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里斯承认失败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凤凰欧洲

据每日邮报,昨日英国首相鲍里斯承认,政府斥资百亿英镑的检测追踪系统“失败”。只有七分之一的人24小时内收到检测结果,不到60%的密切接触者被找到。

此前鲍里斯斥资120亿英镑打造的的“登月计划”号称“每天检测50万次”。上周政府表示“可能在圣诞节达到每周100万次”。但报道,昨日鲍里斯和首席科学顾问承认,这项价值百亿英镑的检测追踪系统存在缺陷。

英国政府紧急事件科学咨询小组(Sage)成员、建模小组委员会主席Graham Medley曾担忧: “把测试的次数增加两倍,代价就是反馈测试结果的时间更长。”如果检测系统不能在24小时内告知患者他们是阳性,大规模的检测扩张仍难以控制病毒扩散。

现在这个担忧变成了现实。最新数据显示,等待检测结果的时间飙升至目标的近两倍。

在检测站点收到结果的平均时间从前一周的28小时增加到45小时。固定检测站点的结果时间从29小时增加到47小时,移动检测站点从26小时增加到41小时。

而在病毒追踪方面,接触跟踪系统降至新低,系统只追踪到不到了60%的密切接触者。

据卫报,截至10月14日的一周内,联系到密切接触者的比例为59.6%,低于前一周的62.6%,这是自5月底开展检测和追踪行动以来的最低水平。

卫报还透露,真实的工作数据可能更低。最新报告显示101,494人检测呈阳性,但只有96,521人被转移到接触者追踪系统,其中超过80%的人被要求提供有关其接触者的信息。这意味着找到密切接触者主要凭借的是感染者的记忆力和自觉性。

卫报认为,总体而言,NHS只与46%的密切接触者取得了联系。而今年5月Sage表示,要想让这个被政府称为“世界一流”的系统发挥作用,必须至少联系到80%的密切接触者。

Anna是伦敦一家烘培店的员工,上周,她觉得自己出现了新冠病毒的症状,发烧、咳嗽,极度虚弱。于是她请了假,并通过预约家庭检测包进行了检测。

在请假在家的时间内,因为只是“疑似感染”没有确诊,Anna不能申请政府的“隔离补贴”,只能领取“病假补贴”(SSP),每周95磅,与她的正常工资相差甚远。可是检测结果迟迟不来,Anna就无法无法申请更多补助。

在家休息几天后,Anna觉得自己身体逐渐好转,为了增加收入,Anna选择带病上班。

Anna工作的烘培店在伦敦市中心,她像往常一样乘坐地铁去上班。店里有4个员工,烘培店生意很好,每天来买面包点心的顾客有上千人。就在Anna返回工作几天后,HNS的检测结果出来了——阳性。

同时与Anna一起工作的几个同事现在都被通知进入了隔离状态。但因为烘培店不是“堂吃”,不需要进店消费的顾客进行信息登记,因而Anna服务过的顾客就无法追踪了,与Anna当天同乘一班地铁的乘客们更是无从找起。

曾一起和Anna工作的同事Kitty在接到Anna确诊的消息时正在饭店吃饭,和几个朋友分享一盘寿司。与Anna一起工作做烘培的时候,她们都因为烤箱太热,去掉了口罩。之后Kitty又和Anna一起坐地铁下班回家,然后去参加了一个朋友聚会。

“Anna太讨厌了,明明知道自己病了还要来上班!按规定,等检测结果期间都应该在家隔离的。而且店老板也太不负责了,明知道她生病还不允许她来上班。”Kitty抱怨道,“前天晚上下班后坐在地铁上,她跟我说好高兴自己今天能来上班,因为她前几天病了,以为自己会被停工。我当时就坐在她身边!我听完吓得一身冷汗。”

“但说到底还是政府的检测结果太慢了。 如果Anna能早拿到结果也就不会来上班了。毕竟病假工资那么低,有家室的成年人很难靠那点钱生活吧。”Kitty冷静下来后分析道。

