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造假的伪君子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澳大利亚公民党网站10月18日文章】题: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起底:借强制劳动做文章的伪君子和学术骗子(作者 该党出版物《澳大利亚预警服务》周刊记者梅莉萨·哈里森)

在2020年3月1日发表的广受赞誉的题为《待售的维吾尔族人》的报告中,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提出了有关强制维吾尔族穆斯林进行劳动的令人震惊的指控。该报告声称,“中国针对少数民族公民的社会改造运动进入新阶段”,并声称它有“新证据”表明,许多工厂正在“根据一项得到国家支持的、正在污染全球供应链的劳工转移计划使用维吾尔族人进行强制劳动”。“灰色地带”网站2020年3月26日发表的一篇报道揭发了ASPI说法背后的动机,该报道谴责说,有关中国强制维吾尔族人进行劳动的说法“是美国、北约和军火工业授意发布的,目的是推动冷战公关战”。

ASPI的可疑消息源

3月2日,《待售的维吾尔族人》的第一作者、ASPI研究人员许秀中对美国广播公司记者说:“官员和私人中介每成功转移一名维吾尔族人都能拿到钱。接收的公司每接纳一名维吾尔族人都能得到现金奖励……这一转移计划的所有参与者都能得到好处,只有维吾尔族工人除外。”

许的说法在ASPI的报告中多次重复,该报告基本上就是在指控一项旨在激励大规模强制劳动的奖励计划。然而,ASPI所参考的文献并不支持这一指控。事实上,其参考文献揭示,补贴的主要目的是支付劳动力雇佣企业以及就业安置机构的费用,而许所谓的“现金激励”是一项受到监管的劳动力雇佣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旨在大幅提高工人的收入并实现长期成功就业。

这是一种套路。通过反查ASPI的参考文献发现,重要的信息被忽视,消息源受到极度恶意地解读,或者是以一种误导性的方式被曲解,误导的程度只能用学术欺诈来形容。ASPI对中国政府最恶劣的一些指控来自可疑的消息来源:臭名昭著的极右翼福音派人士阿德里安·岑茨,此人是ASPI的常客,自认为“受到上帝的指引”肩负反对中国的“使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它是一家类似于ASPI的宣扬军国主义的机构,受到美国和英国政府以及军火制造商的资助;或者是近水楼台的ASPI自己的工作人员,迈克·蓬佩奥领导下的美国国务院付钱给他们来妖魔化中国。

《待售的维吾尔族人》中的学术欺诈

ASPI声称:“以打击‘宗教极端主义’为名,中国当局一直在以中国多数民族汉族为样板来积极改造穆斯林人口。”其参考的一篇文献中含有被ASPI完全无视的信息:由于反恐和去激进化努力,新疆3年来没有发生过恐怖主义事件;外国官员、外交官、记者和宗教官员都曾参观并赞扬该计划,称它符合联合国关于击败恐怖主义和保护基本人权的宗旨和原则。

与ASPI有关新疆穆斯林人口正被“积极(改造)”的说法相左的是,该篇文献描述了以下内容:对贫困家庭的教育补贴;全民免费体检;包括医疗保险和养老金计划在内的政府社会保障体系的改善;以及仅在当年一年就为212700个农村家庭建造保障性住房。该篇文献还提到:新疆的GDP同比增长了6.1%,是历史最高水平;自2014年以来,已有超过238万新疆居民脱贫。

英议会力促惩罚性制裁

ASPI称,其研究“经过了严格的内部和外部同行评议”。《待售的维吾尔族人》的审稿人包括未具名的“劳动力专家”、“匿名审稿人”,科罗拉多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博士后、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维吾尔族问题学者工作组成员达伦·拜勒,阿德里安·岑茨,以及该报告合著者、ASPI高级研究员詹姆斯·莱博尔德。

英国外交和英联邦事务部为《待售的维吾尔族人》向ASPI提供了1万英镑。该报告用来作为论据的材料之一是一项受到媒体热炒的请愿,英国议会于2020年10月12日就这一请愿进行了辩论。2020年9月9日,英国议员就“新疆关押维吾尔族穆斯林”展开辩论,压倒性地要求对中国政府采取更强硬的行动,并对中国个人和公司实施制裁,以报复据称的侵犯人权和强制维吾尔族人劳动的行为。

为什么要不遗余力地证明专门针对新疆地区的制裁是正当的呢?新疆是中国政府“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枢纽,用制裁摧毁新疆的工业和贸易能进一步推进英美的以下意图,即在经济上对其战略竞争对手———中国和俄罗斯———造成损害。《待售的维吾尔族人》的误导本质以及ASPI本身受到能从强制劳动这一话题上获益的美英金主资助这一点,都揭示了ASPI对人权的虚伪关注以及它作为得到政府资助的宣传机构所扮演的角色———那就是借强制劳动说事儿、发表学术造假文章的伪君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