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大药房被盗,惊天魔盗团重出江湖,竟然都是些未成年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秋天到了,有到了贴秋膘的时候了,入秋长胖的同学举个爪。

你长胖了,你的钱包呢?

小偷也是,特别是在巴黎这么个“天堂”,比如 Chatêlet,比如七号线的尽头……

好了,地铁上街上不安全众人皆知,大家出门都是抓紧自己的小爪机抱紧小包包的架势,那我们就来讲讲入室盗窃吧,神不知鬼不觉的那种。

写这个事件的灵感来源是前两天看到了法国官方报道的近期全法的药房被盗案件数目急剧上升,动机就是菌菌的同学家被偷了。

OPENNING

爆炸性增长

那先看报道吧,法国相关部门昨天给出的最新数据显示:

在巴黎,药店盗窃案数目比2019年增加了205%,尤其是法国北部,药房盗窃安数量呈爆炸式增长。据调查,多起案件是有组织性的。

实际上,这样有组织的盗窃案件源头可以追溯到今年三月份。

3月中,在小马哥发布讲话封城的第二天,各大小药房就成了目标。

药剂师可以在发生袭击、盗窃或威胁事件后填写自愿表格,通过该表格,全国药剂师秩序记录显示:从3月17日至7月1日共发生了222起不当行为。

在此期间,仅仅是药房的入室盗窃案的数量就增加了6倍多。

法国医药工会联合会主席菲利普-贝塞特(Philippe Besset)说:”这中现象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药店被确定为唯一可以继续经营的地方,原因有好也有坏”。

警方的记录显示:1-6月发生的入室盗窃事件不少于403起,而2019年同期为132起,今年是去年同期的3倍。

在整个法国,塞纳-圣德尼(Seine-Saint-Denis)是受影响最大的地区,其次是上塞纳(Hauts-de-Seine)、巴黎(Paris)和瓦尔德马恩(Val-de-Marne)。

在巴黎,受影响最大的是第十六区、第十五区、第六区和第二十区。“在第五区,针对药房的入室盗窃事件尤为严重,我们记录到甚至有一家药店在很短的时间内被盗了三次。”菲利普-贝塞特(Philippe Besset)说。

此外,Oise也受到严重影响:自1月1日以来,该省200家药店中的25%平均被盗1至5次。

OPENNING

“找钱”方式

根据警方给出的监控录像我们可以发现,很多药房被盗的“手法”出奇的一致:强行并网,暴力撬门,药店内部被洗劫一空,现金抽屉拿光。平均损失大约有3500欧元。

“这比武装抢劫造成的影响要小一些,但还是很可怕的,因为它迫使你不得不去修门、加固和重新设置监控系统。”菲利普-贝塞特(Philippe Besset)评论道。

从“专业”的角度分析,这群歹徒采用的是超快的方法,他们在药房内平均仅仅停留5到7分钟,他们知道宪兵队和警察是如何工作的,在他们到来之前,他们就会完成整个偷窃过程然后逃之夭夭。

“他们是专业的。”阿兰-马西拉克( Alain Marcillac)痛心疾首,他专门强调了 “巨大的损失”,以及在一些部门造成的 “强烈的不安全气氛”。

OPENNING

“幕后黑手”

在经过几起事件的对比之后发现,这群“小偷”们远比我们想象的有组织的多,参与现场实施盗窃的犯罪分子年龄平均在13至16岁,即便是被捕,凭借他们的未成年人的身份也不会造成什么很严重的后果。

于是乎,这个犯罪集团的“领导人”充分发挥了旗下成员的“年龄优势”,屡屡犯案。

怎么办呢?在没抓到“成年”头目之前,只能“看着办”。

OPENNING

组织性极强

实际上,仅仅是看总数据很难看出问题的严重性,那我们把数字平均到天:仅仅是在上半年,平均每天发生的盗窃案就有50多起。

而且,在巴黎落网的入室盗窃分子中,75%拥有可解码的门卡,使用这些门卡可以轻松地打开很多公寓门或住宅楼大门。

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巴黎国土安全部门端掉一个有组织犯罪团伙,缴获数百份门锁解码设备,而且根据小道消息,巴黎入室盗窃案件中一半的门锁解码设备由该团伙售出。

总之,秋天到了,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也小心自己的物品还有本身就不太丰满的钱包,睡前锁好门窗拉好窗帘……菌菌也只能帮大家到这里了,另外,一天增加四万多感染人数的日子里,大家多加小心!

-END-

Ref:

https://www.lefigaro.fr/actualite-france/la-spectaculaire-hausse-des-cambriolages-de-pharmacies-en-ile-de-france-20201022

https://m.haiwainet.cn/middle/3541926/2020/0217/content_31719968_1.html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贝尔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