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高加索火药桶”为何再次被点燃?这回闹得凶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侠客岛

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这对老冤家又打起来了。

9月27日,两国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下称“纳卡地区”)爆发新一轮冲突,目前已造成至少30名军事人员丧生,上百人受伤。冲突升级后,两国先后宣布进入战时状态,不仅重型武器呼啸上阵,还在非军事区部署了大量军事力量。

尽管数十年来、地处欧亚大陆十字路口的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从未真正平息矛盾,但本轮战火突起,还是让外界惊出一身冷汗——传说中的“高加索火药桶”,又要复燃了?

战火

先看战况。

本次阿塞拜疆机械化部队所遭到的打击中,一部分是被反坦克武器击中,一部分则遭到反坦克地雷的重创,进攻中的阿方军队,有很大可能是撞在了亚美尼亚的既设防御阵地上。

按阿塞拜疆国防部的说法,阿方已夺取纳卡地区7个村庄和“多个战略高地”,并摧毁了亚美尼亚12套防空装备。而从亚方的阵地细节看,被摧毁的装备实际上是野战防空的车载系统。

双方交火已数日,阿塞拜疆称,阿方已出动地面武装部队和坦克,并在前线军队的支援下向亚美尼亚发动了进攻,击毙或击伤亚美尼亚士兵,对亚方坦克、榴弹炮、防空系统造成打击

亚美尼亚通讯社则称,纳卡地区的军队摧毁了阿方直升机、无人机、坦克、装甲运兵车、工程装甲车等多个作战单位,并击杀了阿方士兵

目前虽无独立消息来源核实双方战报,但可以确定的是,阿方在某些地段的进攻有所进展,亚方则基本稳定了防御态势。接下来的胜负,要看两国的国家动员能力、经济状态和外部环境。

纠葛

首先看一张地图,记住接下来会提到的几个地名:纳卡地区、拉钦走廊和纳希切万

纳卡地区、拉钦走廊、纳希切万位置图(图源:澎湃新闻)

纳卡地区、拉钦走廊、纳希切万位置图(图源:澎湃新闻)

纳卡地区处于多民族、多文化交界处,且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信奉天主教的亚美尼亚人和信奉伊斯兰教逊尼派的阿塞拜疆人,为争夺这一地区纠缠不休已历千年

基于历史原因,亚美尼亚成了南高加索地区唯一的基督教国家,尽管被穆斯林国家包围了上千年且先后多次被征服,亚美尼亚人的信仰始终未改。

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全盛时期,统治者对宗教信仰问题相对宽容,作为基督徒的亚美尼亚人只要不骑马、不随身携带武器、额外再交个“什一税”,便可在相当程度上谋求自身发展。

而等到帝国日趋衰落、民族国家乘势兴起,宗教问题也被拿上了台面。虽然当时的亚美尼亚从没闹过“独立”,但其对奥斯曼政府仰仗的库尔德人及其他信奉伊斯兰教的民族颇有不满。

此后,帝国与这一持有“特殊信仰”的民族嫌隙渐生。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在位时,开始靠“哈米迪耶”民兵镇压亚美尼亚人抗议;而在1915年到1923年期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对150万亚美尼亚人进行了系统性大屠杀——目前德国、法国、意大利、俄罗斯等20多个国家官方认定这是一次种族屠杀。

十月革命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均成立了苏维埃政权。当时基于“民族共和国自治”理念,苏联掌权者将原本划归亚美尼亚的纳卡地区划给了阿塞拜疆。纳卡地区原来通过“拉钦走廊”和亚美尼亚本土相连,结果“拉钦走廊”划给了阿塞拜疆。

这给双方的矛盾埋下了隐患。

1988年,阿亚两族因纳卡争议爆发武装冲突。苏联解体后,冲突升级为战争。直到1994年,阿亚战争才以3万人死亡、双方停火、纳卡地区“在事实上独立”的结果而告终。

但两国矛盾始终未消:阿塞拜疆一再试图“收复失地”,亚美尼亚不但希望保住纳卡地区的“独立”,还希望夺回丧失近百年的“拉钦走廊”。2016年4月“四日战争”中,双方共有逾200名军人和平民死亡。今年7月,两国均爆发针对对方的示威游行,边界还发生了流血冲突。

9月,“高加索火药桶”再次被点燃

9月27日,亚美尼亚民众在首都埃里温参加志愿兵招募活动。图源:路透社

9月27日,亚美尼亚民众在首都埃里温参加志愿兵招募活动。图源:路透社

调停

这回闹得这么凶,熄火的可能性有多大?

目前,阿军规模是亚军的2倍左右,两国若将役龄人口全部动员,参战人员比例也依然接近2:1;而从经济实力考量,阿方基于石油交易所得,外汇储备约有500亿美元,亚方外汇储备仅有28亿美元。

就当下战势而言,阿方的经济实力并未体现于军队战斗力,如果此事不能尽快解决,就会给有着历史恩怨的外界相关各方以插手之机

怎么讲?

美国白宫9月27日公开表示,美方“将尝试阻止双方冲突”。

俄罗斯总统普京呼吁“采取一切行动避免局势升级”。

而据亚美尼亚总统萨尔基相9月28日的说法,土耳其目前正派出兵力、顾问、雇佣兵乃至空军F-16战斗机支援阿塞拜疆军队。他说:“这简直是奥斯曼帝国的幽灵归来。”

不过,“幽灵之路”似乎也走不远:土耳其与阿塞拜疆的飞地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仅有几公里边界接壤,很难大规模输送军火;就目前土耳其国内的局势来说,土方也得掂量万一在战场上吃亏的政治后果。

至于伊朗,跟阿塞拜疆“关系铁”是民族传统,但伊朗和亚美尼亚的关系也不差;格鲁吉亚内政方面要操心的事务太多,在此事上不偏不倚;再远一些,欧盟众国纷纷支持停火,联合国秘书长呼吁双方立即停止战斗。

所以,对阿亚两国而言,若短期内战事没有决定性突破,“见好就收”可能是最现实的选择

文/千里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