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后欧洲有人欢喜有人沉默:那个熟悉的美国会回来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澎湃新闻

欧洲当地时间11月7日下午,在经历了数天的纠缠之后,美国各大主流媒体终于宣布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胜利者。消息传到欧洲,从伦敦到罗马,从马德里到斯德哥尔摩,从巴黎到布鲁塞尔,欧洲的政治首脑们纷纷第一时间向乔·拜登发去祝福。其中,上任没多久的比利时首相亚历山大·德克罗(Alxander De Croo)在欧洲中部时间下午6时29分发出祝贺的推特,拔得欧洲头筹。此时距离美国各大电视台宣布拜登获胜仅仅过去了一个小时。欧洲各国政府如此快速地做出反应,让许多美国民众也放下了心来——事实证明,特朗普自己认不认输根本无关紧要,拜登已经是欧洲多国公认的下任美国总统了。

但是,要说谁是这次欧洲最先发出贺电的国家首脑,答案可能会出乎意料——斯洛文尼亚总理亚内兹·扬沙(Janez Janša)。他在11月4日就发出了贺电,但是对象不是拜登,而是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当时,特朗普全然不顾多州依旧在点票的事实,在全国电视讲话中宣布自己胜选。扬沙也成了唯一一个对他表示支持的外国首脑。而截至笔者发稿时,扬沙依旧没有对拜登发去贺电。

要说扬沙为什么要这么急于宣布特朗普胜选,理由也很简单——扬沙自己本来就是右翼民粹主义政治家,而且特朗普的现任妻子梅拉尼娅是斯洛文尼亚人。

除了扬沙之外,他的好友,同属右翼民粹主义的匈牙利首相欧尔班·维克托(Orbán Viktor)同样保持着沉默。截至笔者发稿时,欧尔班没有任何的表示。

这次欧洲大部分国家政界对拜登胜选热烈的反响,就像是一个在水下憋了许久的人探出头来吸到第一口气,凸显出欧洲过去4年的焦虑以及对未来的期许。同时,少部分欧洲领袖的沉默,也反映出欧洲内部的政治分裂。

法国总统马克龙以英法双语发出了祝贺的推特。文中甚至用上了感叹号,激动之情可见一斑。

法国总统马克龙以英法双语发出了祝贺的推特。文中甚至用上了感叹号,激动之情可见一斑。

忍了四年后,欧洲熬出头了?

细看欧洲各国领袖发去的贺电内容,出现最多的两个词就是“合作”以及“多边主义”。现任欧洲理事会主席(俗称欧盟总统)夏尔·米歇尔(Charles Michel) 的贺电推文就很有代表性。

“欧盟已经为构建一个更坚实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做好了准备。欧洲希望我们共同协作面临当下许多挑战,其中包括新冠、多边主义、气候变化以及国际贸易。”

仔细看看,这四项被点名的挑战,都是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不屑一顾的。欧洲人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夏尔·米歇尔在欧洲中部时间11月7日傍晚6时59分发出贺电,动作也算很快。

夏尔·米歇尔在欧洲中部时间11月7日傍晚6时59分发出贺电,动作也算很快。

可以说,过去的这4年,失去了美国支持的欧盟愈发发现自己在国际舞台上力不从心。

作为世界头号强国,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与中、俄、日等国际舞台上的其他主要力量之间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其中和美国关系最为紧密的,大概除了英国之外就是欧盟了。在20世纪上半叶,美国正是通过两次世界大战成为超级大国。二战后,通过马歇尔计划以及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美国从经济以及军事上都将西欧的这些盟友们与自己绑定在了一起。

进入新世纪后,虽然欧盟并不一定在所有事情上与美国保持一致。比如当年小布什出兵伊拉克就遭到了法国等国的激烈反对,最终迫使美国只能绕过联合国拉上英国自行出兵。但是,在大部分的事情上,政体相同、文化相融的欧洲和美国,一般都会争取共同进退。

近年来,欧盟在环保问题上走在世界前列。2015年在巴黎市郊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195个成员国成功地达成《巴黎协定》。当时美国奥巴马政府第一时间站出来为《协定》背书,也起到了很好的表率作用,美欧之间这也算是互相帮助。同时,为了维护自身周围的地缘政治稳定,欧盟也经常需要美国的帮助。近年来欧盟周围各种大小事端频频发生,更是进一步强化了美国这个盟友的作用。不论是在乌克兰问题上与俄罗斯角力,或是与中俄共同解决伊朗核问题,欧盟都是和美国共同进退。

但是,所有的这一切自从2016年特朗普上台之后都变了。倚重传统能源产业的共和党内部本来就有许多人认为气候变化只不过是科学家“发明”出来吓人的假话。特朗普上台之前就放话要退出剥夺美国工人工作的《巴黎协定》,上台之后也兑现了承诺。这就让作为盟友的欧盟很不高兴。尤其是将《巴黎协定》视作自身一大功绩的法国。特朗普上台之后,马克龙在2017年就邀请他访法,也是为了能说服特朗普改变立场,不过依然无济于事。美国最终在2020年11月4日,也就是总统大选的次日,走完所有程序,正式退出了《巴黎协定》。

