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首案大量真相浮出水面!全法集会抗议!小马哥宣布周三为全国哀悼日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近三天来,整个法国都弥漫着悲愤的氛围。

与病毒长期共存之下的麻木心态被打破,一种名为“团结”的精神油然而生,小马哥电视讲话里常说的那句“Vive la République,Vivre la France”再次显现出它最真实,最有力的本色。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上周五晚,在大巴黎伊夫林省(78)发生的初中教师塞缪尔·帕蒂(Samuel Paty)被斩首事件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日里,餐厅老板们没有再去表达对“宵禁”的反抗,年轻人没有再想着如何暗自开趴,法国人在一夜之间忘记了种种对政府的不满,选择携手同行,走上街头,纪念受害的塞缪尔·帕蒂老师。

在巴黎的共和国广场,上万人聚集于此,《马赛曲》响彻天地;

他们举着《查理周刊》亵渎先知的漫画,将它与法国国旗融为一体;

他们将心比心,写出“我是老师,我为言论自由而战”;

他们毫无惧色,高高举起“我不害怕”,为自己,为国家。

卡斯泰总理,巴黎市长安娜·伊达尔戈(Anne Hidalgo),巴黎大区议会主席瓦莱里·佩克雷斯(Valerie Pecresse),教育部长让·米歇尔·布朗盖(Jean-Michel Blanquer),前总统奥朗德,前总理瓦尔斯……都纷纷到场,对受害者表达悼念和敬意。

卡斯泰总理的话意味深长:你们不会让我们恐惧,我们也不会害怕。你们无法将我们分离,我们是法国!

巴黎人们,也没忘记去帕蒂老师就职的学校为他献上一束花,点上一只蜡烛,用最暖的光,送上最深的爱。

当然,巴黎人从来都不是孤军奋战,整个法国都在行动。

里尔

里昂

波尔多

马赛

图卢兹

即便所有人都坚定不移,所有人都献上敬意,但这样的场景,似乎让人再一次回到2015年的法国,回想起那起震惊全世界的《查理周刊》恐怖袭击案。

今年40岁的菲利普先生是巴黎郊区一所高中的数理化老师,他望着广场上的人群感叹:除了人们都戴了口罩,今天的这一幕同5年前的那一天,几乎一模一样。也是共和国广场,也是随处可见的漫画,我有一种感觉,我们似乎在重蹈覆辙。

Laure带着9岁的女儿一起参加活动,她心中有感动,也有无助:这样的事情无止无休,没有尽头。有时,我很难向孩子解释为什么我们来到这里,因为我们并不总能找到答案。

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纪念的感动之后,还有着恐惧和担忧。

案件时间线逐渐清晰

在事情过去近三天后,越来越多的真相浮出水面。

让我们一起把时间拨回到两周前。

10月5日,历史与地理老师塞缪尔·帕蒂給学生上了一堂表达自由言论的课程。他在课堂上展示了曾发表于《查理周刊》,Mahomet所画的两幅漫画。第一幅画是报纸的头版,在2015年1月的爆炸案之后出版;第二幅画是先知赤裸裸地蹲伏在地,在他的臀部上面写着“一颗星星已诞生”。

10月6日,一位学生的母亲与学校负责人取得联系。根据她的讲述,在展示漫画之前,帕蒂老师建议那些会对此感到震惊或者不适的学生可以走出教室或者闭上眼睛,而她的女儿就以自己是穆斯林为借口去走廊上闲逛。

10月7日,在社交媒体上,一名学生的父亲Brahim Chnina谴责“这是一种对伊斯兰教的偏见与仇恨”,发起了反对老师的呼吁,并要求学校解雇该老师。这名男子同父异母姐姐于2014年加入伊斯兰国,他还敦促读者写信给法国反对伊斯兰恐惧症团体(CCIF)。随后,这所中学的校长接到了无数威胁性的电话。

同一天,Brahim Chnina提起了“传播色情图片”的申述,在听证会上,Brahim Chnina的女儿,也就是帕蒂老师的学生表示:是老师请穆斯林学生举手离开,她已经被排除在外两天了。但这一指控在周六时被检察官驳回,这位女学生是因为“行为问题”被学校勒令停课2天。

