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确诊破8万是这么来的!疫情下欧洲购买力出炉,法国排15…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小伙伴们,法国昨天的数据让许多人感到吃惊与小恐惧: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达1748705例,新增86852例!新增病例数字直逼10万,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数字惊人事出有因…

别急,这数字并非24小时的新增,而是前两天法国当局预告过的:法国公共卫生署系统错误的修正,8万多里面有相当一部分数据是滞留数天后才被昨日记录上去。

经调查发现,数据系统目前已处于饱和,公共卫生局已无法及时收到检测结果。此次新冠数据滞留是由于巴黎公立医院集团(AP-HP)方面造成的,该集团的服务器负责收集法国实验室的数据,统一发送给卫生局。而每天公布的数据都是最近24小时内的,没算上的部分可能是一两天之前甚至很多天之前的。

令人担忧的是,上周以来囤积未被及时记录的测试数量竟高达30万之多,而这里面有数以万计的阳性案例也随之囤积。也就是说目前是陆续补上了这些囤积的数据。当然,这改变不了总数依旧在快速攀升的事实。

公共卫生署负责人表示,今日晚间就开始着手解决这个问题,但也许存在短暂几天内还会陆续补上囤积数据的现象,但他们会尽最快速度修复系统彻底清除问题。

01

实验室药房到处“抓人”

由于实验室与药房人手很是短缺,双方在大力招募学生以维持新冠测试工作照常进行。

位于Argenteuil(Val-d’Oise)的Biogroup实验室总是人满为患。该社区的居民聚集在此,人头攒动,目的只为做PCR测试,并确定他们是否感染呈阳性。自新学年开始以来,少数学生已经向不堪重负的教职员工伸出援手。

例如一些刚成年的医学生,负责将拭子插入患者鼻孔的工作长达近一个月了。学生们之间口口相传介绍这个赚外快的机会,因为薪水高,每小时约20欧元,对医学生而言专业又对口。而且,在当前形势下,这份工作实用又积累简历经验。

几周以来,实验室和药房一直在疯抢招募已通过大一考试的医学、药学、牙科学的学生。工作量通常是每天数小时,一周好几天,然而随着需求量的增加,工作量也是越来越大。

在法国主打临时工工作的StaffMe网站上,仅法兰西岛大区就打出了200多个招募广告。

一部分学生表示,随着11月课程逐渐增多,后面的支援工作会变得困难复杂。选择坚持留下的学生则表示,这份工作可以在疫情经济大衰退下给自己赚外快。

StaffMe网站总经理让-巴蒂斯特·阿哈德(Jean-Baptiste Achard)表示,春季测试量的确低得可怜,然而现在测试数量庞大,每周要进行100万次测试,实验室与药房人手明显不足。所以呼吁广大医学院学生支援帮忙。

02

学生乱窜聚会管不住

91省萨克雷Saclay地区的警员们观察发现,学生们难以遵守禁足封城的规定,例如他们发现十几个大学生喝酒聚会,其中多数人没戴口罩,完全无视了总统马克龙的讲话以及政府对“6人以下聚会”的限制。

然而警方也表示理解,毕竟都是年轻人,人生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就突然失去了面对面授课的机会,不能聚会不能出门游玩,控制力差忍不住也在意料之中。

学生宿舍门口,大批吸烟年轻人聚集,看到巡查的宪兵队出现马上四处逃窜。宪兵队表示住宅区也同样时常发现6人以上聚会,大声喧闹。因体谅年轻人遵守规定不易,宪兵队会时常监督与提醒,以谆谆教诲为主旋律。

自第二次疫情浪潮以来,感染主体人群逐渐从老年人转向了年轻人,这与法国年轻人普遍认为自己有年龄优势而放松警惕有着直接关系。大量年轻人因不遵守防护措施与禁足封城的规定,偷偷搞派对而长期为人诟病,被医学专家与媒体批评缺乏责任感。其中不少人颇感委屈不服气,认为自己才是受害者,牺牲了太多。

03

圣诞新年大餐怎么办

禁足封城何时结束,一切未知。那么问题来了:一家团圆的圣诞大餐跟新年大餐怎么操作?

