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了!小马哥官宣法国再次“封城” 10月30日至12月1日!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今晚,小马哥又双叒叕要讲话了。

上一次讲话是两周前,也是一个周三,菌菌记忆犹新,因为加班+做听写,累到想哭。

现在,菌菌又一次趴在电脑前,等着小马哥俊俏的脸庞再次出现,并在心中默默祈祷:求,这是未来一个月里,小马哥的最后一次出镜!!!

吐槽归吐槽,明眼人都能感受到:仅仅时隔两周,法国的气息变得不一般了。

上上个周三的下午五点左右,巴黎街头的车流量明显减少;

而今天下午五点,小马哥讲话的两个小时前,小巴黎与大巴黎之间已经堵了435公里。

如此直观的飞跃,全都是因为那些本以为此生不会再重来的“封城”记忆再一次被唤醒:

整整两个月被困在巴黎宅小逼仄的公寓里,闷到想借隔壁家的狗子下楼透气……

巴黎人不愿画面重播,于是他们选择在小马哥官宣之前,逃离这座硕大而繁华的城市。

讲真,事情发展到今天的局面,简直诡异。

上周五,小马哥去探访医院时,还态度坚定:现在谈全面封锁为时过早;

昨天上午,整个法国媒体都还是“提前宵禁时间+周末封锁+学校开放”的风向;

哪知道,昨晚九点左右,推特就爆炸了:小马哥要讲话!政府要重启封锁!大学关闭!

180度的急转弯,刹车都来不及踩,只能紧急喊出“坐稳扶好”,就想带着全体国民通关,法国政府啊,你们果然是老司机。

可以这么说,今天一整天,大家几乎已经写出了三张A4纸的措施,就等小马哥今晚盖章签字了。

至于猜的准不准确,有没有出入,一切都随着爱丽舍宫的直播有了解答。

20:00,熟悉的画面准时出现。

左后方的红白蓝国旗,右侧的手语翻译,屏幕下方神速的字幕组,以及深色西装,面色沉重,正襟危坐的小马哥,是的,是这个画风。

聚精会神,用心记下讲话记录,所有重点都在这里:

最新疫情信息

该病毒正在法国传播,传播速度跟我们最悲观的预测差不多;

与第一波不同,现在在所有地方,所有地区都处于警戒线,这将使我们不堪重负,比第一波更致命;

夏天制定了与病毒一起生存的策略,并不断改进。我们是欧洲测试最多的国家之一,我们做了一切可能的事情,但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对这种流行病不知所措;

如果不及时限制病毒的传播,预测在11月中旬,将有9000名患者接受重症监护治疗,几乎达到法国全部的医疗服务能力。

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责任是保护所有法国人民。尽管有争议,但我今晚仍要承担这一责任。

法国将永远不会采取群体免疫政策,仅限制有传染风险的人不是我们的选择;

我们正在努力增加重症监护病床数量,法国将增加10,000张重症监护病床;

措施

从周五开始(10月30日),全法实施居家隔离,隔离时间至少持续至12月1日;

隔离期间将限制出行,必须持有出行证明,只有必须的出行才被允许,上班,就医,照顾家属,购买生活用品,搭乘飞机等;

禁止私人聚会;

幼儿园,小学,初中和高中保持开放;大学校园关闭,进行远程教育;

广泛开展远程办公;

养老院可以探望;

每月为企业提供高达10,000欧元的支持;将为自由职业者和商人制定一项特别计划;

欧盟边境继续关闭;

除了万圣节假期归来,不能从一个地区到另一个地区。在这个归来的周末期间会有一定的容忍度;

酒吧,餐厅和非必要服务关闭。

没有意外的,最后的结尾依然是共和国万岁!法兰西万岁!

感觉,法国政府已经被逼至绝境,不得不重新走上封锁隔离这一条路。

毕竟,如今的法国是真的很危急了。

根据LCI的信息,今天,法国正式超过了3,000名重症监护病患的门槛,达到3,036例(24小时内+127),同时也超过了20,000例的住院标准,达到20,184人(24小时内+1229)。

要知道,法国总共也只有5800张重症监护床位,目前新冠患者占用率已经过半。

此外,法国公共卫生部的数据已经出炉:

截至10月28日14时,法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235132例,2145例重症病例,单日新增36437例,累计死亡35785例。

哎,又是很高。

真的希望,在实施居家隔离之后,法国能够缓缓重归平静。

不再有可怕的数字,不再有出行证明,不再有无法达成的拥抱,更不会有离别和哭泣。

从“解封”到再次“封禁”都发生了什么?】

“在公司中永远不会存在零风险。” 在8月20日的《巴黎竞赛杂志》(Paris-Match)采访时,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是否有预言两个月后会发生什么?

自5月11日法国解除封禁以来,国家元首及其政府已竭尽所能,避免法国重返春季所经历的局势的风险。

4月-5月:放心行事

5月11日,在法国政府为了使法国人能过上正常生活而做好准备解除封禁的同时,一些人已经提出了不同意见:法国还远未摆脱新冠困境。重新封禁的概念仅仅在媒体中以小笔画勾勒出来而已。因为法国人太需要解封了,法国政府也太需要解封了。

4月23日,在法国政府发言人希贝斯·恩迪亚耶(Sibeth Ndiaye)在《世界报》(le monde)上表示:“延长封禁这是假设的一部分,特别是如果某些地区发生了集群感染”。

6月至7月:“我们将无法重新进入封禁状态”

在夏季,这种流行病似乎已得到控制。法国的科学界似乎赞同第二波疫情可能不会像第一波那样猛烈。

6月4日,法国科学理事会主席让·弗朗索瓦·德尔夫拉西(Jean-François Delfraissy)在《巴黎人报》(le parisien)采访中,排除了重新封禁的任何可能性。

