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家乡的河流变清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image.png

数据来源:水利部、农业农村部

清水绕村,流水涔涔,家乡的河流是不少人的乡愁记忆。

农村水环境事关农村人居环境、乡村产业发展。乡村河流点多面广,长期以来欠账多、基础弱,治污任务艰巨。如何治好、管好农村河湖,补上乡村水环境短板?记者到浙江、江西、湖南等地进行了采访。

治污见成效

解决水环境治理的“末梢”难点,河流活起来、美起来

一推开窗,跃龙河蜿蜒而过,桂花香迎面扑来,湖南长沙浏阳市镇头镇双桥村村民郑伙亭感叹:“环境变好了,生活更舒心了。”

曾经,跃龙河是条“酱油河”,住在河边的郑伙亭苦不堪言:“河里漂着垃圾袋、塑料瓶,臭气熏天,都不敢用河水洗手,夏天也不愿开窗户。”

“以前洗澡、洗衣的污水、鸭棚鸡圈里的粪污都直接排到了河道沟渠里。全村47条沟渠、120多口山塘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污染。”双桥村村委会主任罗军山介绍,“小微水体的污染,不仅影响生活用水、农田灌溉,更影响村容村貌和群众的健康。”

镇头镇镇长赵舟飞坦言,污水收集处理设施欠缺,种养殖小散乱,面源污染较重,治理农村水体污染,必须攻难题、补短板。

如今,走进郑伙亭的家,洗碗池、洗衣池全装上了水龙头,厕所改成了冲水式,“看,这条绿色管道从墙上盘到地里,这是污水收集管。生活污水通过它集中送到小型污水处理厂,达标后再排放。”

政策支持,双桥村投入460多万元,改厕改水,铺设管网,完善农村污水处理设施。此外,当地鼓励养殖场开展废弃物循环利用,推广太阳能杀虫灯,减少农药使用量。目前跃龙河水质稳定达到Ⅲ类标准。

变化不仅发生在跃龙河。长沙市新建、扩建污水处理厂,开展畜禽养殖污染治理,16.02万处小微水体基本实现了活起来、净起来、美起来。

小微水体看上去小,但点多面广,治理难度大。水利部河湖管理司有关负责人介绍,盯住农村河湖治理,解决农村河湖脏乱差、非法种植养殖等问题,从“毛细血管”着手,解决水治理的“末梢”难点。

消除农村黑臭水体,各地铁拳出击。在浙江德清县,蠡山漾一度变成了黑臭河。德清县水利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胡忠锋介绍,通过清退养鱼、养鸡场,清除污泥,置换水体,蠡山漾从内到外变美了。

治理农村河湖,各地创新机制。浙江省云和县启动“以鱼保水”工程,将云和湖2.5万余亩水域承包给周边33个村,专门生态养殖湖水“清道夫”——鲢鱼和鳙鱼。33个村集体联合组建公司,3056位村民都当上了股东,他们自发组织成立护渔队,与县里的渔政部门协同管理乱捕滥养带来的污染。“实施‘以鱼保水’工程三年,蓝藻再也见不着了。” 紧水滩镇金水坑村村民谢伟峰说。

治理农村水环境,源头治理见成效。目前全国农村生活垃圾收运处置体系已覆盖90%以上的行政村,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超过65%,近30%的农户生活污水得到有效管控,2.5万个行政村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已经完成,农村河湖更清更净了。

水畅焕生机

河湖整治让水清岸绿,生态线成了“致富线”

随着水环境整治的持续推进,一条条河畅了、水活了,为乡村聚拢人气,带来财气。

在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菰城村,东苕溪沿岸白墙黛瓦,清水绕村,农家乐“绿色鱼庄”里客人满座。“以前村里不少河沟脏乱差,夏天常发大水,没啥挣钱路子,我只好到外面去打工了。”农家乐老板李建中说,经过河湖整治,村里的绿水青山又回来了,他返乡开起了鱼庄,生意越来越火。

