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or、Gucci和Burberry …整个时尚圈都要为这个爱尔兰女教师定制衣橱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11月1日,法国封城的第三天,西尼德·伯克(SinéadBurke)一位26岁的爱尔兰女教师登上了《观察者》杂志(The Observer)的封面。想必大家从照片已经看出了封面人物的特别之处。

除了在爱尔兰的一家小学为十一二岁的儿童传授知识,她还是一个作家。上个月她推出了一本专为儿童写的书《打破模式-如何在这个世界寻找你的位置》(Break the Mould – How to TakeYour Place In the World)。

“语言是强劲的武器,它不仅能为我们的社会下定义,还能定义社会!“

“Language is apowerful tool. It does not just name our society. It shapes it.”

“这本书值得所有人阅读”,她说。

除了是作家,她还是时尚杂志、秀场前排的常客。2019年9月,她登上了Vogue时尚杂志的封面。

她是时装周的宠儿,维多利亚·贝克汉姆(Victoria Beckham)和她合作发行了自己的播客《我》(As Me),第一期采访的就是她。

梅根也亲自接见她。

我的目标是改变整个时尚界!

“My goal was to change the entire fashion system”

从很久以前在网络上开设个人时尚博客《小人物》(Minnie Mélange)开始到今天,她的个人社交网站已经有全球20多万粉丝的追随。

英国《Vogue》主编爱德华·恩尼富(Edward Enninful)在巴宝莉(Burberry)秀场前排遇见伯克(Burke)后,就任命她为特约编辑,希望她“通过残疾人的眼界塑造时尚”提供建议。

她与市值100亿美元的Gucci集团负责人Marco Bizzarri的相遇,签订了一个持续发展协议。Sinéad穿着GucciCruise系列定制的蝴蝶结缀饰天鹅绒连衣裙走上了Met Gala的粉红色台阶。

 她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参加时尚界奥斯卡颁奖典礼的迷你人。

除了混迹时尚圈,她还是一个社会活动家。2016年接受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邀请去白宫演讲,出席了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就是穿着那件特别定制的Gucci 绸缎礼服裙),还做过一次 Ted Talk 演讲《WhyDesign Should Include Everybody》(为什么设计要考虑到每一个人),被观看超过150万次。

为什么时尚要追随她?

Sinéad是发育迟缓症患者(又称侏儒症),身高只有3.55英尺,约1.05米,长大后也只能买31码的童鞋。其实这个世界上每出生15000个婴儿,就有一个是侏儒。

她的头发修剪得一丝不苟,复古而华丽。Sinéad年轻的时候,是英国流行组合辣妹(Spice Girls)的狂热粉丝。人生的首个圣餐礼,长辈允许她拿零花钱买喜欢的礼物,按照家里的规矩,她必须给四个兄弟姐妹买礼物。最后,所有人都收到了辣妹的专辑Spice World的家庭录影带特别版,封面就是Posh(维多利亚·贝克汉姆)。过了20年,或是命运使然,Sinéad把满头长发剪得像Victoria Beckham那样。

过生日的时候,她想要的礼物是美国版和英国版的《Vogue》九月刊。对她来说美国版太厚重了,要捧读十分困难,于是她站在杂志上面,惊呼:“看啊,我好高!”

她为时尚深深着迷,也可以说对时尚的方方面面了如指掌,《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也曾形容她或许可以是位理想的编辑,甚至时尚杂志的企业高层。

她来自一个七口之家,父亲Chris是家里的另一位迷你人,Sinéad是大女儿。她的弟弟妹妹是保险精算师Natash、验光师Niahm和Chris,最小的Chloe今年20岁,还在读书,以后也想当一名验光师,但他们都是普通人的身材。相比自己的身材,Sinéad用“平均的(average)”这个形容词来形容自己的弟妹们。

这对父母发现,Sinéad有太多生活需求难以得到满足了,比如永远得不到合适的校服——最终,他们在1997年创办了爱尔兰生长受限协会(Irish Association for Restricted Growth),很快大家一致同意把这个有些拗口的名字。改成爱尔兰小个子协会(Little People of Ireland)。11岁时,Sinéad曾经考虑接受某种野蛮手术,拉长自己的腿。

父母把最终决定权留给了她:“我意识到,我做这项手术不过是让自己与别人‘同化’,让别人更接受我的身体残疾,但再长三英寸也不会带来多大的改变。所以我想好了,如果别人因为我个子小就不喜欢我,那是他们的问题,和我没关系。”

请注意,那时她只有11岁。过去的特别,成就了今天的她。

她曾在都柏林大学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攻读博士,专业是儿童在小学教育阶段的权利,因为这样的专门研究比起针对更高阶段教育的研究要少很多。她的目标是建立新的教学模式和方法学。这也来源于她本人在小学的教学经历,她的外形给她所任教的班级带来很多改变。“对我来说,倾听孩子的声音始终很重要。你认真对待他们的话,他们会很投入地学习和参与。”

“我很幸运,因为我确实很热爱教育,”Sinéad说,“制定课程的人并不一定完全了解班级里不同孩子的需要。我教的是贫困地区条件不好的11岁男生,有些人学习还可以,有些人学习有困难,而我本身就有与常人不一样的观点,我一定会让课程安排合适他们,合适我自己。”她的生活故事总是离不开共情和尊重。

她说:“爱尔兰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部分原因是新兴科技公司的涌入。但真正的改变,还应该来自民间,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改变。婚姻平等和妇女身体自制的前提,是他们能在餐桌旁进行一些的艰难对话。比如一家人在一起吃饭谈论他们的孩子的婚姻问题时,女孩能大声告诉父母:“我16岁时,曾需要或者想要堕胎。”

“要使爱尔兰成为一个真正的包容性社会,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用实际行动成就自己的儿时梦想

Sinéad出生的1990年,一位女性玛丽·鲁滨逊(Mary Robinson)出任总统。

“一个由爱尔兰妇女选举产生的总统。妇女们没有摇摇欲坠,反而震撼了整个体系。”

她感到自己很幸运,是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复杂社会变革后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尤其是2015年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和2018年法律允许堕胎自由化之后。

这位雄心勃勃的社会活动家从来就是一位热情的时尚迷。从15岁以来,Sinéad就开始在本子上记录她想做到的事,到今天她实现了不少:

 “参观Coco Chanel的公寓,受邀参加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Met Gala)……见到辣妹和美国时尚主编Anna Wintour面对面坐下聊聊。”这个本子现在还有什么没实现的呢?

一旦武装上了足够的知识,梦想就没有那么遥不可及了不是吗?

-END-

Ref:

https://www.theguardian.com/fashion/2020/nov/01/sinead-burke-my-goal-was-to-change-the-entire-fashion-system-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文|GEMS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