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宇通 善创新者行久远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英国伦敦大街上行驶的宇通客车(2019年10月摄)。

宇通客车驶过芬兰赫尔辛基街头(2019年10月摄)。

宇通L4级自动驾驶巴士示范运行(2019年5月摄)。

宇通客车驶过古巴革命广场(2016年6月摄)。图片均由宇通提供

9月8日,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在京举行。会前,由河南郑州宇通客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通”)自主研制的高端公商务客车T7全程护送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前往人民大会堂。这是宇通客车多次参与国家重大会议和活动的一个剪影。

如果把时间拨回1963年,或许人们难以想象,一个以维修为主的小作坊,乘着改革开放春风,如今已成长为123个产品系列覆盖各个细分市场、年产能突破5万辆、大中型客车国内市场占有率达37%的行业领军者。采访中,宇通人说的最多的是创新。唯有坚持创新,品牌方可长盛不衰。正是依靠创新,宇通从小到大、由弱变强。其奋斗发展史,是中国客车工业发展的缩影。

以宇通为代表的中国客车企业拥有国际视野,积极布局全球。“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加快“出海”步伐。他们不仅为海外提供优质产品、技术和服务,还带去全新的生活方式与多样的文化体验,助力全球美好出行,更是努力把中国制造打造成中国品牌。

穷则思变 闯出一片天

新中国成立之初,百废待兴。交通运输面貌十分落后,能通车的公路不过8万公里。客车大多由国外卡车底盘改装而来,且不能批量生产,当时主要的运输工具还是畜力车。

从1953年起,国家开始有计划地进行交通建设。在此背景下,河南省交通厅郑州客车修配厂于1963年成立,同年成功试制出河南省第一辆JT660型长途客车,填补了河南省多年来不能生产公路长途客车的空白。

这家从事客车修理和配件生产的小厂子,正是宇通的前身。

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国家放开了对汽车工业的合资限制,行业里出现一批走“技术引进—合资—合作生产”道路的企业,这让在计划经济时代习惯了购、销靠国家指标“包办”的老企业进入“寒冬”,其中就包括宇通。

穷则思变。面对经济体制转型的重大考验,宇通选择了变革。变革围绕产品和内部体制机制展开,不是小修小补,而是大刀阔斧。首先把试制车间分离出去,采用承包方式,开发出一片“试验田”。

变则通,通则久。体制机制的束缚一旦被冲破,内生的创新活力便会持续迸发。90年代初,中国国内人口流动活跃。由于铁路运力有限、航空价格偏高,公路出行成为首选。但如果是长途客运,乘客长时间栖身在狭小的座椅上,难免不适。

能否设计生产出一种卧铺客车,让大家上车可以睡,“躺着”就能到终点。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宇通瞄上长途客运市场巨大需求,瞅准商机,加紧设计研制,推出了自主研发的卧铺客车。一经推出,广受市场欢迎。之后,宇通又对卧铺客车进行了多次改良升级,开启了长途客运新时代。一直到卧铺客车退出历史舞台,宇通卧铺客车的市场占有率始终保持在50%以上。

卧铺客车的问世,让宇通收获了开拓市场的第一桶金,更重要的是行业影响力显著提升。但此时的宇通深知,要想做大做强,变革不能止步,眼光必须长远。

1993年,宇通抓住国家实行股份制改革试点的机遇,率先在行业内进行股份制改革。4年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客车行业首家上市公司。

基于以上两次变革,宇通快速发展的步伐更显稳健从容。凭借上市后的融资,投建占地1700亩、亚洲规模最大的新客车生产基地,并于1998年正式启用。当年产能迅速提升至4700辆,成功实现规模升级。

2003年,宇通以1.5万辆的国内销量首次登顶,成为中国大中型客车销量领跑者,并持续至今。

自主研发 创新不停步

抓创新就是抓发展。只有做到自主研发、自主创新,产品在市场上才会有更强竞争力。对此,宇通有清醒认识。“在自主研发上,我不怕投入,要做中国客车第一,你得有真功夫。”宇通董事长汤玉祥表示。

为此,宇通每年将营业收入的3%-5%作为研发经费,建立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客车安全控制技术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国家电动客车电控与安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多个研发创新平台,承担46项国家和省级科研项目,参与制定123项国家和行业标准,拥有2117项有效专利。

随着绿色、环保、节能的理念逐渐深入人心,新能源的推广是大势所趋。早在1997年,宇通便开始研发新能源客车,2年后推出首款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纯电动客车。截至去年底,已累计推广新能源客车超13万辆。“我们兴建了国内规模最大的节能与新能源客车研发和制造基地,有力推动了新能源客车的普及。”宇通市场需求与产品管理中心高级产品经理李刚强介绍,氢燃料电池客车也已在多地投运,加速推进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化进程。

