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高龄老人的决斗中,拜登还能笑多久?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南风窗

作者 | 南风窗常务副主编 谢奕秋

周二即将开场的90分钟总统级辩论,拜登准备了良久,在经济政策上用力甚多,冷不防被大法官金斯伯格之死引起的连串变动,打了个措手不及。

特朗普在金斯伯格生病住院的前4天,就公布了20人大法官候选名单,而且他最新提名的“高产母亲”艾米·巴雷特,是已故保守派旗手安东尼·斯卡利亚的前书记员,也是特朗普两年前就“许以金斯伯格之位”的上佳人选,有望在大选日之前获得参议院批准。

7月以来特朗普民调支持率触底反弹,在8月共和党党代会前后有一波上攻,但9月又疲软下来,整体落后拜登近7个百分点。凭借大法官加戏辩论,他能追上拜登吗?

民主党被打脸

万万没想到,金斯伯格大法官住院不过5天就撒手人寰,没再上演她之前的抗癌奇迹。接下来短短8天内,特朗普就提名了反堕胎、来自印第安纳州的巡回上诉法院女法官艾米·巴雷特。

9月20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的国家宪法中心发表讲话。此前,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9月18日因癌症并发症去世。拜登说,任何大法官提名都应在11月3日以后,由选民选出的下届总统来提名

预计参院10月12日就此听证,11月1日表决——根本就不给民主党磨洋工的机会。

民主党原本预计,可以从共和党那里争取4名倒戈的参议员,从而让特朗普的大法官人选达不到50票门槛而流产。但现实狠狠打脸了民主党。

首先,特朗普在竞选集会上,亲自感谢罗姆尼同志“同意表决”自己将提名的最高院大法官。罗姆尼8年前是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颇有些特立独行,在年初参议院表决对特朗普的弹劾案时,还投了一张赞成票。现在他为了共和党长远利益,配合特朗普的竞选动作,让民主党大失所望。

其次,原本说要抵制大法官表决的阿拉斯加州联邦参议员穆尔科斯基(已于2016年连任)放软立场,说她不确定是否会投反对票,因为当时她连被提名者是谁都不知道。穆尔科斯基在2018年曾投票反对特朗普任命的卡瓦诺大法官,现在可能不想再做一次“党内恶人”。

再次,之前被大媒体列入“动摇名单”的共和党人,也纷纷向党表忠心。

科罗拉多州联邦参议员加德纳,现在的席位面临民主党籍前州长希肯卢珀的挑战,但他说赞同推进填补金斯伯格的空缺;田纳西州联邦参议员拉马尔·亚历山大发表声明称,即使在总统选举年,共和党作为参议院多数党,对总统的最高院大法官提名人进行投票,也并无不妥;堪萨斯州联邦参议员帕特·罗伯茨,无意在今年连任,说支持今年填补大法官空缺。

唯一决定反对的缅因州联邦参议员柯林斯,有隐情——她今年要连任,两年前她支持特朗普的卡瓦诺大法官任命,导致全美反特朗普人士选择抵制缅因州旅游和龙虾消费,而且当时民主党方面(如苏珊·赖斯)放话一定要让她今年落选。现在她的选情如走钢丝,共和党允许她跑掉一票也不奇怪。

总之,民主党参院领袖查克·舒默东施效颦,要“搅黄”共和党对手麦康奈尔的大法官听证会,但麦康奈尔的夙愿就是促进最高法院保守化,哪怕为此牺牲参院多数也在所不惜。这样杠起来,民主党只能寄希望于“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

拜登能怎样?

尽管民主党攻击巴雷特法官是“天主教极端分子”,但人家的提名讲话首先恭维“民主党女神”金斯伯格,再表示谦卑和勇气;她的丈夫和七个孩子(其中两个黑娃收养自海地)在台下看着,整个画面不要太完美。

拜登能怎么样?他依仗高民调忙着筹款(在金斯伯格去世后28个小时,民主党在线小额捐赠猛增9100万美元),金额早已反超特朗普团队,逼得特朗普宣示将用自己的钱竞选,但到现在,拜登都没公布民主党版本的候选大法官名单。

9月23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的灵柩抵达联邦最高法院,安放于台阶最高处的柱廊下,接受公众吊唁。金斯伯格于9月18日去世

显然拜登知道,因疫情和精力不济,这场竞选他去不了多少地方拉票,只能是拜托金主们多撒钱,好打广告。

而拿人家手短,拜登不愿这时亮明对金主们较苛刻的政策,但在他的被与激进派绑定的政策百宝箱里,俯拾皆是这样的“反商业”政策。所谓他任内将首先提名的黑人女性大法官,也脱不了这样的激进背景。

因为特朗普频繁宣称拜登上台后“会推动社会主义议程”,拜登反唇相讥说,特朗普有点像纳粹的宣传部长戈培尔。“你散布谎言的时间足够长,然后不断重复,重复,再重复,就会成为常识。”

大概是被特朗普父子起的绰号(从“瞌睡乔”“迟钝乔”到“北京拜登”)弄烦了,拜登还说特朗普“不够聪明”。

“他不太了解外交政策,也不太了解国内政策。他不太了解细节……大部分都是人身攻击和谎言;但我认为美国人民已经看透了他。”拜登言之凿凿。

但也有人认为,特朗普就像“叶利钦第二”,会在竞选上奋起直追而连任;“美国优先”就像当年俄罗斯从苏联独立,不把盟国当亲人;特朗普指责老布什,就像叶利钦指责戈尔巴乔夫。

因竞选资金吃紧,特朗普收缩了广告战线,同时以“一天走三州”的惊人速度到各摇摆州拉票,大开各种支票。比如,再向农民提供130亿美元的援助(之前已经给了230亿美元),许诺将向“给黑人企业提供贷款的机构”投资500亿美元,为黑人社区创造300万个工作岗位。