2017年6月12日法国左派《自由报》头版报道了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标题以石油污染下的红字写上了“再见,美利坚。”代表了欧洲舆论对美国此举的普遍不满。

2017年6月12日法国左派《自由报》头版报道了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标题以石油污染下的红字写上了“再见,美利坚。”代表了欧洲舆论对美国此举的普遍不满。

经济上,面对特朗普高高举起的贸易保护主义大旗,欧盟虽是美国亲密的盟友,但是也并没有被区别对待。从德国的汽车到法国的红酒,美国对欧盟诸多明星出口商品挥舞起关税大棒以示威胁。当美国对华为以及5G发起攻击后,欧盟也成了战场。当本来经济上对自己态度就恶劣的美国突然对自己的内部事务指手画脚,欧盟各国也多有不满。

不过要说特朗普上台之后,欧盟对美国最不满的还要数外交。首当其冲的就是美国单方面退出欧洲耗费十数年心血才达成的伊朗核协议。从2003年英法德三国首次与伊朗开始谈判开始算起,到2015年最终达成伊朗核协议,欧盟为了实现伊朗的无核化,努力了12年。实现伊朗无核化,解除国际社会对伊朗的制裁,对欧盟来说不光有益中东的稳定,同时也是向欧洲企业打开了一个巨大的市场。2015年伊核协议达成后,德国的汽车企业,法国的军工企业,无一不是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

举个例子,协议达成后,多年因为国际制裁而饱受器材老化之苦的伊朗国家航空公司伊朗航空就马上订购了200架民航客机,其中120架订单下给了欧洲企业——100架来自空客,20架来自法意合资飞机制造商ATR。不过,2017年,特朗普就宣布美国有意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2018年起,美国重启对伊朗的最高级别制裁。这让欧盟120架的飞机订单基本全部打了水漂。

在叙利亚内战中,特朗普领导的美国政府也不顾法国反对,撤出了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人地区,放任土耳其军队在当地的行动。

可以说,特朗普当总统的这4年,欧盟不顺心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特朗普的单边主义,摧毁了许多欧洲国家努力多年才达成的外交成果。现在特朗普败选,欧洲各个主要国家领导人的反应完全可以理解。拜登承诺在上任后将马上带领美国返回《巴黎气候协定》。同时,拜登领导下的美国对伊朗的态度也将软化,甚至有返回伊核协定的可能。

欧洲领导人们松了一口气——他们熟悉的那个美国,似乎要回来了。

极右翼保持沉默,主流政党吃了“定心丸”

从此次欧洲首脑对拜登当选的反应来看,我们同时可以看出欧盟内部在意识形态上的分裂。虽然大部分欧洲政治首脑都对拜登的当选表示热烈欢迎,并第一时间发去贺电。匈牙利、斯洛文尼亚以及波兰三国就显得没有那么高兴了。匈牙利以及斯洛文尼亚的情况上文已经说过了。波兰现在同样是极端保守的右派政党掌舵。波兰总统安杰伊·杜达(Andrzej Duda)虽然对拜登发去了祝贺,但是用词非常小心保守。全文没有出现“当选”一词,仅仅是祝贺拜登“完成了一次成功的总统竞选”。同时,他还专门强调“我们现在还在等待选举人团的最终提名”,让人感觉他是不是在避免刺激特朗普。

波兰总统杜达在推特上对拜登当选的祝贺,语气明显比其他欧洲首脑要平和以及小心。

波兰总统杜达在推特上对拜登当选的祝贺,语气明显比其他欧洲首脑要平和以及小心。

而欧洲那些在政府中没有职位的主要极右翼政客,比如法国的马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以及意大利的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纷纷保持了沉默。美国作为西方世界的领导者,其一举一动对于欧洲政治可以说都有着指标性的意义。2016年特朗普当选后,欧洲的民粹主义以及极右翼政客颇有深得我心之喜。此后欧盟内部的极右翼势力也的确愈发强大,极右翼政党以及民粹主义政党甚至在意大利这个欧盟第四大国夺取了政权。

因此,现在特朗普在美国大选中失利,对遏制欧洲极右翼以及民粹主义势力的发展也会有正面的作用。同时,拜登领导的美国预期将会更加坚定地支持欧盟解决内部极右翼崛起的问题。这也是欧洲许多主流政党以及领袖都如此欢迎拜登当选的另一个原因。欧盟内的主要大国在未来一两年内都要进行选举,拜登在美国的胜利,也算是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法国时政周刊《要点》9月17日号的封面故事标题为“坐在火山上的美国(我们也被牵连)”点出了美国与欧洲之间唇亡齿寒的关系。

法国时政周刊《要点》9月17日号的封面故事标题为“坐在火山上的美国(我们也被牵连)”点出了美国与欧洲之间唇亡齿寒的关系。

总结来说,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一举一动都关系了全球的安宁与稳定。现在拜登击败了不按常理出牌,随心所欲的特朗普,对于欧洲来说,正面意义大于负面意义。因此,欧洲人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作者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现居巴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