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还”非洲数件艺术品,来康康这次小马哥是怎样“咬文嚼字”的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事情是这样的:

昨天早上,国民议会刚刚一致通过了一项关于贝宁和塞内加尔 “归还 “几件收藏品的法律。

随后,其他非洲国家也要求法国“妥善处理”无数件艺术品。

(将返回贝宁的26件作品中的三件:拟人化的皇家雕像(1858年至1889年之间),仿制Ghézo国王(19世纪)的Bochio雕像和拟人化的皇家雕像(1889年至1892年之间)。)

现在问题来了,关键词“归还 “

“归还 “这个词深挖本身就有争议:如果要说非洲收藏品的 “归还”问题,就等于承认这些物品即使不是偷来的,也是通过欺骗或恐吓等不道德的手段拿来的文物/艺术品。

这就意味着它将当代道德应用于完全不同的历史背景下。然而,我们亲爱的小马哥深知这种语义选择的后果,于是他在2017年11月28日在瓦加杜古当着布基纳法索学生的面宣布:“希望在5年内具备暂时或永久归还非洲遗产的条件。”

实际上,艺术品“归还”问题在法国是一个辩论的“老问题”了。

为此,法国人民做出了蛮大的努力的:

出了书Faut-il rendre des œuvres d’art à l’Afrique? 》(我们应该将藏品还给非洲吗?);

无数人发了无数关于《Pourquoi rendre les biens culturels à l’Afrique ne sauvera pas la culture africaine》(为什么将文化藏品还给非洲并不能拯救非洲文化?)的文章;

展开了无数次争吵辩论……

对于很多法国人来说,这些 “普世文化 “(la culture universelle)捍卫者的做法是不理智的,他们支持的是一种明智的赔偿,而不是为受害艺术忏悔的形式。

当问到:法国是否应该将非洲作品从其博物馆还给非洲?时,让我们先来康康大佬们的两位代表怎么说:

“要还。”

——本尼迪克特-萨瓦(Bénédicte Savoy)

在美丽的面具背后,归还的问题使我们把矛头指向一个侵占和异化的制度,即殖民制度的核心,一些欧洲博物馆在为自己辩护的时候,使自己变成了公共档案馆。

公开谈论恢复原状就是谈论正义、重新平衡、承认、恢复和赔偿,但最重要的是,它是为建立基于重新思考的关系伦理的新文化关系铺平道路。

我们需要的是对《文物法》进行修订,这样我们就不会对每一组文物进行立法,而是有一个总体的态度。归还必须是永久性的。非洲的青年,就像法国或欧洲的青年一样,有权利获得遗产。

——艺术史学家 (引自2018年与Felwine Sarr共同撰写的关于归还非洲遗产的报告)

“坚决不还!”

——迪尔·瑞克纳(Didier Rykner)

我们正处于本土主义的摩尼教和忏悔之中,我们在宣称要反对分裂主义的时候,却在改写历史。

只把非洲人看成是受害者,这是多么高傲的行为!

贝汉津皇帝,法国要把宝物送给贝宁,他是一个奴隶主,他烧毁了自己的宫殿,是法国士兵拯救了这座宫殿,其中一些宫殿已被他洗劫一空。如果存在“异化”,就应该将其共享。

至于塞内加尔声称属于哈吉·奥马尔·塔尔(El Hadj Omar Tall)的剑,它的归还是它的归还是为了纪念一位圣战主义征服者,也就是法国今天在马里作战的那些人的偶像/榜样。

不可剥夺的原则应载入宪法。早在1566年,《穆兰敕令》就已经宣布,国王只是王室财产的保管人。拒绝归还并不意味着拒绝合作、展览和短期或长期贷款。

——《艺术论坛报》主任

“修复是一个工程,包括协助在非洲开设博物馆、培训、研究和深化法国的博物馆学。”

Bénédicte Savoy和Felwine Sarr应邀出席,他们是关于这个问题的明确报告的作者–1860年至1960年期间进入公共收藏的任何非洲遗产都被认为是被掠夺的,因此对于他们来说未来是要进行归还且不再做出展示。

总之……问题挺麻烦的,毕竟是几个国家之间的政治问题,我们还是欣赏艺术品就好,毕竟东西是国家的,艺术是人类的。

-END-

Ref:

https://www.lefigaro.fr/culture/la-france-doit-elle-renvoyer-en-afrique-les-oeuvres-africaines-de-ses-musees-20201016

https://www.lefigaro.fr/vox/societe/pourquoi-rendre-les-biens-culturels-a-l-afrique-ne-sauvera-pas-la-culture-africaine-20191213

https://www.lefigaro.fr/culture/les-musees-francais-repondent-a-l-afrique-20190703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贝尔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