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面包房镇店之宝,竟是靠王后带货走红的?!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如果你住在法国,如果你是吃货,那么恭喜你,应该已经快被法国的早餐逼疯了吧。

没有砂锅米粉,没有牛肉拉面,没有炒干儿,没有小笼包,没有肠粉……的人生,根本就是度日如年!

憋跟我说巴黎啥都有,不是家楼下的早点铺子,一个月才能去吃一次的,那叫“有”嘛!!况且,法国那么大,还不允许吃货住其他城市啊……

So,无论是不是吃货,在法国最常吃的早餐有且只有——面包。

好在,法国面包那么多,每天宠幸一种,也能吃上好一阵子。

周一,吃唇齿留香的可颂;

周二,品尝热量高,但美味的巧克力面包;

周三,是外壳硬朗脆爽,内部柔软耐嚼的国民时尚单品——法棍;

周四,试试健康一百分,口感一般般的杂粮面包;

周五,用吐司加上果酱度过最后一个工作日;

而周末嘛,吃货决定将美好又温馨的时光留给“胖”面包——Brioche布里欧修。

说起来,Brioche在法国的知名度跟法棍肩并肩,但它倆差的真的不是一点半点。

用一根法棍3倍的价格,才能买到一个Brioche,这样赤裸裸的差距,直接将Brioche变成了面包中的贵族

但,这多出来的钱也不是白花的,每一分的背后都是“胖”。

众所周知,法棍是一种及其纯粹的面包,配料中只有面粉,水,盐和酵母,几乎没有油和糖。

这样的成分搁现在,那叫健康养生;搁在过去,那只能代表一件事:穷。

的确,法棍最初就是为了平等而生的面包,也恰恰是这种简单纯粹,满是麦香的它,最终成为了国民面包。

但Brioche不一样啊,人家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土豪”!

配料中加入了鸡蛋和黄油,而且比例高到丧心病狂!

17世纪时,制作Brioche的食谱里,1公斤面粉中要加入250克黄油;

18世纪初,黄油开始在法国普及,随之而来的,Brioche里的黄油也成为了阶级地位的象征,越有钱越变态,皇室版本甚至能达到1:1的比例!

即便是现在,Brioche里的黄油与面粉比例也依然高于其他面包,彷佛一路走来都在传递着“生活变美好”的信号和讯息。

La Brioche  (1763) Jean Siméon Chardin 现展于卢浮宫

幸好,如此这般配料的Brioche,口感也足够精彩。

让我们一起来回想一下,刚出炉的Brioche到底有多美好:

一眼望去,是落日下麦田的金黄色泽,轻轻一碰就能感受到外皮的酥脆;

空气中弥漫的是黄油的香气,几丝甜蜜加几缕奶香;

如果你带着爱意缓缓切开它,看见它松软起伏的呼吸,带着一点诱惑;

一口咬下的,是如棉花般柔软的内心。

总结一下两个词:好吃。易胖。

这样的Brioche几乎跟法棍,可颂一样,是法国面包房里的镇店之宝,而且面貌多变,不可捉摸。

有时候,它跟卢浮宫里的那幅画一样,长酱紫

有时候,它会装成发福版吐司的样子招摇过市;

有时候,它是加了甜蜜内陷的小可爱;

有时候,它也是一朵盛开成千娇百媚的花。

每一个法国人都对它爱的深沉,但如果你就此认为Brioche是法国土生土长的,那可就错了。

说起来,Brioche和可颂,巧克力面包一样,都是法式面包的一个常见品种,不过,它们全都属于维也纳面包家族。

顾名思义,这个面包家族起源于奥地利,是在当地人August Zang的面包房里孕育而生的。

然而,制作出来是一回事,真正让它流传开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据说,17世纪初时,Brioche从奥地利传入法国,最先以诺曼底地区为中心流传开来。

但也有传言,法国人之所以能够吃到这些面包,全都得靠两个半世纪前的那位绝代艳后。

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

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公主,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弗朗茨一世和匈牙利女王玛丽亚·特蕾西亚最小的女儿。

法国波旁王朝的王后,路易十六的妻子,14岁入住凡尔赛宫,法国人民心中的亡国祸水,最终被送上了断头台。

这么多身份,谜一般的存在,都是她。

她和路易十六结婚那一年,带着自己的维也纳宫廷厨师一起进了凡尔赛宫。一个好厨子能带来亲切感和归属感,还有那些在异国他乡绝对寻觅不到的美味。

比如,可颂,比如,Brioche。

玛丽初来法国,日子并不好过。繁复的宫廷礼仪,法奥两国之间由来已久的敌对情绪,与路易十六间的无性婚姻,都在一点一滴敲碎玛丽小公主心底的梦。

幸好内心有愧的路易十六,对妻子的生活极为大度,锦衣玉食,舞会歌剧,绝不吝啬。

于是,在物质匮乏的17世纪,吃几乎无水,全用鸡蛋和黄油制成的Brioche这件奢侈的事,对于玛丽来说,也就不值一提了。

但让世人和历史记住Brioche的原因,却是玛丽的一句话。

传言,当年法国因为战争,民不聊生,贫苦老百姓连面包都吃不上。

玛丽王后听闻之后,说:吃不起面包,让他们吃Brioche好了。

一句话揭露出真相:她根本不了解食物的价格,也无需担忧食物的来源,玛丽王后的生活是真豪。

暂且不管这句话究竟是不是她说的,法国人从此记住了她的骄纵奢靡,也记住了那个叫做Brioche的食物。

就酱,Brioche成为了法国甜面包中最古老的一员,经过岁月的变迁,住进了法国人的心里。

如果你是吃货不怕胖,也愿意听听故事,那么,或许,Brioche也能留在你的心里,与包子,拉面,米粉一起,成为那份不能抹去的心头好。

-END-

文|木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