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连续四天刷新日增记录,但不论宵禁还是封城,学校都绝不关闭!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是的,法国已经连续四天刷新了单日新增记录,连奥运健儿都不如你勇猛。

10月22日,41622例;

10月23日,42032例;

10月24日,45422例;

10月25日,52010例;

最可怕的是,昨天可是周日啊,竟然还能冲刺破五万,欧洲各国都默默不语,甘拜下风。

其实,何止是欧洲,全世界都对法国的疾风速度感到惧怕。

你们算一算,印度13亿多人口,日增也就4万多;美国3亿多人口,日增8万多;而法国人口七千万,单日新增能达到52010,这是个什么可怕比例啊!!!

是的是的,菌菌明白,把日增人数和国家总人口来比较不科学,因为各个国家的医疗条件,国情,检测能力都不同;

但法国这个不断突破自我的能力,是真的很吓人了。

此刻,很想再喝下一碗鸡汤来安抚吓懵的内心,但这碗鸡汤法国政府到底给不给,还真的很难说。

实际日增人数约为10万人

每每遇见这样的窘迫尴尬局面,法国政府都会派出在他们的心中极具权威的救兵——科学委员会。

上一次,科学委员会主席Jean-François Delfraissy出面,是在政府决定实施宵禁之前,老爷爷在接受采访时,“不小心”透露了一点口风。

今早,老爷爷又出镜了。

这一回,他老人家采用了迂回的手法,先着重强调了一下法国疫情的严峻现状:

盆友们,我们正处于非常困难的关键时刻。大家都造了,法国打破了自己才创造了一天的记录,一天就有超过5万例新病例。

但根据科学委员会的估计,实际上,包括无症状感染者,未能检测的感染者在内,我们每天约有10万例新增病例,是现在数据的2倍!这意味着病毒在法国的传播非常迅速。

尽管在9月初时,我们已经预料到会有第二波疫情,但已经连续15天,我们都在震惊之中度过,或许,许多公民还没未意识到未来将发生什么,我知道,这很难接受。

对医生们来说,这种病毒的生命力可能和气温降低相关;

对于政府来说,面对第二次流行病潮,宵禁可能会收紧和延长,而且不排除重新封锁的可能。

等下,主席,小马上周五在访问Pontoise医院时还一口咬定“现在讨论是否要进行区域性或更大范围的重新封锁还为时过早”呢,你们内部能不能统一一下口径!!

无论什么措施,学校都不关!

Jean-François Delfraissy主席虽然戴着口罩,但他的眼神带着犀利,委婉的解释了一下:

我所说的“重新封锁”,与今年三月时的有所区别,要更加灵活。

有些话不要说的太直白,经济必须能够持续下去,否则,经济危机将比健康危机更加可怕。这个,你们不懂?!

如今桌上有两个选项:宵禁 or 封锁。

选项一:将宵禁扩大至全国范围,提早开始宵禁的时间,或者在周末限制出行。10到15天之后,我们再次观察疫情曲线,如果仍然不行,就要采取封锁。

选项二:直接进行封锁,当然,我说过了,比三月份时要宽松一点,增加远程办公的时间,保留一定数量的经济活动。

但在这两种情况下,学校都必须保持开放!!

我们采取的措施越快,它们就越会具有效率。我们将两种可能的主要策略摆在桌上,这些都是“重大的政治决定”。

那个,孩子可是未来的花朵!!!为什么要为难他们!!要不再考虑一下?

主席内心不快,为什么要质疑我的专业?

你们有意见,但同行都表示赞同呢。

主席所说的这位同行,指的是法国大东部大区地区委员会主席,本身也是急诊医生的Jean Rottner 。

今早,Jean Rottner也在采访中表示:

数字无情,疫情就在我们面前,我确信,我们将走向“封锁”。既然如此,那我们大东部大区现在就要讨论这件事,而不是再等上个十五天或者三周,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措手不及。

我为啥这么着急?

你们难道都忘记了,在第一波疫情中,大东部大区是全法最严重的地区吗!!!

看看以色利,以相当严格的禁闭封锁为代价,在15天之内就设法打破了疫情曲线!

我并不是说我们应该在法国这样做,但让我们开始讨论。

我要求这些讨论能够真正在政府,地方民选官员,工会和雇主之间展开。我们不需要每周或每两周的新闻发布会,我们需要对话,咨询和教育。

我的建议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适应当地的情况,在每10万居民中有1,000例阳性病例的地区,就一定要坚持“封锁”。

我呼吁,必须维持某种形式的经济活动和学校活动,保持合适的公共交通,错开工作时间。

Get到精髓了吗?

第二波法式封锁,就是在第一波的基础上灵活变动,让孩子们继续接受教育,让经济继续运转,还能有效的让病毒停止传播!

非常好!等待法国交出令全世界都羡慕的答卷。

万圣节假期之后,学校重新开放吗?

不过!关于学校要不要关闭这件事,法国的专家们的确遇见了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万圣节假期之后,学校到底要不要重新开放?

