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丰富多元 成绩可圈可点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image.png

《我和我的家乡》之《神笔马亮》海报  百度图片

image.png

《夺冠》海报  百度图片

主持人:

苗  春    本报记者

嘉宾(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刘  藩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

牧  晨    阿里影业灯塔研究院院长

饶曙光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

许宏宇    国庆档影片《一点就到家》导演

今年的国庆档取得了39.5亿元人民币的总票房。这一成绩来之不易。今年的国庆档有哪些特点?如何看待这个成绩?它给我们带来哪些启示?就这些问题,本报记者邀请业内人士各抒己见。

主持人:有人说,今年国庆档是某种程度上的春节档,您是否同意这种说法?为什么?

许宏宇:因为疫情,我们太久没有去电影院了。国庆档很多观众回到电影院,很热闹,大家都特别兴奋,很有幸福感,所以感觉像春节档。

饶曙光:今年的国庆档确实可以说是春节档的一个变种,因为原来春节档的几部重量级影片《夺冠》《姜子牙》和《急先锋》都放到了国庆档放映,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春节档的一些特点。

刘藩:不觉得今年国庆档是某种意义上的春节档。除了《急先锋》结尾有成龙祝福新年好的内容,延续了典型的香港贺岁片传统,其他影片没有明显的贺岁片感觉,《夺冠》《我和我的家乡》放在哪个档期都行。

主持人:您认为今年国庆档最主要的特点是什么?和去年极为火爆的国庆档相比,有什么相似和不同之处?

牧晨:今年国庆档呈现出类型题材多元化的特点,除了主旋律影片,也有动作类型影片、国漫动画影片。另一个特点是档期泛化,今年国庆档的开画时间不再拘泥于9月30日,有提档9月25日的《夺冠》,也有10月3日、4日、5日上映的影片,提档延档更加灵活。

刘藩:去年国庆档取得了约50亿元票房,今年因为疫情,目前影院上座率不能超过75%,所以按百分比来算,接近40亿的票房是正常的。两年的影院数、银幕数、观众基础差别也不大。10月7日影院的复工率是91.9%,运营中的影院数比去年国庆档稍少一点。另外,今年国庆假期依然有很多家庭选择不远游,在本地看电影度假,这也是今年国庆档取得目前成绩的原因之一。总体而言,今年国庆档影片的评分、口碑和质量,比去年略逊一筹。

许宏宇:今年国庆档影片的主题,我觉得可以用“回家”这个词概括,《我和我的家乡》《一点就到家》都跟“回家”有关系,《夺冠》也是讲家国情怀。在疫情之后,我们需要这样温暖、励志的影片。去年因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攀登者》等表现的是更宏伟阔大的情感;今年因为疫情,《一点就到家》和《我和我的家乡》都表达了比较细腻的内心感受。

主持人:今年国庆档有什么令您惊喜和符合您预期的地方?您认为存在哪些需要注意的问题?

饶曙光:令人惊喜的是《我和我的家乡》这部影片受到观众的持续追捧。国庆档具有明显的节庆性特征,高票房影片具有两个最重要的特性:共情度,话题性。与去年国庆档相比,从供给侧来讲,今年新拍摄的影片不足,高质量的大片、头部影片相对比较少,这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

牧晨:符合预期的是高分电影一定会有更持久的票房动力。具体来说,《姜子牙》凭借映前的超高热度,档期前两天占据单日票房首位,但由于观众评分相较于《我和我的家乡》差距明显,档期第三天被反超,说明口碑依旧是决定票房走势的最关键因素。

刘藩:《我和我的家乡》超出我的预期。这部影片以喜剧类型为依托,以暖心情感为纽带,巧妙地表达了脱贫致富奔小康的主题。尤其是《最后一课》《神笔马亮》,构思精巧,将政策性主题融化于笑中带泪的师生情和爱情中,提高了影片整体上的艺术性。

主持人:您最想再单独拿出来说一说的影片是哪一部?为什么?

饶曙光:最值得拿出来说的是《我和我的家乡》。之前我对这种模式还是心存疑虑的。但是这部影片成功地延续了《我和我的祖国》的创作、操作和运作模式,并且进一步放大了品牌效应。疫情之后,观众可能更习惯于看短视频、微电影、网络电影和这种集锦式的电影,这部影片贴合了观众心态和欣赏习惯的变化。

牧晨:《一点就到家》在10月4日上映,虽然单日票房一直处于第四名,但从5日至7日,由高口碑带动每日票房呈增长趋势,且25岁以下观众占比超过4成,是国庆档影片中年轻用户占比最高的影片,在年轻人中得到了极大的情感共鸣。还有《我和我的家乡》,之所以能成为国庆档票房冠军,依靠的是映前高热度和映后高口碑。

许宏宇:我们的《一点就到家》在国庆档里体量较小,但我认为这是观众需要的电影,它讲的是年轻人现在怎样去寻找自我,怎样在新时代获得成功。另外,年轻人觉得国货好像没有很多好产品,但其实是好产品没有被人看见。就像我们的电影,因为启动晚,还没有被更多人看到;电影里的云南咖啡,其实很好喝,但还没有被更多人喝到。希望更多喝过咖啡、看过电影的人继续助力传播。

主持人:今年国庆档给予电影创作、宣发等各个环节的启示是什么?

饶曙光:国庆档影片的票房和品质其实不完全成正比。从宣发层面来讲,国庆的节假日观影氛围被成功地营造出来,观众的节假日观影心理被放大。最重要的还是提高影片的品质。

刘藩:现在的核心问题就是创作,下游有那么多影院、银幕,等于高速公路已经建好。希望给电影创作更多的空间,涵养、孕育创作活力。目前外部进入电影业的资金有所减少,更应该集中资源,让年轻人有更多机会。电影人也要花时间精心打磨作品,减缓推出作品的节奏。

牧晨:今年国庆档,《我和我的家乡》《急先锋》《一点就到家》再次开启“冲击播”这种直播售票的营销方式,电影的宣、发更加一体化,品效合一,这是重要趋势。如何影响观众从认知、兴趣转化到购票以及口碑传播这一条完整的观影决策链路,是宣发从业者努力的目标。

许宏宇:内容决定一切,不好的电影根本就活不过国庆档。所以我们还是要做出好作品。

主持人:从今年国庆档来看,您认为应该如何评判疫情给我国电影业带来的影响?

饶曙光:疫情对中国电影的影响是巨大的。今后一段时期,可能这种大兵团作战、集中力量打歼灭战,会成为节假日影片的新的常态化模式。疫情后新技术的变化,观众心理的变化,中国电影内生动力的发展,都使中国电影出现了新格局,并且正在不断变化。

刘藩:国庆期间大家虽然都戴着口罩,但仍然兴奋地去看电影。上座率不超过75%的规定在非黄金档不会造成实质性的影响,因为平时上座率也没有这么高。

许宏宇:疫情的发生虽然对电影业是一个打击,但不可能把电影人击倒。我们经历了涅槃,渴望着重生。现在创作者要回归到根本,重新出发,从心而发,去做自己相信的电影,让观众看到更有诚意的电影。

牧晨:今年国庆档给了行业市场一种信心。从业者看到,只要能够给观众提供高质量的内容,通过精准高效宣发触达观众,影院提供高水准的服务,观众一定会重新回到院线电影,电影产业一定会有更加美好的明天。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 2020年10月12日   第 07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