10月8日,案件中的另一个关键人物出现——Abdelhakim Sefrioui。

这个名字对于普通人来说显得过于陌生,但对于法国情报部门来说,那就是老朋友了。

Abdelhakim Sefrioui,1959年出生于摩洛哥,靠婚姻获得法国国籍,伊斯兰激进主义者,法国不合法组织“伊玛目协会”会长,常年位于法国监控名单Fiche S之上。

那一天,Brahim Chnina就在Abdelhakim Sefrioui的陪同下一起去了学校,跟校长交涉。校长试图让事情平息,并提出让帕蒂老师同他们见面进行沟通,但被拒绝。

当晚,Abdelhakim Sefrioui在学校门口录了一段视频,言辞激烈:从五六年前开始,十二三岁的穆斯林孩子们就频频受到侮辱,赶快让这个暴徒停职!

视频中不仅曝光了帕蒂老师的名字,还有工作地点,然后,Brahim Chnina将它发布在了社交网络上。

视频一出,家长联合会的官员就已经提醒校长和市长,“这位老师冒着很大的风险,他必须受到保护”,但无论是校长和市长,都没当回事,“案件正在审理中”,“已经作出安排”是他们给出的答复。

10月12日,油管上发布了第二段名为“伊斯兰教和被侮辱的先知”的视频,Brahim Chnina和女儿,以及Abdelhakim Sefrioui一起出镜,再次呼吁学校将老师开除。

同一天,帕蒂老师也接到了警察的约谈,但他坚决否认要求穆斯林学生证明自己的身份后离开,并在校长的陪同下,提出了“公开诽谤”的申述。

10月16日,帕蒂老师被车臣籍的18岁俄罗斯少年Abdhoullakh Anzorov斩首杀害。凶手被击毙。

Anzorov是如何行凶成功的?

看起来,这名18岁的俄罗斯籍车臣少年,与帕蒂老师毫无关联。

Anzorov住在厄尔省(Evreux),距离帕蒂老师任职的Bois-d’Aulne学校上百公里远,也从没见过帕蒂老师这个人。

那么,他究竟是如何找到帕蒂老师,知道他的工作时间,并行凶成功的?有无帮凶?是否提前知情?

这一连串的问题被抛了出来,答案却并不令人诧异——钱。

上周五,带着两把刀和一把气枪的Anzorov在抵达Bois-d’Aulne学校时的确做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举动。

他并没有像无头苍蝇般乱撞,而是早就深思熟虑的想清楚了事情的整个过程。

口袋里揣着几百欧元的现金,并用这些钱为报酬,同学校里学生们换取信息:帕蒂老师什么时候上课,下班会走哪条路线,以及帮他指出帕蒂老师!

这些种种,都是钱能换回的答案。

这也是警方在昨晚,拘留了一位15岁中学生的原因。

无论如何,Anzorov的作案手法都让司法警察局反恐怖主义分局(SDAT)和内部安全总局(DGSI)警官的调查工作变得特别微妙,因为他们发现,在这个案件中,许多证人都是未成年人。

至于Anzorov为何要费尽心思杀害帕蒂老师,警方还在调查之中,但我们或许可以从Anzorov的生平中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Anzorov一家难民身份曾被拒

Abdhoullakh Anzorov,2002年3月12日出生于莫斯科,2007年6月跟随父母离开俄罗斯,抵达法国,那时,他才5岁。

上周五,他被击毙后,警察在他身上找到了今年3月4日签发的居留证,有效期至2030年3月。

可事实上,在2010年,他们一家的难民庇护申请,曾经被法国难民与无国籍保护局(OFPRA)拒绝过。

原因很简单,提出申请的理由难以令人信服。

Anzorov的父亲口中的故事是这样的:2004年,在一位远方堂兄的要求下,他接纳了五名车臣战士,并三度担任他们的司机。接着,他于2005年7月被身穿军装的蒙面武装人员绑架和虐待了7天,谴责他帮助车臣人士。2005年8月,他们离开俄罗斯前往波兰,但庇护申请被华沙拒绝,又于2007年返回车臣。