特朗普

白宫的“白金计划”还包括,将三K党和安提法(Antifa)列为恐怖组织,将6月19日美国奴隶解放日定为联邦假日等。

总之,特朗普的如意算盘是,选个保守派女性大法官把白人哄好了,再给黑人一些甜头。非白非黑的拉美裔呢?先不管了,反正他们比较“多样化”,不会专投哪个党。

“高人”来帮忙

拜登除了基本盘给力,也有“高人”来帮忙。

改投民主党的超级富豪、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早就捐款至少1亿美元给反对特朗普的人马,现在又筹集1600万美元,帮佛罗里达州3.2万服刑人员交罚款,以便他们获得投票权。

因此举涉嫌贿选,佛州共和党人威胁将对布隆伯格进行刑事调查。

其实,布隆伯格怎么看都像是在帮倒忙。他的个人财富是特朗普的十几倍,但政治判断力很差;作为媒体大亨,他没有自知之明,更无法扮演伯乐。

时任纽约市市长的布隆伯格

8年前他作为纽约市长,居然请国务卿希拉里竞选下届市长,毫不意外遭拒绝;4年前他给希拉里站台,巴望着人家胜选后给个国务卿职位,但希拉里根本不care他;今年他上蹿下跳竞选总统,被竞选对手沃伦指责好色,被桑德斯指责偷税漏税,结果他花了5亿美元,只赢了一个小岛(美属萨摩亚),沦为政界笑柄。

就这样的格局,他还指望希拉里来当他的竞选副手?!

更有甚者,在民主党初选关键的“超级星期二”决战之前,别的温和派候选人都纷纷退选,转而背书拜登,以免“社会主义者”桑德斯拿到总统候选人提名;布隆伯格偏不信邪,要和拜登一较长短,结果输得底裤不剩,无奈只好继续赞助拜登竞选,以挽回颜面。

有“金融大鳄”之称的著名投资人乔治·索罗斯

布隆伯格想东想西,都没有乔治·索罗斯在幕后静悄悄干得多。共和党阴谋论者一发现哪里不对劲,就想到索罗斯在背后捣鬼,什么“洪都拉斯大篷车”,什么抗议浪潮“幕后推手”……同为犹太人,怎么布隆伯格就不被人提到呢?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辩论看本领

“高人”暂时指望不上,“广告竞选”边际效用递减,共和党那边又围绕大法官保持队型,拜登的“看家法宝”就是——沉默是金;然后,可能是在辩论中一鸣惊人,也可能会大倒热灶。

拜登

对民主党来说,好的一面是,拜登此前曾两次当选副总统、六次担任参议员,是专业的政治家。他参加过无数次公开辩论,包括在2012年与他的年轻对手保罗·瑞安的副总统级辩论中,他从未让瑞安转守为攻,他的角色完全是按剧本演出,并且富有演员的技巧。

不好的一面是,2020年的拜登不是2012年的拜登。拜登在公共场合有很长的历史,而他所缺少的只是现在的情况。

目前的拜登作为隐居者,散发着脆弱。即使他赢得了党内提名,也没有赢得一场民主党辩论的胜利。特朗普甚至怀疑拜登服用了兴奋剂,才在某些辩论中超常发挥。赢得提名后又进入虚拟隔离状态的拜登,也无法与他最重要的选民——黑人有效地对话。甚至有人说,拜登的演讲没有真正的听众,新闻发布会没有真正的问题。

拜登一碰到数字就犯迷糊,6月讲过“美国新冠死了1.2亿人”,9月20日又说死了2亿。刚刚过去的周六,拜登接受电视采访,讲到一半时突然思路混乱,开始语无伦次起来,最后在主持人的提醒下,拜登才想起来自己要说什么。这还好过他有一次在电视连线中居然睡着了。

拜登不想要辩论这个焦点。通过“虚拟竞选”,他保持了长期的民调优势,而且每当对方有什么动向,都有媒体和盟友出来替他反击。比如特朗普警告说,如果他不能连任,美国郊区将“充斥”着“抢劫者”、低收入住房项目“泛滥”。此时,前宾夕法尼亚州州长、前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埃德·伦德尔讽刺说,“郊区的白人几乎已经不再支持特朗普了”。

再如,特朗普上台前曾形容美国政府官员与不同利益板块错综复杂的关系是个“沼泽”,承诺上台后会好好整顿;现在,他又承诺将出台针对国会议员的任期限制,并将与伤害美国公民的国际组织进行较量,以“消除全球主义沼泽”。

但在9月23日,特斯拉在纽约的国际贸易法院,起诉美国政府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旨在阻止美国政府对该公司从中国进口的零部件征收关税,并要求美国政府退还该公司已付款项并且支付利息。像特斯拉这样把特朗普政府告上法庭的企业,全美有3400多家。

当地时间本周二的辩论结果,取决于拜登在克利夫兰的表现。拜登的胜利可以巩固他的领先优势,其损失则可能给特朗普带来急需的动力,甚至将比赛的焦点从特朗普转移到拜登,从而将比赛的夜晚从一个晚上扩展到剩下的一个多月。

特朗普27日在白宫南草坪发表演讲接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称美国党派和思想对立达到空前程度,今年11月面临一场“历史上最重要的”美总统选举

如果说2020年大选是几十年来最重要的选举,那么这场辩论就是它最重要的时刻。经过4年的折腾期,美国人已经认清了特朗普,但他们不知道哪个拜登会出现。

两个高龄老人的决斗中,“年轻”的女性大法官的补位之战,不过是比赛的一个加速按钮。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谁能笑到最后,才能笑得最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