他对记者说:“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将无法在法国再一次进行封禁。” “这是第一次,这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别无选择,付出的代价太沉重了。”

7月2日,法国总统马克龙试图也想做到这样的绝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及是否会重新封禁时。他表示:“什么都不应排除。”

国家元首解释说,“目标是竭尽所能地避免封禁”。关于被问及病毒重新加速传播时,国家元首表示:“我们正在为一切做准备。”

尽管采取了所有语言上的预防措施,但很明显,政府排除了像春季封禁这样的任何可能性。卫生部长奥利维尔·韦兰(Olivier Véran)在RTL电台上宣布,他正在准备“一个计划,以防流行病反弹,以不惜一切代价避免再次封禁” 。

7月8日,新任总理让·卡斯泰(Jean Castex)在BFM电视台上宣布,“针对性的方案已经准备就绪”,但不会出现例如3月的封禁”。

8月:“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避免重新封禁”

在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巴黎竞赛杂志》(Paris-Match)采访之后,总统正在努力灌输大家必须对新冠疫情严肃对待。

8月27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总理让·卡斯泰(Jean Castex)宣布,该病毒在法国的发病率开始令人担忧地上升。他谈到每周入院的患者人数时说:“这不是爆炸,而是趋势。”

“9月是恢复的月份。我们希望在安全的环境中将其扩大到最大。显然,我们有责任预见所有假设。”总理表示:在卫生部的支持下,法国将采取更大的措施。

8月29日,总统在媒体面前发布了警告:特别是在重新封禁方面,无论是针对性的还是全国性的,爱丽舍宫并没有完全关上门。他向《巴黎人报》保证,“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避免重新封禁” ,但“从理论上讲,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排除在外”。

在这些问题上,总统透露了更多的信息,如果这种流行病非常剧烈地恢复,到再次使医院系统饱和的时候,全国性或区域性重新封禁就可以得到证实。

9月:“我们不想限制国家”

随着时间的流逝,学年的开学进展相对顺利,但数字仍令人担忧。部长们们认为疫情正在反弹,但有待确定其程度。即使如此,它仍然不适合进行重新封禁。

9月5日,卫生部长奥利维尔·韦兰表示:要求法国人格外小心,对是否封禁的问题仍持绝对的态度。

“我不能设想进行全面的封禁,总统也不希望考虑进行全面的封禁措施,我认为他是正确的。除了封禁措施我们还有其他方法可以阻止病毒传播,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对其进行监视。”

9月24日,在马赛的酒吧和餐馆关闭(备受争议)宣布之后,总理让·卡斯泰(Jean Castex)首次唤起了与春天类似的重新封禁可能性。爱德华·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的继任者坚称:“我不希望三月份封禁再来一次。”

总理警告说:“舆论必须非常谨慎。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我们可能会陷入春天封禁来临的境地。这可能意味着必须重新封禁,必须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9月27日,卫生部长奥利维尔·韦兰(Olivier Véran)在媒体联合采访时明确地拒绝了“第二波”一词,称医院绝没有像3月份那样饱和。卫生部长甚至坚持说:“我们不想限制国家”,但不排除局部措施,特别是在艾克斯-马赛。

他向媒体保证:“我们不想完全停止法国人的经济,社会,文化和体育生活。”

10月初:“我认为我们不需要重新封禁”

流行病的复发变得越来越明显。随着病毒的发病率和检测阳性率增加,医院再次面临超负荷的情况,医院开始执行“白色计划”。限制的措施在增加,政府正在努力收紧政策。

10月8日,卫生部长奥利维尔·韦兰在接受BFM电视台采访时仍继续排除重新封禁的选项。

他申明:“我完全不认为我们需要重新封禁,我绝对不想要它。”他承认,“当人们对这种流行病做出预测时需要冒风险”。

卫生部长补充说,他一直担心“自八月以来”的局势。但他坚持认为,部长们不希望“广义封禁”。鸭鸣报(Le Canard Enchaîné)上周透露的内部记录让人想起在有危险的地区进行局部监禁的可能性。

10月12日,总理让·卡斯泰(Jean Castex)在接受法国资讯网(France Info)采访时警告说:根据流行病现状,可能会采取“其他措施”。

总理随后重申,“必须要千方百计避免全国封禁”,但包括局部封禁在内,不排除任何的可能性”。

10月底:从假设到实现

10月16日,法国经济与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在BFM电视台上宣布,他更愿意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即宵禁,而不必在冬天来临时由于医院饱和而需要重新封禁。

他警告说:“我们必须要绝对避免法国重新封禁,因为这将对社会和心理产生重大影响,并对经济产生难以承受的影响。”

10月22日,在面对法国新闻台LCI提出的质疑时,政府发言人加布里埃尔·阿塔尔(Gabriel Attal)坚持认为:“现阶段,还没有重新封禁的计划”。

10月24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Europe 1电台的麦克风上确认,现行措施(特别是宵禁)也许会得到加强。在地理上进行扩展,或者通过针对性的措施来抑制流行病传播速度最快的地方。” 然后补充说:“现在说我们是要转向全面封禁还为时过早。”

10月28日,是法国人首次解封后的第五个半月。鉴于新冠疫情的恶化,超出了许多专家的预测。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将在今晚成为“重新封禁先生”(Mr. Reconfinement)。

你们看,法国就是这样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今天。

有悬念吗?应该感到惊讶吗?

并不。

要说有,那大概是遗憾和无奈吧。

彩蛋:

看图说话。

-END-

文|陈雨/木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