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暂缓WeChat禁令的美国华人律师,却被自己人骂死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冰汝看美国

美国微信用户联盟状告特朗普WeChat禁令,初战告捷。9月20日那天,我的朋友圈被刷屏。

“美国华人获得历史性胜利,WeChat禁封令被联邦法官叫停”,一时间朋友圈奔走相告。

状告特朗普的组织叫做美国微信用户联盟(US WeChat Users Alliance,简称美微联会)是一家位于美国新泽西州的非盈利机构,并对外宣布他们与腾讯公司和微信团队完全无关,而组织的初始发起人是5位来自全美各州的华裔律师:加州和俄勒冈律师朱可亮,加州、纽约和新泽西律师袁钢,纽约和新泽西州的律师曹英,华盛顿和纽约律师倪非,以及纽约律师吴圣洋。

如果登陆微联会网站,会看到中英文的自我介绍,筹款动态更新,媒体报道,公布诉讼文本等等,网站看起来很正规。而成立这一组织的原因就是为了通过法律手段,来确保WeChat可以在美国继续使用。

但刚结束阶段性的法律胜利后,朋友圈上对于微联会的法律行动的画风就变味了。两天前,一位从小在美国长大的好朋友给我发了一段文字,连她都分不清楚这些状告特朗普的华人律师是图私利,还是真正为华人维权?

这段网友写下的质疑是这样的👇

然后她还给我转发了一篇10W+ 的公号文章,也是在质疑这次华人律师状告特朗普政府的动机,骂得就更狠了。。。总结起来,批评者提出了3点质疑。

第一,捐款问题。所有的费用也都来自于华人团体的捐款,一共筹集了$1,009,765.69美元。主要花钱的地方在于请美国当地的律师团体。律师费需要这么多吗?

第二,状告的时间点问题。美国商务部直到禁令生效前两天9月18日才定义特朗普所说的“禁止交易”具体指什么。但是微联会的诉讼在8月21日就正式提交了。在不知道特朗普到底要如何禁止WeChat的情况下,他们状告的目标是什么?

第三,华人律师的意图。这几位律师们是不是在利用这次活动,为自己“沽名钓誉”,赚取眼球和名声?通过这次行动拯救了在美国华人群体中使用率最高的软件“WeChat”来提升自己在华人群体中的声望,从而为自己的律所博得更多的注目。

这些质疑甚嚣尘上,让不少已经捐了款的朋友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骗了?这也包括小王本人。还没等我仔细思考,朋友又给我发了一段文字。这次是她请教了纽约州的律师朋友。律师朋友对这篇文章不屑一顾,说这是在搅浑水。“就当他们是比较傻吧,不懂法律”。而且律师朋友自己都捐钱了。

之后,我开始请教身边的律师朋友,从专业角度回应了几点质疑。

首先,状告的时间点,必须是在禁令生效以前。不能因为美国商务部迟迟不定义“交易”指什么,就不去起诉。不然禁令一旦生效,一切就晚了。而且美国商务部拖到最后一刻才宣布transaction的定义,违反了due process(法律正当程序)。

其次,关于律师费的问题。众所周知,律师都是按照小时收费的,经验丰富的美国律师每小时收费在500美元以上,涉及出庭的话费用更高。在起诉书和申请动议中可以看到,聘请的美国律师是加州旧金山律所Rosen Bien Galvan& Grunfeld LLP, 一共有四位律师;另外David Wright Tremaine律所旧金山和华盛顿办公室的两位律师是义务帮忙的。

两位合伙人

两位初级律师

在费用上,我们并不知道这些律师工作的具体小时数,但可以看到他们在过去一个月,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采取了多项行动,这包括8月15日,组成了原告主案律师团;8月21日,在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正式提交诉讼;8月28日,美微联会提交了禁止令申请动议;9月11日,美微联会将针对美国司法部的抗辩提交回复文件;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9月17日上午召开听证会。

英卓律师事务所的公号里透露:”最后几天律师团队几乎是以24小时“急行军”的方式运作。身为犹太人的Bien律师放弃了从周五开始和家人共同庆祝犹太新年的机会。“

8月9日,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首次通过微信公众号文章,号召在美国的华人来捐款,用于法律上的费用,当时第一阶段的筹款目标为10万美元。这一目标在8月26日时基本完成,数额为97485美元。

后来这场诉讼经过各大媒体报道之后,全美的华人被彻底动员起来了,在短短两天之内USWUA大约收到了五十多万美元的捐款,超出了前面一个多月的捐款总额。

据美微联会介绍,RBGG律所8月份的律师费金额为27.2万美元;预计9月份律师费总开销会在17万美元左右。而目前筹款总额已经超过了100万美元!于是美微联已经关闭了网站上的筹款通道。