先别生气,Jean-François Delfraissy主席,您的话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得到了各方验证的!我们慢慢看。

今早,瑞士日内瓦大学全球卫生研究所所长、法国流行病学家Antoine Flahault就表示:

对于我而言,初中,高中和大学在万圣节假期之后都不要开放,可以开始远程授课。但小学是可以保持开放的,前提是6岁以上的孩子们也要戴上口罩。

专家,这个有点难,法国现在只有11岁以上的孩子才强制戴口罩。

除了这一位,全国初中高中以及高等教育工会主席Jean-Rémi Girard也感叹:我们国家的教育部真的是缺乏准备啊。自从我们要求在所有面临风险的部门实施教育连续性计划以来,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啥结果都没出来。

明白,法国效率嘛,正常。

此时,再来回想一下Jean-François Delfraissy主席的话,主席所说的学校,用了Ecole一词,细致点来讲也就是幼儿园和小学,这跟其他专家的观点基本保持一致!并且还得到了欧洲其他国家的认证:

在意大利和波兰,将从今天开始在线开设75%的高中和大学课程;

比利时法语区决定,从本周三开始,初中和高中进行为期三天的在线课程;

就连爱尔兰已经重启为期六个星期的封锁,关闭了所有的机构,却也保留了小学和幼儿园的开放;

全欧洲,也只有捷克选择了从10月中旬开始关闭小学和中学几个星期。

看来,小学和幼儿园真的是无敌啊。

目前,尽管法国的幼儿园,小学,初中和高中都保持开放,大学有50%的课程是远程进行,但法国政府究竟会随大流,还是不走寻常路,我们拭目以待。

各地医疗资源紧张

相比要不要关闭学校,当下更为严重的事情,全都发生在医院里。

如果仔细看一下疫情数据就能发现,法国现在因为新冠病毒而入院的病人越来越多,重症监护病人也在激增。

而且,越是贫困的地区,这样的迹象越明显。

比如,现在的大巴黎93塞纳-圣但尼省。

最近,塞纳-圣但尼的医院都面临着一个严峻的现实:我们再也无法接受新病人了。

Aulnay-sous-Bois市Robert-Ballanger医院的一名急诊医生表示:

这一波疫情没有之前那么汹涌是事实,但它在不断是升级啊,我们不知道会在哪里停止。越来越多的患者,越来越稀缺的床位。很多患者是老年人,需要氧气,护理……但我们不能再接收新病人。

在Ballanger医院,留给新冠患者的床位大约是50张,之前,他们又增加了7张,但两个小时里就用完了。

在塞纳-圣但尼省,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全省160万居民,但却只有100张重症监护病床,哪里够用?

要知道,塞纳-圣丹尼省是法兰西岛里第一波疫情最严重的地方,目前检测阳性率为21%,高于法兰西岛的平均水平17.5%。

面对这样的局势,该省的医疗从业者们开始呼吁:由地区卫生局设立转运站,以便在其他省市寻找床位。

其实,医疗资源紧张的,又何止大巴黎93这一个省呢。

上周,里尔大都市区的Roubaix和Tourcoing两个较为贫困的城市就已经将本市的新冠患者转移到了大区的其他医院,这还是第二波疫情开始以来,全法国的首次转移。

上法兰西大区地区卫生局也宣布:

面对疫情的恶化,里尔大都市区的公共和私立医院启动白色计划。

而最近,大东部大区的疫情也急速恶化,在9月22日至10月23日之间,上马恩省和孚日省的发病率增加了十倍,奥伯省增加了7倍,摩泽尔省增加了5倍,下莱茵省增加了4.5倍,上莱茵省增加了4倍。

今天,大东部大区卫生局也宣布:要求所有医疗机构启动白色计划,以应对明显的疫情反弹。

除此之外,法兰西岛,里昂,格勒诺布尔,圣艾蒂安也都在区域级别重启了白色计划,紧急调动资源,应对艰难的11月。

看吧,医院此刻就如同战场,最难的事,都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

法国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城市

看不到不代表没有发生,当局者也会影响对事态的判断。

那么,要问如今法国疫情最严重的地方在哪?法国公共卫生部用最新的疫情地图为你解答。

还记得上周三,公共卫生部公布的那张精确到市镇的蓝色疫情图吗?

做这张图的时候,最严重的疫情指标依然是发病率(即每10万居民中的病例数)大于250。

但很显然,这样的指标已经无法量化法国的疫情现状了,整张图望过去就能看见,在巴黎,里昂,里尔等地都出现了大量的深蓝色色块,根本没法知道具体哪个城市更严重啊!!!

面对法国人的挑剔,公共卫生部紧急开会,周末加班,终于在今天交出了更新版本。

很聪明,这一次的指标只有一个:

发病率大于1000!

从10月16日至22日这一周里,全法一共有1160个市镇被打上了橙色的圆点,零零散散的分布在整个国土上。

遥想一下三个半星期前,法国只有105个城市的发病率大于1000,妥妥的十倍!

由图可见,相对较为密集区域是里昂和圣艾蒂安附近,这两个大城市受到流行病的影响最大。

另外,三个最为严重的城镇分别是:圣艾蒂安(约有18万居民),图可宁(Tourcoing)和鲁贝(Roubaix)(约有10万居民)。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这张图里只用颜色标注了大致的范围,而没有精确的数字。

公共卫生局说了:我们不想将那些城市“污名化”,以保护那些检测呈阳性患者的隐私。

很好,这很法国。

最后,附上来自外交部的友情提醒,希望大家都能安全健康的走过疫情。

-End-

ref:

https://www.bfmtv.com/sante/autour-de-100-000-cas-par-jour-pour-le-president-du-conseil-scientifique-la-france-est-dans-une-situation-critique_AV-202010260097.html

https://www.bfmtv.com/sante/covid-un-epidemiologiste-plaide-pour-que-les-colleges-et-lycees-ne-rouvrent-pas-apres-la-toussaint_AV-202010260111.html

https://www.20minutes.fr/sante/2893431-20201026-coronavirus-grand-allons-vers-confinement-selon-medecin-president-region-jean-rottner

https://www.20minutes.fr/sante/2893467-20201026-coronavirus-conseil-scientifique-surpris-brutalite-deuxieme-vague

文|木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