最后,他们一家决定再次离开车臣,远赴法国。

在经过了近三年的调查后,法国难民与无国籍保护局(OFPRA)将这一申请給拒了。

但,国家庇护法院对这个故事更上心。

他们考虑到:Anzorov一家如果被拒绝庇护申请,就可能被驱逐出法国,但又因为他们支持车臣抵抗运动,一旦返回俄罗斯肯定会再次遭到迫害……

所以,在2011年3月25日,几经考虑后的国家庇护法院决定,取消法国难民与无国籍保护局的决定!给予难民身份!

当然,没人能预料到,9年后,Abdhoullakh Anzorov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举动。

Anzorov的激进有迹可循

在惨案发生之后,警察去Anzorov在厄尔省的家中进行了详细的调查,所有人都表示:对他这样的行为,一无所知。

但如果仔细分析,我们也能从中找出一些异常。

Anzorov生活在Eure市的La Madeleine地区,这个区域以城市暴力闻名,他是在这个地区定居的60个车臣家庭中普通的一员。母亲很少离开家,父亲Abouyezid是一名保安,他自己在建筑工地上工作,也在考虑进行安全训练和练习拳击。

Zelimkhan与Anzorov一家关系密切,他对Anzorov的评价是:并不好斗,与家人关系不错,经常陪祖父去医院。不过,发生的这一切与我们社区无关,我们都感到震惊。

Anzorov的父亲表示:对于受害者的家属和所有法国人民,我感到非常抱歉。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儿子会这么做,他一定是被互联网給困住了,陷入了宗教极端主义。

但他的亲戚却透露,Anzorov最近经常提到帕蒂老师,并反复观看他言论自由的视频。

但这已经不是Anzorov第一次表现异常了。

今年夏天,Anzorov在自己的推特账户“@Tchétchène_270”上发布了暴力呼吁。

7月底,有网友向政府警察平台报告,他的言论过激。

8月底,Anzorov还曾发布过一张斩首的照片。

但,这些令人担忧的信息,都未能触发情报部门的警报。

一点一滴的改变,终于酿出惨案。

案件目前进展

截至今天中午,警方一共拘留了11人:

凶手Anzorov的父母,祖父和他17岁的弟弟,警方想了解这位18岁少年的成长经历;

-发布视频的学生家长Brahim Chnina,陪着家长去学校,在校门口录视频的Abdelhakim Sefrioui和他的伴侣;

-之前那位涉嫌收钱为Anzorov提供信息,指认受害者的15岁初中生;

-同谋嫌疑人,Anzorov的三位朋友。其中一人于案发当日开车将袭击者送往学校(袭击者没有驾照),另一人与袭击者一起购买了作案工具之一。他们是否知道袭击者的作案计划?也是本次调查的核心问题之一。

-还有一人有消息称是另一位对老师不满的家长,但具体信息尚不明确。

在警方努力复原真相的同时,法国总统马克龙今天上午在爱丽舍宫接待了帕蒂老师的家人,表达了诚挚的慰问和支持,并决定,会在本周三为帕蒂老师举行全国悼念仪式。

或许,再隆重的纪念也无法换回一位父亲,一位老师,一个鲜活的生命;

但血与泪的背后,是所有人的遗憾,愤怒,和前所未有的团结。

-END-

ref:

https://www.20minutes.fr/societe/2887987-20201018-attentat-conflans-hommage-parisien-manifestants-redoutent-fracture-recuperation-politique

https://www.lefigaro.fr/actualite-france/decapitation-de-samuel-paty-signalements-appels-menacants-plaintes-videos-onze-jours-d-engrenage-20201018

https://www.lemonde.fr/societe/article/2020/10/19/attentat-de-conflans-nous-etions-convaincus-que-ca-allait-mal-finir_6056528_3224.html

https://www.lefigaro.fr/actualite-france/decapitation-de-samuel-paty-le-dossier-de-la-famille-anzorov-n-avait-pas-convaincu-l-office-de-protection-des-refugies-20201018

文|木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