许多人开始担心是不是要跟传统大餐牛啊羊啊说永别了?因为限制出行,人们不得不告别了假期旅游的计划,那么就只剩下两个传统:圣诞大餐、新年大餐。

一年中最后这么几天的快乐就在于此了!一家人开开心心到肉铺、超市、集市买大餐所需食材,家禽海鲜琳琅满目。那天晚上就是家庭大团圆,一家人举杯畅饮,把酒言欢。可是人数怎么办是个问题。不能多人聚餐,可是这种场合往往就是聚众……

此外,有些过节需要购买的东西已经被划分到“非必需品”范围里,不能买了,怎么办?降级的大餐,面临消费力严重缩水的可能性,对商家而言本打算趁此机会大赚一笔,不想雪上加霜。家畜养殖者普遍表示担忧,如果今年圣诞节不复存在,形势不容乐观,此外他们还要担心禽流感可能造成的损失。

虽然贝类养殖者没有禽流感的担忧,但对他们而言,全年60%-70%牡蛎的销量,就靠这两个大节日撑着。

而对于饮料商,冲击一样很大。自不必说疫情以来餐馆受挫而影响的酒水服务,以及所有跟酒水类挂钩的行业。啤酒商担心的是圣诞市场销量盈利就占了年营业额的30%,法国酒馆总代表马克西姆·科斯蒂尔斯(Maxime Costilhes)表示很担忧。

04

小商家联合禁止“黑色星期五”

4个市中心与购物商城的小商家联合会要求政府禁止“黑色星期五”,并将网上销售限制为“必要性商品”,以限制恶性竞争。他们认为既然要限制就要做得彻底,免得商家趁此机会钻空子统统跑到网上促销。在《 Dimanche杂志》发表的材料中显示,这4个联合会要求能够从11月12日起能重新开卖“非必要性”商品。

据他们表示,这些组织首次意见达成一致,旨在谴责食品等生活必需品行业外的企业封锁关闭之际,亚马逊与阿里巴巴等平台享受的偏爱。黑色星期五的销售期(11月底)和圣诞节礼物的准备工作变得异常艰难:那些大型竞争在线平台,现在正加倍宣传以吸引自己的客户以及夺走被迫关闭者的客户。

他们认为,这就是为什么有必要颁布禁止2020年黑色星期五之禁令的原因。在较短的时间内,他们还必须通过“暂停所有业务”来消除两种类型业务之间的“结构性不平等”,特别是在税收和土地使用规划方面。

10月底,工业部长帕尼埃-鲁纳歇(AgnèsPannier-Runacher)对外承诺,已经停止了法国亚马逊黑色星期五的广告宣传。

经济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在一次周日的采访中表示,将亚马逊作为替罪羊不是解决方案,该公司仅代表法国在线贸易的20%。为了鼓励本地小商店的数字化,政府计划从周二开始在专用站点上列出有效可行的解决方案,每家企业在尚未数字化的短板方面可获得500欧援助。

至于“非必要性”行业是否重新营业,经济部长没有提到11月12日这个日期,不过他强调说届时将需要“新的健康规则”。他举例说,可能考虑增加接待的客流量,每位顾客限制一定的活动范围,或者通过预约进入商店等形式。

05

法国人均购买力在欧洲排名第15位

根据调研公司捷孚凯 (GfK)的《欧洲购买力欧洲2020年研究》,在2020年,法国的人均年均购买力为19404欧元,是在所观察的42个欧洲国家中排名第15位。

购买力为经济学上的术语,即是取得收入之后购买货品和服务的能力。购买力是将税收,慈善捐款和获得的国家补贴扣除后的可支配收入的度量。

这项研究是根据2020年7月的数据进行计算的。与2019年相比,法国下降了4%,即-902欧元。这家调研公司将下降主要原因归于冠状病毒危机的后果。GfK专家Markus Frank解释说:“冠状病毒危机对家庭的净可支配收入产生了重大影响。”

「75,92,78是法国最富有的地区」

巴黎(Paris 75),上塞纳河省(Hauts-de-Seine 92)和伊夫林省(Yvelines 78)是法国最富有的三个地区,首都的人均购买力为31,099欧元,92省和78省分别为27,333和24,819欧元。

法国按地区划分的人均购买力TOP10©GfK

圣但尼(Seine Saint-Denis 93)终于摆脱了法国倒数第一的位置,由法国中部省份克勒兹(Creuse 23)所代替。法国第23省的购买力最低,平均每人每年只有15,737欧元。

法国的人均购买力为19404欧元,在所观察的42个欧洲国家中排名第15位。但是,法国的可支配收入仍然比欧洲平均水平高出近40%,并且受大流行影响的程度低于其他欧洲国家。