近年来,孩子上下学路上的交通安全问题备受社会关注。“我们在2005年成立了一支专业校车研发团队,但当时国内并没有相关的技术标准,真的是摸着石头过河。”李刚强谈到,团队通过深入研究国外校车安全技术标准,并结合中国学童自身特点、交通环境等要素,打造出国内首款“大鼻子”校车。贯通式钢制大梁、360度全方位无盲区、防遗忘系统……从第一代到第三代,宇通校车的设计日趋人性化,更加安全可靠。在国内,几乎每两辆校车中就有一辆来自宇通。

在很长一段时期里,高端公商务车市场被合资品牌垄断。2015年,历时3轮11年、投入100名技术人员参与研发的宇通T7正式上市,一举打破垄断,填补了中国自主品牌高端公商务客车空白,成为国内外高端会议及活动服务用车“标配”。

除了产品创新,技术研发同样可圈可点。今年7月,宇通收获了2019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新能源、汽车等领域的核心部件,需要采用激光焊接和切割技术才能满足其性能和加工效率要求。经过近13年的产学研用攻关,我们联合湖南大学、深圳大族激光在该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宇通技术体系工艺部副部长刘炳伟表示,联合研制生产的系列高端装备,打破了国外对激光切割技术及设备的垄断,大批量替代了进口,取得良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

这并非宇通首次摘得国家级奖项,4年前,其《节能与新能源客车关键技术研发及产业化》项目也曾获同等殊荣。此外,宇通推行了国内客车行业首个电泳标准,使产品使用寿命、防腐防锈性能得到全面提升。

善创新者行久远。当前,5G、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方兴未艾,宇通主动拥抱科技,积极开展智能化、网联化、自动驾驶等研究和应用,推出高端智能网联公交和L4级自动驾驶巴士,为智慧交通贡献整体解决方案,为未来出行探索更多可能。

客车“出海” 与世界同行

在海外,宇通坚持“一国一策”的个性化设计,即每进入一个新的国家和地区,会派团队对当地气候、路况、客户习惯、法律法规等进行全方位调研,以此为依据制定产品策略,优化出口车型。

15年前,宇通客车走进古巴。如今,在古巴的大街小巷,20余款、1万余辆各式各样的宇通客车往来穿梭,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而宇通也成为当地人心中“客车”的代名词。

古巴地处加勒比地区,常年高温、高湿、高盐,起初车辆经常出现漆面脱落和锈蚀现象。经过反复设计打磨,团队采用整车阴极电泳技术,大幅提升车辆防腐防锈性能,并通过加强地板骨架有效解决了潮湿、载重问题。

整车出口外,宇通在当地还开展全散件组装业务,组织管理、技术人员赴华培训,为古巴交通车制造领域节省1500万—2000万美元外汇,并带动了古巴客车产业的发展。对此,哈瓦那大学经济系副主任何塞·波索认为,组装工厂为古巴创造了大量就业,对促进当地经济发展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古中两国企业合作更加趋于全面和深入。

“我们已实现从‘要啥卖啥’到‘啥好卖啥’的转变,真正为客户创造价值。”宇通非洲大区经理朱文然表示,在非洲,团队会关注给客户的各项配套服务能不能跟上。对于交通基础能力不足的,宇通致力于帮助客户建立这种能力。凭借这种理念,宇通已在非洲近50个国家建起销售服务网络,朋友圈不断扩大,越来越多的企业尝试购买中国客车。

欧洲是世界客车工业的发源地。从2010年打开欧洲市场大门,到俄罗斯世界杯完美亮相、出口英国第500辆客车交付,再到纯电动客车相继进入北欧四国,疫情期间拿下欧洲单笔纯电动客车最大订单,宇通用可靠舒适的产品和细致周到的服务赢得了欧洲用户的认可与信赖。

今年7月,宇通在法国朗斯设立了欧洲首家区域配件中心库。宇通欧洲区服务经理杜景军表示,中心库的设立,将满足欧洲客户的日常配件采购、紧急调拨和批量订单车辆的配件需求,也将大大缩短配件供货周期和有效服务距离。

目前,宇通客车已批量销往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累计出口超7万辆,日益成为当地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中国客车走出去的典范。

“与世界的每一次互动,与客户的每一次交流,对我们来说都是学习的过程。”在宇通海外市场总经理王文韬看来,服务全球美好出行的过程中,最大的收获就是发现了与世界共同前行、共同进步的机会。(本报记者 史志鹏)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10月30日   第 10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