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笼罩欧洲,他们都是怎么“活”下来的?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凤凰欧洲

2020年新冠疫情横扫欧洲,对各行各业的打击巨大,不少雇员人心惶惶,那么,他们又是在欧洲怎么“活”下来的呢?

4月30日,Guilia的银行卡里收到了359.62磅。这是英国政府下发全民的354亿英镑疫情补助的一部分,也是Guilia自封城后一个多月以来第一笔收入。

伴随着英国三月份的封城,英国政府颁布了疫情补贴计划,称之为“休假计划”(furlough scheme),为因为疫情而不得不停止上班的人补贴其正常工资的80%,只要是在英国工作并缴税的人都可以申请这笔补贴,最高可达每月2500英镑。

Guilia是一名伦敦艺术大学的在校生,平日里在一家连锁咖啡店打零工,平均一个月有500多磅的收入。自伦敦进入封城状态后,咖啡店关停,Guilia也就不再工作,但公司为Guilia申请了这笔休假补贴,Guilia还是能每个月有350磅但收入。虽然比之前少了些,“但不工作也能有工资,还挺高兴的。”Guilia说。

Guilia平时只是通过打零工补贴一下生活,对于全职工作的Xav来说休假补贴就是雪中送碳了。Xav在一家零售公司上班,上班的工资是他唯一的经济来源。疫情开始后公司停业,没工作可做的Xav靠着政府补贴的80%度过了几个月的封锁期。现在的Xav已经回到办公室,但第二波疫情又来了,Xav表示“希望公司不要再度关停,之前80%的休假补贴是不错,但还是少了点。我不想休假了,只想正常上班”。

Guilia和Xav都是被公司雇佣的员工,税号被公司统一管理登记在案,不必申请便可自动得到补贴,收入得到企业和政府的双重保障。但文化产业和小商品行业非常发达的英国,有相当大一部分是自由职业者和做小本生意的人,由个人承担所有风险。疫情发生后这些人首当其冲,“一个多月接不到活”“商店关门没有客人”是他们的普遍状况。他们又要怎么在这场灾难中生存下去呢?

Jeff是一名独立电影制作者,在伦敦开了一家只有他和他女朋友两个人的小工作室,平日的收入主要来自给BBC做外包纪录片,或者接一些小的视频广告。二月份疫情刚在伦敦兴起时,他还冒险在外拍摄,三月份伦敦全面封锁,政府警告“非必要情况不要出门”。BBC撤销了原先外包给Jeff的拍摄项目,户外拍摄也不再不允许了,Jeff就这样失了业。“虽然作为自由职业者,一段时间接不到活很正常,但这次真的不一样,所有大的小的项目和活动都取消了,连去电影节上帮忙布置场地的工作都不可能。一旦有一些项目公布,大家都疯抢,因为机会实在是太少了。”

据业内人士透露,2020年因为疫情,BBC在影片拍摄方面缩减了近一半的开支。在这座统领全英国乃至影响世界的巨型媒体公司里,全职员工却并不多,尤其在其广受赞誉纪录片部门,大部分的工作都是招聘自由职业者完成的。而今,这些自由职业者随着BBC预算的缩减,几乎无一例外地遭到沉重打击。“对,可以说几乎每个人,每个独立电影人,现在的日子都不好过。”独立电影人Angela告诉凤凰欧洲记者。

“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更完善的体制,更好地保护这些作为电影行业基石的自由职业者,让他们在创作的同时有能够承受经济风险的能力。”某自由职业者在网站上发起这样的呼吁。

还好,休假补贴也覆盖到了他们,而且不分种族和国籍。廖凯几年前来到英国后,在伦敦开了一家小影棚。每个月能赚到1000多磅,虽然不多,但至少能糊口。疫情爆发后,廖凯连糊口都做不到了。于是他向英国政府递交了疫情休假补贴的申请。申请顺利通过,廖凯吃惊地发现政府居然补贴给他一个月2000磅,比疫情前自己赚的还多。