欧洲的平均水平是每人每年13894欧元。与去年的修订值相比,这表明名义上下降了-5.3%,同样主要是由于疫情的大流行。

欧洲人均购买力TOP10©GfK

「欧洲平均水平13,894欧元」

列支敦士登再次以人均64,240欧元的购买力位居欧洲第一。该国的收入远远超过其他国家,其收入超过欧洲平均水平的4.6倍,是乌克兰人平均购买力的37倍以上。

与去年一样,瑞士和卢森堡登上前三名的领奖台。所有排名前十的国家的人均购买力至少比欧洲平均水平高出至少50%。

2020年的新变化是:爱尔兰以人均21,030欧元的购买力进入第九名,芬兰成为第十名。

调查中有16个国家的人均购买力高于欧洲平均水平,而有26个国家的人均购买力低于欧洲平均水平。乌克兰以人均购买力1,703欧元排在最后,落后于科索沃和摩尔多瓦。

「列支敦士登64,240欧元」

最后,研究还着眼于新冠疫情对不同国家购买力的影响,数据显示差距很大。购买力最高的列支敦士登和瑞士是受危机影响最小的两个国家。列支敦士登受冠状病毒影响比欧洲平均水平低85%,在瑞士则为74%。

冰岛和挪威的表现不佳,疫情影响指数分别比欧洲平均水平高58%和63%。这两个国家受到大流行的影响严重,其本国货币兑欧元的贬值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土耳其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其疫情影响指数比欧洲平均水平高2.8倍。

06

“我们没有更多的客户了”

自健康危机爆发以来,就像所有与旅游业相关的机构一样,出租车业务也急剧下降。60岁的出租车司机贾维德(Javed)表示:“在宵禁期减少了20%,在第二次封禁中,减少了80%。我们的客户是游客,商务客人以及所有从剧院,电影院或往返机场的乘客。所有这些地方都已经关闭或几乎也没有人了。”

36岁的出租车司机Yvenson总结,我们没有客户了。“虽然我们还去火车站,但是SNCF宣布它将只运行30%的火车。因此,即使在这里,也没有希望了。”

11月6日,巴黎里昂火车站。现年36岁的伊文森(Yvenson)明白:他将等待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有一位客人。

60岁的老司机穆斯(Moïse)表示:“今天等了10小时,我才接了2单生意,赚了30欧元。” 昨天,我的全天收入是50欧元。在疫情危机之前,每天营业额在150到250欧元之间。“几乎所有的商户都是关闭的,能到哪里找到客户?在今天的六月和九月,情况有所改善。但灾难再一次来临”。

“除了每个月的车辆贷款,我还要还房贷。”他解释说,并在汽车遮阳板上拿出一封信。自由职业者的社会分担金账单…超过25,000欧元。“有些人为此自杀……我很担心,”穆斯承认。

11月6日,巴黎巴士底广场。60岁的穆斯等待了将近3个小时仍没有客人。前面的10小时他只赚了30欧元。

52岁的让-克洛德(Jean-Claude)身后还有几辆等候客人的空车,大家都充满着痛苦的神情:“这太可怕了”。他在两个半小时前开始等客人,现在仍然零收入。“在疫情之前,在这里最多等待15分钟”。“顺便问一下,冬季开始了吗?如果开始了,房东无法在冬季驱赶不缴房租的房客” 他的声音有点僵硬,问道:“恐怕本月我将无法支付公寓房租了。” 如果我被赶出去,我将不再能够看到我的四个孩子。在漫长的等待客人中,他承认考虑过自己的未来。“即使我喜欢司机行业,我也可能不得不辞职。我已经开了19年出租了。我今年52岁,谁还会要我?”。克洛德正在考虑转行成为一名公交车司机。

11月6日,巴黎巴士底广场。40岁的Benoit,前一天在Orly等待了9个小时接到一位客人。

40岁的Benoit估计待客有两三个小时了。他微笑着说:“仅按月租金,汽车的租金为1,700欧元,房租为800欧元,”他解释说。因此,我别无选择,明知没有客人也要出来碰碰运气”。昨天,我在奥利机场,从早上6点等到下午3点,才接到第一位客人!“我今天尝试在巴士底这里试一试,但好像所有的地方都一样。“

巴黎G7出租车预订中心承认其活动下降了50%以上:“叫车请求几乎处于停滞状态。”但法国政府已经部署了援助,出租车司机可以申请团结基金,可免除一定的社会或雇主份子钱(2,400欧元),并且可再推迟贷款6个月。

“自10月份以来,政府提供了援助,对我们有了实质性的改善。但是总的来说,局势仍然非常困难,“ CGT出租车公司的Karim Asnoun对未来表示不乐观。“我们想知道何时才能恢复正常”。

彩蛋

1. 今年圣诞,圣诞鹿表示很犹豫:大家都远程工作了,咱是彻底失业呢?还是部分性失业呢?

2. 文字游戏:“我做了瑜伽,身体变得更轻盈!”“我拉了臭臭!”

文|陈雨/奔放的辣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