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胜选,对亚洲科技巨头意味着什么?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全现在

作者 | 贾阳

 

乔 · 拜登(Joe Biden)将于 1 月 20 日入主白宫,全球科技行业总体上都松了一口气。民主党人以美国总统大选获胜者的身份被寄予厚望——缓和与中国的紧张关系,并重新赋予商业界以亟需的稳定性。

但是,拜登面前还有些问题悬而未决,包括他要如何管控美国的科技巨头,如果他的党派没能取得参议院控制权,他能在多大程度上推行政策。

据日经的报道梳理,在唐纳德 · 特朗普(Donald Trump)领导下经历了四年的动荡之后,对世界各地的芯片制造商、智能手机制造商、互联网巨头来说,未来它们将迎来四个方面的变化。

01////

中美技术脱钩放缓?

科技界对拜登的最大希望之一就是,他将扭转(或至少减缓)中美供应链的脱钩进程。

自去年美国将华为列入贸易黑名单以来,其美国供应商已经损失了数十亿美元。今年,特朗普政府对 TikTok 等中国科技公司进行了更广泛的抵制行动,潜在性对美国的科技业造成更大打击。硅谷担心,紧张局势恶化会招致对应的报复,并为其跨境业务带来更多困难。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产业从业者和专家表示,拜登不太可能推动这一形式的脱钩,而是会提出一套更广泛的战略来处理与中国的交往。

” 我认为拜登在中国方面将继续保持强硬态度,但他的思维方式更具战略性。他将更有战略地思考,希望与中国建立什么样的关系。” 美国前贸易谈判代表奥里特 · 弗伦克尔(Orit Frenkel)表示。他曾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任职,现任 ” 美国领导力倡议 ” 组织的执行董事。弗伦克尔认为,特朗普对中国的做法,包括提高关税,已经对美国公司造成了附带损害。

然而,也有专家认为,即使在拜登的领导下,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技术竞争也会进一步加剧,因为美国将继续把中国日益增长的技术实力和对其供应链的依赖视为国家安全问题。

” 拜登希望将更多的供应链带回美国,这是帮助重建美国经济的一种方式,但他不会像特朗普那样严厉。” 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副总裁、治理研究部主任达雷尔 · 韦斯特(Darrell West)表示。

但有一趋势不太可能发生变化,那就是供应链从中国向外部的大迁移。特朗普政府提高关税、打击像华为等公司的措施,直接引发了这一浪潮。

苹果、惠普、戴尔和谷歌都要求其供应商帮助准备 ” 中国以外 ” 的生产方案,几乎同时,许多重要的电子厂商已经在南亚、东南亚国家扩大了生产基地,比如印度。

纬创集团董事长林宪铭表示,这种转变甚至会比作为导火索的贸易战更持久。” 从长远来看,这种多元化的趋势不会改变。” 纬创是 iPhone 的组装厂商,也是惠普和戴尔的供应商。

接近苹果相关方案的知情人士称,无论谁入主白宫,苹果公司向印度和越南转移更多产能的计划也将继续。一位供应链人士则表示,” 分散风险是主要目标。”

02////

对海外人才的友好政策?

拜登可能会撤消最近的一些移民政策,这些政策令美国的大型科技公司雇用和吸引外国人才的难度增加。

尤其是 H-1B 工作签证计划,该计划主要被硅谷科技公司用来引进高技能移民,而大多数 H-1B 签证是授予中国和印度人的。今年 6 月,美国暂停了 H-1B 和其他工作签证的发放,上个月则变更了主要规则,从而提高了对 H-1B 申请人的要求。

对移民的不友好态度驱使越来越多的科技工作者主动或被动地离开美国。

Hall Estill 律师事务所的移民律师埃尔南德斯(Diane Hernandez)说:” 我们不再生活在 1920 年代。这是一个全球经济,我们必须具有竞争力。” 她认为,拜登 ” 不会让科技公司雇用外国人才更加困难 “,而会重点关注帮美国科技公司保持全球竞争力。但 ” 在以就业为基础的移民问题上,拜登更倾向于保守或中立。”

美国移民局(USCIS)华盛顿州办公室因新冠疫情关闭。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03////

投资增加?

对个别公司而言,特朗普遏制中国技术崛起和重启美国制造业的双重目标令其深陷其中,而总统换届将带来重大影响。

全球最大的电子合约制造商富士康和全球最大的合约芯片制造商台积电都承诺,在特朗普执政下的美国进行大额投资。

然而,富士康最初的承诺一再被缩减。富士康曾表示,要向威斯康星州投资 100 亿美元,建立大型显示器工厂和电视组装线。将制造业工作带回美国是特朗普的主要竞选承诺之一,而未能兑现这一承诺也反映在民意趋向中:特朗普最终以微弱差距失去了该州。

与此同时,台积电 5 月宣布,将在亚利桑那州建造一个价值 120 亿美元的高端芯片设施,这刚好位于大选另一个对决州,特朗普以微弱劣势输掉该州。

就在大选投票前,富士康创始人和前董事长郭台铭发表了一份声明,承诺无论哪个候选人获胜,都将继续在威斯康星州的投资,” 只要联邦、州和地方一级的决策者继续保守对富士康的承诺。”

郭台铭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然而,拜登的胜选引发了后续问题,是否就这两个项目的投资条款重新谈判。

同富士康和台积电一样,三星电子也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在美国进行了投资,例如在南卡罗来纳州一个的电器工厂。

尽管三星是特朗普贸易战的早期赢家之一,但现在,这家韩国公司可能有理由欢迎拜登总统。这个智能手机和芯片巨头的销售业绩强劲,但其管理层并不喜欢过去四年的政策波动。

一位三星高管表示,拜登对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的支持将帮助该公司发展,因为其收入的 80% 以上来自海外市场,” 我们通过贸易全球化发展起来。我们的许多业务都依赖全球价值链。”

04////

更多的钱,更多的规则?

至于美国国内的科技政策,拜登承诺,在其 ” 购买美国货 ” 经济议程下,将大力投资新技术。该计划包括投资 3000 亿美元用于新技术的开发,从电动汽车、轻量化材料到 5G 和人工智能。这些领域正在中国迅速发展。

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智库主席罗布 · 阿特金森(Rob Atkinson)表示:” 相信在拜登政府的领导下,对技术领域的支持将会更多。”

阿特金森表示:” 我们将看到,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或其他联邦机构将筹得大量资金,以支持 AI 和量子计算以及智能制造等发展,更多的资金也将涌向 5G。”

但是,拜登和他的副总统卡马拉 · 哈里斯(Kamala Harris)也一直公开批评科技公司,并呼吁制定更多法规,特别是针对 Facebook 等社交媒体巨头。拜登还呼吁推出联邦所得税基准线,直指亚马逊等大公司。

布鲁金斯的韦斯特说:” 拜登担心竞争政策、网络安全、隐私和其他多个方面的问题,因此,我认为政府将对科技领域进行更多监管。”

————

本文编译自日经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