Jeff,Angela等独立电影人和艺术家也通过申请领到了补贴。“有了这笔钱我就能继续坚持艺术创作了”Jeff说。

德国的自由职业者也表示自己领到疫情补贴比想象中顺利多了。“昨天看到新闻,只是试着申请了2000欧,没想到今天这笔钱就打到我的账上了!”5月份,一位德国独立艺术家在网上晒出了拿到补贴的银行账单。“因为德国政府知道如果把一个艺术家逼上绝路会产生怎样的严重后果”网友戏谑道(希特勒在从政前曾是一位穷困潦倒的艺术家)。

德国的疫情补贴政策被称为“短工”制度(Kurzarbeit),延续了德式的精密作风,算法相对复杂,不同情况划分得也非常细致。

据BBC,Kurzarbeit是一种德国社会保险制度,通过这种方式,雇主可以减少员工的工作时间,而不是解雇他们。在Kurzarbeit制度下,政府通常提供60%的收入“替代工资”(对于有孩子的员工,代替工资更高)。也就是说,一个工人在受疫情影响无法工作时,将得到其正常工资的60%,但在工作时间得到正常工资。所以,一个工人只会因为减少30%的工作时间而损失10%的薪水。

与此同时,在德国苏塞尔多工作的Jo表示,疫情期间德国政府发放的“养孩子补贴”也因疫情而上涨了。Jo有一个儿子,在儿子工作之前,Jo每个月都会收到200欧的“养孩子补贴”,疫情期间,Jo发现这笔补贴变成了每个月500欧。“不过这笔钱收入也是要纳税的,税后大概就剩下两三百欧了”Jo告诉记者。

随着英国复工的逐步推进,英国政府正在考虑取消“休假补贴”,继而采用德国的“短工制度”。据英国卫报,从9月1日开始,政府将把员工工资的支付比例降低到70%,雇主支付10%。从10月份开始,雇主的支付员工工资的比例将上升至20%,政府支付60%。

不过Guilia对这些已经不关心了。9月起,Guilia之前工作的咖啡店重新开业,Guilia又开始在课余时间打工了,她的“休假补贴”也随着她重新开始工作而不再发放了。“我很高兴我还能再回去工作,许多人在疫情爆发后不得不永久地休假。”

Guilia指的是她的朋友Jasen。Jasen也曾在咖啡店工作,是全职。但Guilia工作的咖啡店是一家大型的连锁企业,而Jasen工作的咖啡店是一家个人小店。疫情期间,店主告诉店员们,咖啡店生意太差,他已经没有能力再雇佣这么多人了。店主本来想辞退一位比较年长的老师傅,可是一旦失去工作,失业者从就业体系中出局,便不会再被“休假计划”覆盖,等于失去所有经济来源。

老师傅工作要养活一家人,Jasen于心不忍,觉得自己还年轻,还有机会,也没有家庭负担,于是主动提出让店主辞退他,留下老师傅。Jasen便从此进入“永久休假”,目前还没有找到新工作。

除了失业人员无法得到“休假补贴”外,该政策的另一个弊端则是容易被人钻空子冒领。

据每日邮报,在350亿英镑的补贴政策中,可能有10%,即35亿英镑被虚假申报或者错误发放。英国政府表示,他们目前正在调查2.7万起涉及骗取补贴的“欺诈”案件。

一名在伦敦上大学的学生透露,有同学编造理由骗取学校发放疫情补贴,在不符合补贴要求的情况下申请到了最高2000镑的补贴。“可想而知政府的休假补贴应该也有人钻类似的空子”。

不过也有人把误拿的补贴还给政府。据BBC,9月,有共计2.15亿英镑的休假补贴被退还给了政府。一些公司发现自己不需要,或者误拿了这笔钱。根据英国税务和海关总署(HMRC)的数据,到目前为止,已有80433名雇主退还此前申请的休假补贴。

英媒称,补贴政策虽在实施中遇到很多麻烦,也出了不少错误,但整体而言对英国经济起到了积极影响。一名政府发言人称:“为了应对疫情对人们的工作、商业和生计造成的影响,政府推出了世界上最慷慨和最全面的支持方案之一,包括休假补贴政策。”

“到目前为止,休假补贴政策已经帮助英国120万雇主保留了960万份工作,保护了人们的生计。”

(文中Jeff,Jasen,廖凯为化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