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后校园霸凌激增,受害女孩讲述心酸历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任宛)调查显示,法国每年大约有十分之一的学生(约70万人)遭受校园霸凌。最近受封禁、卫生限制措施等影响,校园霸凌事件激增。

2020年秋季,法国虽饱受新冠疫情影响,但学校依旧照常开学。为保证师生的健康安全,学校尽全力实施卫生限制措施,当然,这也是目前的首要任务。

但这些防疫措施无法限制学生间的接触、游戏、争吵、侮辱…..甚至霸凌。每天繁琐的卫生限制让学校忽视了其他问题的存在,例如校园霸凌、网络霸凌。

受疫情影响,学生们每天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严格遵守卫生条例、避免聚集……但在此期间,分班制度、社交媒体成为了校园霸凌肆意蔓延的温床。据统计,戒严期间,网络霸凌事件增长了40%。

20年如一日坚守在教育法第一线的律师瓦莱丽·皮奧(Valerie Piau)表示:“越来越多的家长前来询问校园霸凌、网络霸凌咨询。”通常,这些家长通过校方了解到孩子受到校园霸凌的事实,而此时,长时间的霸凌已对孩子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例如:厌学、抑郁等。

近年来,校园霸凌受害者逐渐低龄化。瓦莱丽·皮奧表示:“近5年来,在我经办的案件中,40%是受到霸凌的小学生,极少数情况会出现幼儿园霸凌事件;其余的40%是初中生,其中初一、初二的学生占大多数;最后20%是高中学生。我发现近5年来,霸凌案件量有所增加,尤其是网络霸凌。此外,女孩子受到性、性别歧视的案件数量增加,女孩子往往是虚假传言、声誉被贬损的受害者。”

瓦莱丽·皮奧认为,手机使用者低龄化是导致校园霸凌事件激增的原因之一,年级较小的学生,尤其是7、8岁的孩子,不具备正确使用社交媒体的能力。但他们过早地开始使用社交媒体,并不计后果地发布生活、校园资讯,这会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此外,网络上随处可见的成人影片对青少年的危害也是不可忽视的。

正值11月5日世界反校园霸凌日之际,身为人文科学院的学生玛格丽特(Marguerite)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讲述了自己曾遭受到的校园霸凌。

玛格丽特12岁那年,当她像所有同龄孩子一样怀着欣喜又焦虑的心情迎接新学期的第一天时,她的噩梦已经悄然开始了。她进入新班级几个小时后,她便意识到身边的同学似乎并不友好,甚至有些同学会一直盯着她。她回忆道:“我来自外省,我并不了解巴黎校园的氛围。”她发现周围的巴黎女孩都非常苗条,甚至薄如纸片。她说:“我很小的时候就进入青春期了,我初潮时才9岁,所以当时我与班里其他女孩的身型完全不一样。我有胸部,并且大腿开始变粗。”

起初,玛格丽特尝试着接近同学,但她发现自己是徒劳的,根本没有人愿意接近她。但玛格丽特并不害羞,相反,她非常外向。她说:“我对所有的事情都很感兴趣。当时,我有自己独特的爱好。我喜欢阅读,尤其喜欢历史类的书籍,我经常迷失在自己的想象中。我有点像个怪胎。”

一周后,玛格丽特终于交到了一个朋友,但是她知道这段友谊并不会长久。玛格丽特开始发现总有一群男孩子试图接近她,并嘲笑她道:“你又丑又胖。”多年以后,当玛格丽特翻阅当年的照片时,她突然发现当时的自己身材匀称且偏瘦,可以穿36码、甚至34码的衣服,经常做运动,身体状况良好,根本不是别人口中的胖子。

但当时年仅12岁的玛格丽特相信了别人的嘲讽,认为自己就是别人嘴里的那个“丑陋的胖子”。渐渐地,玛格丽特开始逃避上课,并告诉父母自己病的很重、没有办法下床。后来,终于有一位学校管理员发现了玛格丽特的异样以及经常在食堂被戏弄的事实,最后她每天回家吃饭。

但骚扰者们并未就此罢休,在公共场所故意绊倒玛格丽特成为了这些人的新游戏。玛格丽特回忆道:“在那段时间里,我萌生了黑暗的想法,我曾考虑过自杀。我也曾请求上帝,希望这一切可以停止。”

后来,玛格丽特告诉父母有同学试图扇她耳光。玛格丽特说:“当时,我的父母给我转了学,把我送进了一所寄宿学校。我当时以为所有的痛苦终于可以结束了,但它依旧伴随着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读高中时,我完全不敢和男生接触。他们说我看不起他们,但事实上,我是被他们吓怕了。我不敢接近他们,因为我怕他们伤害我。”

玛格丽特花费好几年的时间平复心中的焦虑,她说:“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我开始交朋友,我逐渐开始信任家人以外的人。”更重要的是,玛格丽特开始为自己做规划。“我想学习人文科学、环游世界……这些目标让我意识到尽管困难重重,但我的未来仍充满希望。”她说。

这位19岁的年轻人表示:“我们必须学会接受所有发生过的事情,我是校园霸凌的受害者,但我战胜了这些苦难。我知道还有许多人经历过更糟糕的事情,但无论如何,你都要学会向别人倾诉,不仅要讲出发生过的事实,还要讲出事情的后果。你一定要让成年人理解你被欺负的痛苦。”

如今玛格丽特在回忆起这段经历时表示:“虽然我是被霸凌者,但我认为我胜利了。相反,那些骚扰过我的人,他们却输了。因为我成功地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初中毕业后,我的一位朋友曾询问过一个霸凌过我的人,当时为什么对我做那些 不好的事情,那位欺负过我的同学顿时脸色惨白,并表示他不是唯一一个欺负过我的人。”

然而,并不是每一位校园霸凌受害者都可以像玛格丽特一样摆脱过去的阴影、开始新生活。因此,校园霸凌的预防工作是非常有必要的,法国专家为此提出以下建议:

每所学校至少任命一名反对校园霸凌的负责人。

在学生联络人材料中,添加“霸凌”主题的相关信息。

学校每年开展一次反对校园霸凌的相关活动。

改善当地警察局、宪兵队对霸凌受害者的接待条件,并加强警察局、宪兵队与学校的合作。

在所有小学推广“小调解员”或“使者”制度。

学校出版打击校园霸凌年度报告。

像北欧国家一样,开展有关情绪、愤怒、压力、与他人关系的相关课程。

对所有监管学生的人员进行反对校园霸凌培训。

近年来,激增的校园霸凌事件也引起了法国政府的关注。2019年7月26日,法国对相关法律进行了大量的修改,校园霸凌相关罪行回归教育法典。

-END-

文|任宛 转载自旅法华人战报(ID:DailyFR)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