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集群感染中三分之一与学校有关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根据法国公共卫生署(SPF)的最新公告,教育系统的集群感染案例正在超过公司企业中的案例,成为比率第一的“社区”。目前全法教育系统共有285起集群感染案例在进行调查过程中。

9月24日,在波尔多大学的圆形剧场中进行地理课程。

【学校将成为主要污染源?】

9月24日星期四,法国公共卫生署(SPF)发布了最新的每周公告表明:所调查的899个集群中,有32%与学校和大学有关。

拥有285个集群的教育系统首次超过拥有195个集群的公司企业。紧随其后的是医疗机构(97个集群)和“公共或私人活动:人员的聚会”(77个集群 )。而在9月17日发布的周报中,学校和大学有160个正在调查的集群(占总数的22%),而9月10日的周报中只有26个集群感染。这些数字是按“社区类型”划分的,其中不包括失能养老院(Ehpad)的数据。

但是请注意:如果考虑所有已识别的集群(包括已受控制或已关闭的集群),而不仅是正在调查的集群,公司企业仍然是受到影响排第一位的,占26%;学校和大学有383个,占16%。

【普通教育受影响较小】

在9月25日星期五进行的国民教育通报中,受影响的学校(小学,初中,高中)情况还是令人放心的。在这一周,关闭了19个学校和1,152个班级,上一周则关闭了90个学校和2,000个班级。教育部长让-米歇尔·布兰奎尔(Jean-Michel Blanquer)周五在法国新闻广播电台(Franceinfo)上愉快地表示:“这是大家遵守学校卫生规定的信号。”

【污染源主要存在于高等教育中?】

根据高等教育部的数据,截至9月13日,在大学中发现了十几个集群感染,而此后一直未发布官方的新数据。但是每天都会看到由学生自行发布的排行榜,受影响的大学列表一直在增加。

对于很多大学来说,他们已经把课堂变成了远程教育,例如里昂中央理工(Centrale Lyon),政治学院(Sciences Po),综合理工学院(Polytechnique)等 …

【病毒在家庭中传播的风险】

法国教育部上周发布的新政规定,当一个孩子在班上被确认感染时,对于其他同学来说,则可以继续上课。后者不再被视为危险接触者。在同一班级的学生中需要确认三个感染案例(来自不同家庭),地区卫生局(ARS)才可以确认要隔离7天的学生和教职员工名单。

同样,教职员工在佩戴第1类普通口罩(例如由教育部提供的口罩)时,也不会被视为危险接触者。戴口罩的义务也已扩展到所有学校的教职人员(包含托儿所的老师)。

【“双重标准”引发教师不满】

“我们所承担的风险不再是告知父母学校有病例的存在,并且由于可能有无症状的儿童,这种病毒会在家庭中传播”,全法教师工会(Snuipp-FSU)主席吉斯兰·大卫(Guislaine David)对此感到担忧。

新政一方面放宽课堂教学的卫生措施,另一方面却收紧了酒吧餐馆的限制措施,之间的反差导致许多教师在社交媒体上发出不满和疑惑。全法教师工会(Snuipp-FSU)也指出新政缺乏一致性,批评政府的“双重标准”,并要求在学校采取更严格的措施。

法国中学工会(Snes-FSU)副秘书长索菲·韦内蒂泰(Sophie Vénétitay)抗议说:“在教学界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法国教育部周五表示,由于冠状病毒病例,目前仍旧关闭了约1,152个班级和19个学校。详细地说,目前关闭了18所学校(在50,100所学校中),以及一所大学(在7,200所大学中)。在这个范围内,有5,612名学生确诊(在1,240万学生中),有1,153名教职员工确诊(在116万教职员工中)。

文|陈雨 转载自旅法华人战报(ID:DailyFR)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