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后美欧能否”重修旧好”? 美媒直言:美国靠不住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604986720621891.png

(图:Getty)

海外网11月10日电 四年以来,由于特朗普政府奉行“美国优先”政策,美国与欧洲盟友出现越来越多分歧。美国大选似乎让人看到,新政府有可能重新拥抱多边主义,甚至与欧盟“重修旧好”。事实真的如此吗?美国《大西洋月刊》驻伦敦编辑汤姆·麦克塔格(Tom McTague)8日撰文指出,美国在世界扮演何种角色引发的严重问题,不会因特朗普政府被击败而消失,“靠不住的不是特朗普,而是美国本身。”

“特朗普主义”仍存在

“‘看到希望’是大部分国家对此次美国大选的主流想法。巴黎协议、伊核协议,甚至是被削弱的多边主义理念,都可以重新焕发生机。”文章开篇就指出,对于那些相信会看到希望的人来说,新政府出现显然是重要时刻,然而,大选接近尾声,也给人留下无法摆脱的恐惧,即世界还没有看到特朗普政府最后的一面。

“特朗普政府在大流行中的表现和全球经济衰退都意味着,‘特朗普主义’依旧顽固地存在。”文章称,世界各国领导人认为,特朗普并不是美国与世界关系出现结构性问题的根源。美国大选前夕,该文章作者曾与美国、欧洲数十位官员进行交谈,结果也显示,几乎所有人都承认,仅仅因为大选,美国在全球的角色所引发的严峻问题并不会消失。

文章认为,过去四年里,柏林、巴黎、布鲁塞尔和伦敦已经形成一种“记忆”,即在气候变化和贸易等问题上,不仅与美国合作,还能与之对抗。美国的盟友们甚至学会如何在华盛顿“冷漠”所留下的空间里继续运作。美国曾经可能扮演过“调停者”或“救世主”的角色,但如今,它往往表现出的是缺席、破坏,或是对其目标和承诺表现得不够明确。新政府可能很快就会入主白宫,但外界对于“美国任何决定都很安全”的信心几乎不复存在。

“紧缩政策”早有苗头

文章作者从与欧洲官员交谈中所得出的另一种观点是,美国的“紧缩政策”虽然在特朗普政府时期有所加强,实际上在奥巴马时期就有苗头。因此,有一种分析可能会成为(欧洲的)共识,即“不能依靠的不是特朗普,而是美国本身。”

对此,文章举了几个例子。法国总统马克龙2019年接受《经济学人》采访时曾说,欧洲需要明白,世界已经发生变化。“美国盟友如此迅速地在战略问题上转身背对我们,完全不可想象。”马克龙还直言,这种形势恶化正始于奥巴马执政时期,而奥巴马未能对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作出干预,就是“西方集团崩溃的第一阶段”。正因如此,欧洲的国防、安全和经济主权问题都需要被重新考虑。

文章进一步指出,对于长期寻求通过欧盟重建失去的全球影响力的法国人来说,美国撤军不是威胁,而是机遇。而对于奥巴马来说,他又有自己的考量。文章注意到,奥巴马在任期最后一年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也曾发表过不少对欧洲的强硬言论,比如抨击欧洲“搭便车”行为,警告英国如果不承诺增加国防开支,就不再承认美英“特殊关系”,他还要求欧洲加紧承担更多全球领导责任。

美国对欧承诺在瓦解

事实上,若民主党人重新掌权白宫,美欧关系走向仍存在许多不确定性。文章提到,法国和英国对民主党人也有特别的政治担忧,因为他们都曾向特朗普政府示好。一位法国前外交官透露,鉴于法国领导人支持欧洲从美国那获得战略自主权,且曾对奥巴马展开过猛烈批判,马克龙担心他会不受新政府的欢迎。而英国推动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等努力,也令英国官员担心他们与特朗普政府的关系过于密切。

与此同时,大选接近尾声给民主党人也带去一个问题。过去四年,许多欧洲国家都在等待美国大选,这些国家让许多国际条约得以存续,以期未来美国的民主党总统能带为他们注入新活力。鉴于民主党在此次大选中仅取得微弱胜利,其他国家是否也在等待共和党回归?

“德国过去12年的教训很明确:无论谁在白宫执政,美国都在远离欧洲。”文章作者援引两位欧洲高级官员的话指出,一方面,尽管特朗普政府没有成功地实施多少“紧缩政策”,但他的信息很明确,美国要离开欧洲;另一方面,德国和欧盟其他国家都认为,欧洲需要为自己的国防做更多事。可以说,在欧洲内部有一种共识,即美国承诺正在瓦解。

“鉴于国内分裂和经济下滑,美国能否继续维持对欧洲等地区的‘安全保证者’地位?”文章认为,这一点从特朗普任期内的表现来看,答案显而易见。“当英国与布鲁塞尔为脱欧斗争时,英国人有些痛苦地注意到,美国人消失了,而在过去几年,美国很可能会成为调解人。”对于许多美国盟友来说,几乎没有迹象表明,新政府想要为整个世界变革到什么地步。(海外网/李萌)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浏览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