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欧洲各国差距惊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凤凰欧洲

欧洲近期的疫情形势不容乐观,日确诊人数已超过三月份的第一次疫情高峰。欧洲各国的防疫措施和社交限制逐步加强。

WHO截止10月7日数据

据卫报,昨日德国宣布柏林将从周六起实施宵禁,酒吧、餐馆将在晚上11点到早上6点之间关闭。

对于“身体里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啤酒”的德国人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这是自1949年二战结束70多年以来,柏林首次宣布关闭酒吧”,一位酒吧业主说。

WHO截止10月7日数据

各国针对自己的疫情形势,也颁布了相应的政策措施。

法国:首都巴黎与重灾区马赛等已经采取了严格的措施。所有酒吧、室内体育场馆和健身房都必须关闭。但餐馆只要遵守严格的卫生规定就可以继续营业。

意大利:部分地区已经强制要求佩戴口罩。

葡萄牙:限制集会人数为10人,酒类销售必须在晚上8点停止。体育场馆也已关闭。

爱沙尼亚仍然只是建议人们戴面具和保持社交距离。

希腊:规则取决于每个地区的情况。不同的岛屿在不同时期都受到限制。

荷兰:在室内强制佩戴口罩。

冰岛:已经关闭了酒吧、夜总会和健身房。允许见面的人数已从200人减少到20人,但学校、大学、葬礼、议会和法院等场所的集会除外。

挪威:将于10月12日解除宵禁。对体育活动的限制也有望放松,允许集会的人数将提高到600人。

芬兰:公共场所必须在午夜停止营业,并在凌晨1点关门。在重灾区,晚上10点关停酒吧。

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已经关闭了剧院、电影院、室内餐厅、酒吧和游戏大厅。

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给所有学生放假。

斯洛伐克:已进入紧急状态,大多数公共活动被取消。酒吧宵禁时间为晚上10点,并强调佩戴口罩。

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和周边地区已实行旅游封锁。但当地政府正试图就这些措施挑战中央政府。

瑞典:今年从未进入全面禁闭状态。政府表示,如果未来几个月爆发疫情,可能会采取区域性措施。

瑞士:继续对外开放,并宣布很快将允许观众观看比赛。

奥地利:室内公共场所和户外市场都必须戴口罩。在莱比锡等一些地方,餐馆和酒吧必须在晚上10点关门。

波兰:人们需要有医疗证明才能不戴口罩。在某些场所跳舞也被禁止。卫生部发言人表示首都华沙可能很快会实施更多限制措施。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所有酒吧将关闭一个月,但餐馆将在顾客遵守社交距离的基础上保持营业。“社交泡泡”被限制在四个人。

英国:聚会被限制在六个人以内。所有酒吧餐馆10点后实施宵禁。不同地区按照“红绿灯”三级等级进实施不同程度的限制措施。

爱尔兰:每个郡有不同的风险等级。全国已被列入三级风险级别,禁止在餐馆、酒吧和酒吧内就餐和饮酒,只允许外卖和户外用餐。在都柏林,不提供食物的酒吧仍然关闭。

其实仔细看一下就不难发现,大部分欧洲国家的政策并没有太大本质上的区别,也常常相互借鉴。例如英国政府就从比利时那里借鉴了“社交泡泡”的理论,也引入了德国的“红绿灯三级封锁”制度。

为何经济上大体相似的西欧国家,会产生如此截然不同的结果?BBC在一篇文章中发出质问。

至少到目前看来,各国之间的差距让人吃惊。

德国的死亡率约为每10万人中有11.5人死亡,而在邻国比利时,这一数字是德国的7倍多,为每10万人中有87人死亡。法国约为每10万人中48人,而英国更接近欧洲最高水平,为每10万人中63.3人。

