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政府:畸形胎儿也禁止堕胎。欧美多国女性堕胎权受到新威胁,2020年了,母子人权谁说了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上周五,大批民众在波兰首都华沙举行的抗议活动,抗议法院决定禁止几乎所有原因的堕胎,这是波兰数十年来最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活动。

2020年了,在欧美众多国家中,还在以“尊重生命”与“生育自由”对立,还有不计其数的女性对于自己的生育没有支配权,即使冒着生下一个畸形儿的危险。

“这是妇女权利的悲伤日”—欧洲委员会人权事务专员邓贾·米贾托维奇表示。

自10月22日波兰法院裁定“畸形胎儿也禁止堕胎法案”以来,成千上万的妇女在华沙以及全国各地进行大规模抗议活动。因为这意味着在波兰,人工流产仅在两种情况下是合法的:怀孕威胁到母亲的生命和健康,以及一名女性在遭受强奸或乱伦之后怀孕。

在华沙举行的抗议活动中,戴着口罩的抗议者举着标语牌

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上周三,全国有43万人参加了反对该禁令的400多场示威游行。而在线支持者也在使用#ThisIsWar的标签来表示与游行者团结一心。

然而,波兰的疫情也正处于爆发状态,单日新增1万以上,累计确诊病例超过34万。

推特上的#ThisIsWar活动,女性温暖的力量

波兰总统安杰伊·杜达在上周五“放宽”了自己的立场,但同时提出的一项同样具有争议的法律修正案草案:在婴儿具有“致命缺陷”并在出生后不久死亡的情况下使堕胎合法化。

该修正案将意味着在以下情况下人工流产仍然合法:产前检查或其他医学迹象表明,该儿童很可能仍然出生或死于无法治愈的疾病或缺陷,从而不可避免地直接死亡。

杜达同时还声明:“对于每个母亲,每个父母来说,这都是极其微妙和痛苦的情况。在致命性缺陷的情况下,孩子的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因此,保护他的生命超出了人类的本能。”

波兰堕胎权利的形势

由三位波兰女生成立的“The Abortion Dream Team”,专门帮助女性如何健康的进行人工流产。她们通常每个月都会接到约400个电话,来自寻求建议和帮助的女性。团队成员Justyna Wydrzynska表示:上周小组在三天的时间内接到了700通来电。

其中一些人是由于胎儿缺陷而刚到医院堕胎的妇女,直到10月22日波兰最高法院对堕胎实行全面禁止之后才被告知要停止手术回家。

“她们生气又伤心,她们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们不能吃药,因为(她们的怀孕)超过20周,因此对她们来说可能是危险的。” Justyna Wydrzynska非常心疼及同情。根据英国国家卫生局的数据,在服药14周后,服用流产药的妇女需要做进一步手术的可能性更大。

事实上,在最近的法案变更之前,波兰的堕胎法律已经具有限制性。根据联合国专家的一份声明:据估计,每年约有100,000名波兰妇女出国终止工作。

根据波兰新闻社引述波兰卫生部的数据,2019年波兰医院中超过1,110例合法流产,其中约98%是因为胎儿缺陷而进行。在这些情况下,宣布解雇违宪的决定意味着在波兰几乎不可能进行“合法”堕胎了,除非发生强奸,乱伦或对妇女生命构成威胁的情况。

提出这一改变的立法者认为,允许胎儿畸形流产是一种歧视,侵犯了未出生婴儿的生命权

“这充满了愤怒和沮丧。”

波兰妇女与计划生育联合会的成员Urszula Grycuk说到,“即使想在这个国家怀孕,妇女也会担心她们无法获得诸如产前检查等服务。许多人可能会出国获得专业的怀孕护理。”

波兰是除马耳他之外的唯一拥有如此严格法律的欧盟成员国。在马耳他,即使妇女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也完全禁止堕胎。

美国堕胎权利的形势

波兰最近一周剥夺生殖权利的举动同时也是对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堕胎权利的一系列打击。

而就在上周,由美国、巴西、埃及、匈牙利、印度尼西亚和乌干达等30个国家,共同发起及签署了一项国际宣言—《日内瓦共识宣言》,对堕胎权提出质疑,肯定“家庭和成功的力量”。协议中强调:“繁荣社会”和“表达保护生命权的基本优先事项”。这项宣言还指出,各国承诺重申“没有国际堕胎权,国家也没有任何国际资助或便利堕胎的义务”。

在美国,堕胎比在欧洲更具争议。

直到2019年,已经有28个州拟定或是出台了反对堕胎的禁令。

尤其是堕胎权利的绝对反对者—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即将任命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生殖权利中心美国诉讼高级主管Julie Rikelman表示:“现在美国对堕胎权格外关注。”,“在联邦法院的各个层面上,我们现在都有不支持堕胎权的法官甚至大法官,因此,基本的联邦宪法权利受到危害,这种情况已经有几十年了。”

欧洲堕胎权利的形势

而在欧洲,特别是中欧和东欧,已经进行过很多次,为了减少女性堕胎的合法权利以及加入新的障碍而做出的各种举动。

斯洛伐克议会就在10月进行投票反对拟议的限制措施,这些限制措施要求妇女在堕胎前必须等待96个小时,禁止诊所“宣传”堕胎服务,并要求妇女为寻求堕胎的理由辩护。

2019年9月在斯洛伐克举行反对堕胎的抗议活动,要求禁止堕胎

自2010年以来,欧洲各个国家及地区有对于堕胎的权利进行放松的,也有实行限制措施的。比如,亚美尼亚,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等几个国家,妇女必须先满足一些条件才能获得流产服务。

在德国和法国,堕胎相对容易,并进行了改革了一些消除障碍,虽然也还是禁止广告宣传,但医生会在他们自己的网站上提供服务。

而像以往对堕胎比较严格的爱尔兰和塞浦路斯在内的国家已经放宽了允许堕胎的年龄限制。而在疫情期间,英国,爱尔兰和法国等其他国家或地区暂时修改了法律,允许在家中服用流产药。

益普索全球顾问公司(Ipsos Global Advisor)最近对来自25个国家及地区近17,500人的调查发现,有44%的人认为妇女应该在任何时候允许堕胎,而有26%的人认为在某些情况下(例如强奸)应该允许堕胎。

由波兰引起的火苗会在全欧洲甚至全世界蔓延,也许会有觉醒,也许会引起更多的争论。但无论如何,越来越多的女性在觉醒,她们知道身体是属于自己的,应该拥有生而为人最基本的权利。

-END-

Ref:

https://edition.cnn.com/2020/10/31/europe/poland-abortion-protests-scli-intl/index.html

https://edition.cnn.com/2020/11/01/europe/abortion-rights-poland-us-slovakia-intl/index.html

https://edition.cnn.com/2020/10/23/politics/us-international-anti-abortion-declaration/index.html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文|安联的球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