工作的宇航员了,但宇航员们绝对不会公开讲他们有喝过这些可乐。

虽然NASA给空间站宇航员的补给中一直都有M&Ms 巧克力,但宇航员们可不能公开讲“我们的公司福利有M豆”,而是要说“今天我们执行任务时吃了糖果涂层巧克力”…

NASA背后的品牌们,就像流量爱豆背后不能公开的恋人,不能拥有姓名…

但NASA自己不恰饭,奈何其他国家的航天局要恰饭啊,其中又以美国的死对头俄罗斯恰得最凶!

俄罗斯宇航员 Mikhail Tyurin 在空间站里拍摄了一个高尔夫广告,

2001年,既两年前花了 100 万美元在俄罗斯一枚火箭上展示商标之后,

必胜客直接把披萨装在一架用于向国际空间站补给的俄罗斯火箭里,热乎地送到了空间站里的俄罗斯宇航员尤里·乌萨乔夫(Yuri Usachov)手中!

为此乌萨乔夫还进行了太空吃播,准确描述了披萨的味道,吃完后还要赞许地伸出大拇指拍特写,也是难为宇航员们营业了…

更过分的是,俄罗斯航天局还把美国富商丹尼斯·蒂托带到国际空间站里来了个太空八日游,以此换来了2000万美元…

NASA见状气炸:

喂喂,我们是在为人类进步的进行伟大探索,不要搞这些铜臭味的商业运作!

但现在,NASA终于还是成为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样子…

先是进行联名款试水——

玩具制造商美泰曾推出火星探测器漫游者的同款玩具,耐克、宜家、GU、安踏等品牌也都和 NASA 推出联名款。

联名款大受欢迎之后,NASA也放开手脚,大胆地探索更多商业合作恰饭的可能性,

最近汤姆·克鲁斯就与航天局达成了一项协议,将在国际空间站上拍摄一部电影,阿汤哥将成为第一个进行外太空旅行的演员,

前不久,一家名为Space Hero Inc.的媒体制作公司也表示它计划拍摄太空中的第一部真人秀电视节目——从一组参赛者中选出一个人在2023年前往国际空间站!

不过NASA也怕被美国人喷自己太商业化,于是NASA商业航天发展总监菲尔·麦卡利斯特就给CNN Business发了一份电子邮件进行公开声明:

“我们将把适量的机组人员时间(仅占5%)投入到商业和营销活动中,因为强劲的商业太空经济将支持国家利益和我们的国会方向!”

NASA其实也挺憋屈的,跟NASA合作的私人公司恨不得把通稿发满全世界,但商业广告能给NASA带来的收入也只是杯水车薪——

有机构估计这些商业广告每年能给航天机构带来超过 1 亿美元的收入,但 NASA 每年的运营成本就要 30-40 亿美元!!

更糟心的,NASA把活干了,把骂名背了,最后这些收入还不会直接给到NASA,而是由财政部统收,再由国会确定拨款方案…

已经没有回头路的NASA,也只能继续努力营业…

不过还是挺期待雅诗兰黛跟NASA合作的大片吼~

最后,雅诗兰黛都这么努力了,兰蔻你要加油啊!

-END-

ref:

https://www.insider.com/este-lauder-teams-up-nasa-launch-skincare-serum-into-space-2020-9

http://news.bbc.co.uk/2/hi/americas/1345139.stm

文|七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