这三个国家都是富裕的国家,都拥有完善的卫生保健系统,都使用了相似的手段来抗击病毒,结合封锁、社交距离和鼓励保持手部卫生,以及在一些城市实行宵禁等措施。

越深入研究数据,就越难解释这些差异。

据BBC,伦巴第亚和威尼托是意大利北部毗邻的两个省份,但它们之间的情况差异非常显著——伦巴第亚的死亡率为10万人中167人,而威尼托为43人。

也许正是因为很难解释这些数字, 德国对于自己是“防疫典范”这个说法保持着非常谨慎的态度。他们把这一切归因为一个重要因素——时机。

“采取行动的速度和采取的行动同样重要”德国科学家Christian Drosten在本月的柏林世界卫生峰会上这样说,“已经有很多演讲称赞德国的防疫成果,但其实我们并不清楚这个成果是从哪来的,因为我们采取的是与其他国家几乎完全相同的措施。我们也并没有做得特别好,但只是做得更早。”

德国确实有一个较好的测试系统,一个完善的公共卫生跟踪和追踪网络,以及比大多数其他国家更多的重症监护病房。但BBC认为,或许同样重要的是,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她是为数不多的能自己理解和解释数据的世界领导人之一。

在与德国地方政府首脑会晤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默克尔一开始就回答说:“我只是做了一个模型计算。”她接着向听众讲述了疫情中指数增长的数学原理,最后警告称,德国需要采取额外措施。她谨慎地形容目前的情况是“紧急”,但没有戏剧性。

科学家Christian Drosten说, 一个了解信息、对情况有清楚认知的人更可能配合政府的指示或要求。

近日世卫组织欧洲地区负责人汉斯·克鲁格(Hans Henri P. Kluge)曾警告欧洲政府,欧洲群众已对疫情产生了严重的“传染病疲劳”心理,可能加强人们对各种限制措施的抵触情绪。

“人们想知道为什么” Yves Van Laethem教授说。他认为德国目前最大的优势之一是政府与群众的沟通。“现在人们对防疫政策的支持率是85-90%,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就……肯定会有些人不愿意接受政府实施的措施,我们需要和他们谈谈,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事。“

同时比利时的顾问Yves Van Laethem教授表示,政府过于频繁和迅速地改变信息,让公众感到困惑,也会让群众不愿意遵守政策。

“在3月和4月,人们愿意遵守严格的规定,因为人们对疫情有恐惧。但现在人们认为,虽然确诊病例增加但死亡率很低。他们想知道为什么要做所有这些事情。”

而对于欧洲“饱受争议的佛系瑞典”,瑞典政府认为,无所作为”的说法是无稽之谈。目前瑞典已采取的措施,包括保持社交距离和鼓励人们注意手部卫生。瑞典首席病毒学家安德斯•特格内尔(Anders Tegnell)提到“给予人民很大的影响力”很重要,同时,他一直坚持从持续性的角度考虑疫情问题。

BBC认为,瑞典平静的社群主义政治文化可能会让病毒学家的工作更容易一些——这也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即 防疫结果在很大程度上可能不仅取决于政府推出的措施,还取决于人们对措施的反应与配合度。

例如在法国,国家卫生部长Olivier Veran在没有咨询地方政府的情况下,宣布了针对马赛附近人口稠密的南部沿海地区的新规定,关闭餐馆和酒吧。

去过马赛的人都会对当地人喜欢长时间呆在室外喝酒聊天晒太阳的社交习惯有深刻的印象。该地区主席Renaud Muselier形容法国中央政府的决定是“不恰当的、单方面的和残忍的”,并警告说这将导致“叛乱和反抗”的情绪。最后这个政策确实导致了马赛的游行抗议。

“ 要确定哪一种方法是正确的,以及如何衡量风险和便利之间的平衡,将需要数月乃至数年的研究”一位英国科学家说,“你每天看电视,可以看到斯德哥尔摩、伦敦或巴黎的专家发表一些不同的观点。当然,他们都是专家。现在进行比较还为时过早。也许明年就有可能,或者后年,但不是现在。”

这场“抗疫斗争”的最终结果,不会仅仅取决于政府的措施,它同时取决于人民所做的选择,BBC说。

与此同时,全球的新冠病毒确诊人数仍在激增,死于新冠病毒的人也越来越多,这场旷日持久的战疫还在继续考验着各国政府和人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