据泰晤士报,即便是乐观估计,英国也有40%的人没有按照政府的规定进行隔离。“经济和照料责任是主要原因”。

目前Kitty已经做了检测,一边隔离一边等待检测结果。和Kitty住在同一间公寓的还有四个人,根据政策规定,Kitty在确诊前只是密切接触者,所以她的室友还不需要隔离,更不会在NHS的追踪系统内。Kitty的室友们也照常出门去上学、去超市。

在Kitty隔离期间,Kitty还是和室友们共享厨房与浴室。开始的时候Kitty还坚持只呆在自己的房间,后来感到心情过于抑郁便放弃了,像往常一样和室友一起生活,只是不再出公寓。

Kitty的室友们也坦然面对了,甚至向以前一样一起开起了派对。“反正住在一起是很难让她一个人隔离的。我们要么都没事,要么都感染了。生活总要继续的。”Kitty的室友们说。

唯一不愿意参与派对的Dan被大家开玩笑地称为“冷场王”。“感染病毒不只是‘接触’和‘不接触’区分这么简单,接触多少量的病毒是很关键的。我只是觉得如果有可能少接触一点病毒都尽量该去做。

我是还年轻,身体也还不错,不怕被感染。但我目前还每天去超市,有时要去学校,如果我携带病毒就可能感染别人。能减少一点点我身上携带的病毒,也许就能救一条人命。”Dan说。

英媒称,除了英国国内的检测追踪系统有严重问题,英国的入境检测也存在重大漏洞。

据BBC,希思罗机场是首个试行机场检测的英国机场,尽管只是为去意大利和香港的乘客提供起飞前的检测,具体执行措施也未定好。

首席执行官Kaye表示:“许多其他国家在重启贸易和旅行的同时,为离境和入境的乘客都提供检测,以确保边境安全。”

但英媒表示, 从新冠病毒爆发至今,英国迟迟未能推出合理有序的入境检测,边境管控十分混乱。

“从飞机上下来后一路畅通无阻。本以为至少有海关让我填一下行程、伦敦居住地址之类的信息,结果只是刷了一下护照就通过了。更别提检测。”凤凰欧洲记者了解到,Jo上周六从德国来伦敦访友,因为德国目前不在英国的隔离名单上,所以Jo得以顺利入境英国。尽管此时德国日增新冠确诊人数已超过7000,柏林也已实施了宵禁。

“在德国国内有几个地区是‘重灾区’,我在德国从那些重灾区回到我所在的城市都要做病毒检测或隔离14天,从德国到伦敦居然什么措施都没有。”Jo补充道。

德国10月21日新增7595例

航空业此前曾呼吁在乘客出发前或到达后进行病毒检测,但遭到英国政府拒绝。政府认为对入境英国的乘客进行检测, 只能测出7%的无症状病例。

据天空新闻,7%这个数据来自疫情爆发早期,英国公共卫生局委托制作的一份模型。“像许多建模一样,它不依赖于真实世界的数据。相反,它通过做出一组假设来简化问题,然后计算在这些条件下会发生什么。”天空新闻说。

据了解,这份模型的计算结果基于几个假设,例如它假设任何有感染症状的乘客都在起飞前就被国外的边境系统筛查出来,无法登机,所以飞往英国的航班上没有感染者,或者只有无症状感染者。

天空新闻认为这个模型有明显缺陷,对政府基于这个模型就决定了入境检测政策感到震惊。

Jo此次从德国来伦敦正是为了拜访密切接触了感染者的Kitty。在伦敦的几日也是与Kitty住在一起。

据每日电讯报, 昨日,德国把整个英国列入“疫情高风险地区”,这意味着从英国到德国的乘客需要提供阴性新冠检测结果,或进行14天的隔离。此前这项规定只针对英国苏格兰等地区。

这项规定从周六之后开始生效,对原计划今天下午乘飞机回德国的Jo没有太大影响。“不过无论如何我回到德国以后都会自费做一次检测的”Jo发消息告诉记者说。据Jo表示,他即将去往的德国城市杜塞尔多夫目前施行有偿检测,一次70欧元。

此时,距离Kitty做完检测已经过去两天,检测结果还没出来,而这几天来一直与Kitty住在一起的Jo已经乘坐地铁,在去机场的路上了。没有隔离,没有登机前检测,他将像一周前来到伦敦那样,一路畅通无阻地回到德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