这一切都来自于东苕溪的变化。“以前河道淤积严重,排水不畅,两岸还有违章建筑、垃圾堆,没有好生态哪有好发展?”菰城村党支部书记陈新龙说。

整治打出“组合拳”。先给东苕溪清理淤泥,连通沟渠,东苕溪宽了,水活了,排水通畅了;给堤坝加宽加高,汛期不用提心吊胆了;再给河流换新貌,两岸栽种绿植花卉,新建亭台楼榭。“水环境焕然一新,激活产业发展,村里已经发展了2家民宿、4家农家乐。”陈新龙说。

吴兴区水利局水旱灾害防御科科长吴永祥介绍,近些年,通过苕溪清水入湖等工程,全区完成河道清淤380公里,清淤土方523.3万立方米,疏通连接多个漾区,恢复水域面积达65万平方米。

苕溪蜿蜒入太湖,一路上“穿珠成链”,造就一个个水美乡村,辐射带动沿线乡村的旅游休闲和经济发展。

“国庆假期房间爆满,不少都是回头客。”说起自家生意,浙江安吉县新丰村村民韩迎春喜笑颜开,“很多客人从上海、江苏等地过来,就是看中我们这的水乡田园风光。”

近些年,新丰村将包括西苕溪在内的67个大小河湖水塘清淤贯通,堤岸整治绿化美化,过去村民“卖石头”,如今吃上“生态饭”。

不仅在苕溪,一条条河湖生态线变成了“致富线”。在浙江,开化县马金溪“百里黄金水岸线”年接待游客550万人次,营业收入超33亿元;诸暨黄檀溪畔有农家乐50家左右,带动农户收益5000万元左右。截至目前,浙江已完成648条美丽河湖建设,累计绿化提升滨水带682万平方米、滨水公园630多处。

完善防洪基础设施、治理河道、连通水系、打造水景观……党的十八大以来,水利部对4300多条中小河流重点河段进行了治理,提高了农村河流防汛排涝能力,改善了河湖面貌,为乡村新业态发展奠定了基础。

制度管长远

河长守护河流健康,确保清水长流

“浏阳河,弯过了九道湾,五十里水路到湘江”,在浏阳河第一弯环抱的湖南浏阳市高坪镇只见清波荡漾,岸柳低垂,健身道上,三三两两村民悠闲散步。

“河边倒了一堆砖瓦,快点派人处理!”前不久,高坪镇镇长张义根在巡河中发现问题,赶紧拍照、记录问题,工作人员调取监控,锁定偷倒垃圾人员,责令清理。多竿钓鱼、非法使用地笼捕鱼……作为镇级河长,平时巡河中,张义根发现了不少问题。

浏阳河支流三叉河上,湖南省长沙县金洲村村民刘新龙手持竹竿,立在船头,认真做着河道保洁工作,“每天清理一次,打捞从上游漂来的垃圾、杂草。”

农村河湖要治更要管。湖南省长沙市水利厅有关负责人介绍, 浏阳河流经102个村(社区),当地建立“河长+河道保洁员”机制,定期巡河,时间、路线、发现问题、办理进展都一一登记在手机软件中,打通河湖管护最后一公里。

随着河长制的推行,长沙采取了关闭砂石场、封堵排污口等一系列举措,确保浏阳河清水长流。从过去“伤痕累累”到如今水清河畅,浏阳河水质连续18个月达到Ⅲ类,国控、省控断面水质优良率为100%。

河湖问题点多面广,如何及时发现、处理?高技术助力河长巡河。“往右边点,再高一点,有白色垃圾,请派人清除……”无人机轰轰掠过水面,画面显示在手机屏幕上。在江西遂川县,北澳陂河长王荣平介绍,无人机成了新“眼睛”,能及时发现各类问题线索。

遂川县河长办负责人张晓曲介绍,不少河段处于山区,单靠人力巡护,难免存在监管盲区。去年以来,遂川县投入近500万元,建成智慧河长制综合管理信息平台,“无人机+大数据”助力河长精准巡河。

据统计,全面推行河长制湖长制以来,各地设立乡、村级河长湖长和巡河员、护河员120万名,涌现出一大批民间河长湖长和志愿者。水利部有关负责人介绍,基层河长湖长、社会志愿者等已成为守卫河湖的重要力量,在推动河长制湖长制从“有名”向“有实”转变、强化河湖管理保护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记者 王浩 制图 张丹峰)

《 人民日报 》( 2020年10月30日   第 18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