另一家律所David Wright Tremaine( DWT)是有100多年历史的美国知名律所,在过去两年,DWT代理了12件关于美国宪法的诉讼案,其中8起诉讼的结果令客户满意。美微联会向新浪科技透露:“DWT的两位合伙人律师之所以愿意免费提供法律服务,是因为他们非常看重涉及言论自由的宪法诉讼案,愿意加入这一诉讼为美国华人争取合法权利,希望挑战IEEPA的法律边界,约束总统的行政权力。

引发美国媒体集体关注

美微联会 VS 特朗普政府初战告捷的新闻,上了美国各大主流媒体。这在华人维权的事件中,被主流媒体如此关注也是非常罕见的。

临时禁止令只是一个开始

20号凌晨原本是禁令生效时间,但在禁令生效前,加州联邦法官比勒(Laurel Beeler)发布了一项初步命令,阻止联邦政府禁令如期生效。

在长达22页的命令中,法官比勒同意微联会提出的言论自由论点,法官确信“华语和华裔社区没有可行的替代平台或应用”。比勒在这项命令中说,对于华人社区中的许多人来说,WeChat是唯一的沟通方式,这不仅是因为中国禁止使用其他应用,还因为英语不太流利的华人除了WeChat别无选择。而对于美国政府认为WeChat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比勒认为相关证据并不充分。

目前禁令只是暂缓执行,美国商务部也已经明确表示会上诉。之后,案件将交给另一名法官,最终裁决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作出。

但是这项暂缓执行禁令的意义,并不应该被忽视。虽然美国总统的行政命令经常会遭遇法律挑战,但是基于国家安全的行政命令,被挑战成功的案例并不多。因为法官往往会在国家安全议题上,与政府站在一边。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律所凯易(Kirkland & Ellis LLP)的国际贸易和国家安全律师格金(Dan Gerkin)向《华尔街日报》表示,由于本案涉及宪法第一修正案方面的议题,因此与典型的国家安全案件不同,比如那些围绕国际制裁或美国财政部审查外国企业涉美交易的案件。这次的情形很特殊。之所以不同寻常,是因为国家安全担忧与言论自由担忧之间出现冲突。

华人为什么必须发声?

就在比勒法官宣布暂缓WeChat禁令前,我的朋友圈上是美国华人留下各种联系方式,生怕20号以后就与外界失联了。不少人还开始发红包,转移钱包的剩余金额。而大家想到的各种替代方案,没有任何一种能有WeChat那么便捷。WeChat一旦被禁,会切实影响到了在美国华人的生活。这不仅是很多人与中国家人朋友联系唯一的便捷途径,还是很多从事小商业的华人赖以生存的交流工具。

印象中,华人集体支持美微联会对抗美国总统禁令的行动,从规模到社会影响,都是空前的。这几年,我们更多的是看到其他族裔在为自己维权。比如2017年1月特朗普新官上任三把火,针对7个穆斯林国家颁布禁穆令,这不仅在美国,甚至在全球都掀起轩然大波。当日在美国的穆斯林团体空前团结,把律师直接请到了各大机场,设立志愿者服务站,帮助在海关边境无法入境美国的同胞。今年,我们还看到了全美爆发的非裔平权运动,规模之大,抗议时间之长,并且直接对美国大选产生影响。

从特朗普对TikTok和WeChat禁令的区别对待就可以看出,他的确在意1亿TikTok用户的选票,因此TikTok禁令有谈判的空间;但WeChat禁令一上来就直接生效,没有给任何商量的余地。也可以看出几百万使用WeChat的华人选民在他心中的分量。

如今的“模范少数族裔”,在美国历史上经历过两次排华浪潮。第一次是1882年的《排华法案》,这是专门针对华人、禁止华人移民美国的法律,该法直到1943年才被取消,在这一期间在美华人受到了各种不公正的待遇。这种国会专门立法来歧视某一族群的经历,在少数族裔众多的美国,只有华人经历过。而美国政府对《排华法案》的正式“道歉”是在129年以后!在2011年和2012年,美国参众两院分别通过了一项道歉案。但在参议院通过的议案中,没有使用道歉(apology)这个词,而是使用的遗憾(regret),程度更轻。

第二次是1950年开始的十几年里,正值冷战开始,美国社会再次出现仇视华人现象,大批华人被不分青红皂白地认定是间谍,华人遭受了普遍性的歧视。而因为新冠疫情,亚裔仇恨犯罪行为剧增、驱逐中国留学生和访问学者并取消签证、封杀WeChat等行为,被视为美国历史上第三次歧视华人的潮流。

美微联会状告特朗普政府无疑是这些年华人捍卫自身权益最受关注的案件,谁接手这个案件都会成为焦点。这其中,我们无法判定每一位律师是不是有私心,是否为了追名逐利。但可以肯定的是,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是华人团体迈出的正确且关键的一步。而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不要才刚刚起步,美国华人还没输给美国政府,就先输给了自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