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自由”的社交媒体崛起,CNN 为何抨击其为“对民主的威胁”?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全现在

作者 | 李晓萌

” 我认为从大的方面看,帕梅拉,这非常值得关注。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特朗普选民,涌入了一个回声室(注:回声室效应在媒体上是指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上,一些意见相近的声音不断重复,并以夸张或其他扭曲形式重复,令处于相对封闭环境中的大多数人认为这些扭曲的故事就是事实的全部)。有一个新的社交媒体应用叫 Parler,得到了很多关注,因为保守派正在离开 Twitter 和 Facebook,去 Parler,因为他们相信 Parler 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更安全的空间。归根结底,这对国家是不利的。”

CNN 首席媒体记者布莱恩 · 斯特尔特(Brian Stelter)在 CNN 的节目上说道。

与他对谈的白宫资深记者帕梅拉 · 布朗(Pamela Brown)回应道,” 对,这不是好事,这是对民主的威胁,这些人在回声室里,看到的只有谎言。”

图片:CNN 视频截图

帕梅拉的回应,引起了社交媒体上的广泛讨伐。

01////

单日下载量冠军 Parler 是什么?

” 我们的规模越大,我就越紧张,”Facebook 上一个名叫 ” 全国重新计票 2020(Nationwide Recount 2020)” 的管理员向该组织的数十万追随者发帖,” 我不想失去这支 MAGA(特朗普竞选口号: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军队!”

可是 ” 万一我们消失了呢?”,他找到了一个名叫 Parler 的社交媒体,并号召成员一同前去。

今年 5 月 26 日,Twitter 首次对特朗普的一条推文打上了标签,并进行事实核查,开启了 Twitter 对特朗普推文打标签的局面。

除了 Twitter,Facebook 也开始对特朗普团队进行反击。

Facebook 删除了特朗普的竞选广告,理由是这些广告违反了其反对 ” 有组织仇恨 ” 的政策。

而自 11 月 3 日美国大选以来,特朗普的帖子已经被 Twitter 和 Facebook 总共打上了 61 个 ” 标签 “,原因是这些内容具有误导性或存有争议。

Twitter 和 Facebook 的 ” 审查 “,推动了数百万新用户涌入一个叫 Parler 的社交媒体平台,这款奉行自由言论主义的应用,在过去的一周已经成为苹果应用商店新应用下载量的第一名。

parler 的影响力在慢慢扩大 图片:CNN 截图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 Sensor Tower 的数据,Parler 已经成为被主流平台踢出的团体和个人的避风港。11 月 9 日,Parler 迎来了最大的单日下载量,当时约有 88 万人下载安装了它。Parler 首席运营官兼投资人杰弗里 · 沃里克(Jeffrey Wernick)表示,Parler 周二拥有近 900 万用户,而大约一周前这一数字为 450 万。

被称为 ” 言论自由平台 ” 的 Parler,只有两条社交规则:第一,不能有犯罪行为;第二,不能发垃圾邮件。除此之外,” 你可以发布你想发的东西,不用担心被网站删帖。”

于是一个奇怪的镜像世界出现了。那些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上消失的帖子,在 Parler 上重生了。

福克斯新闻撰稿人丹 · 邦吉诺 ( Dan Bongino ) 是 Parler 的投资者,他在 Twitter 上一再向自己的 290 万粉丝宣传该网站。5 月 27 日,邦吉诺在一条 Twitter 上说 :”Parler 与 Twitter 完全不同。”” 这是免费的。字面上。对你自由,对你的思想自由。Parler 没有思想警察。今天就可以签约。”

02////

Parler 的生态

阿丽尔 · 帕德斯(Arielle Pardes)是 Vice 前高级编辑,现在是美国著名科技媒体 WIRED 的撰稿人。为了了解 Parler 的生态,她在上面注册了一个账号。

在注册完账号之后,消息提示可以关注几个明星用户。这些用户包括保守派政治评论员肖恩 · 汉尼蒂(Sean Hannity),他曾呼吁从 Twitter 出走;网络名人钻石(Diamond)和丝绸(Silk),他们在 2018 年因分享 ” 危险 ” 内容而被 Facebook 封杀;保守派脱口秀主持人马克 · 莱文(Mark Levin),他的 Facebook 账户最近因 ” 反复分享虚假新闻 ” 而被限制。此外,还有被 Vox 称为 ” 美国最伟大的保守派巨魔 ” 的迪内希 · 杜泽(Dinesh D ’ Souza)以及参议员泰德 · 克鲁兹(Ted Cruz)等等。

在 Parler 上,转发叫 ” 回声 ” ,点赞叫 ” 投票 “。与 Twitter 上加蓝 V 不同的是,Parler 用的是黄色的徽章,上面写着 ” 验证过的影响者 “。

在发布了第一条 ” 我刚刚加入 Parler!期待在这里认识大家 ” 的帖子之后,帕德斯收到了一条评论。来自 ” 特朗普竞选活动的官方 Parler 账户 ” —— Team Trump,该账户带有 Parler 的 ” 验证影响者 ” 徽章,有 200 万粉丝。

” 欢迎来到 Parler! 点击下面的链接,帮助我们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一定要发短信 TRUMP 到 88022!” 这个账号的页面显示,它曾在许多其他 Parler 用户的账户上留下了一模一样的评论,评论次数高达 160 万次。

27 岁的 CEO 兼创始人约翰 · 马泽(John Matze)在 2018 年创建了 Parler,号称是 ” 一个言论自由的绿洲 “。不过马泽认为,自由也不是无政府状态。今年早些时候,一些用户也被 Parler 赶走,他们回到了 Twitter 上对 Parler 进行了一通抱怨。

Parler 声称自己是一个自由言论的绿洲 图片:parler 官网

” 我们不允许你在每条帖子中都用 ‘去你妈的’这样不相关的话来评论 “,马泽写道,” 另外,当你不同意别人的观点时,在评论区贴上你的粪便照片也是不被允许的。”

但是对于垃圾邮件的处理,马泽却又是另一套方法。

根据互联网协会的定义,垃圾邮件是指 ” 未经请求的大量信息,即向多个不相关收件人发送的信息 “。Parler 的社区规则称,” 发布垃圾信息和使用机器人操作 ” 会被踢出平台。

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账号似乎是使用机器人发布大量信息,而且是大约每隔 30 分钟就发布同样的内容,这样的垃圾邮件在 Parler 上拿到了通行证。一个可能的解释是,Parler 的设置是为了放大其影响者,而不是为任何人创造一个被倾听的空间。

从这个意义上说,Parler 的功能并不像它想成为的 ” 公共广场 “,而更像是一个由右翼博主、电台主持人和公众人物组成的生态系统,以进一步放大他们的思想。也许这正是人们来到这个平台的目的,但这可能会让 Parler 很难成长为它想要成为的社交媒体替代品。虽然 Parler 是本周最热门的应用,但它仍然是一个非常大的池塘里的小鱼。Twitter 有 3.3 亿用户,Facebook 有 20 多亿用户,而 Parler 只有 800 万。

03////

社交媒体压制右翼观点?

歌手乔 · 薇拉(Joy Villa)是特朗普总统的忠实支持者,她在本周早些时候告诉她的近 25 万名 Twitter 粉丝去关注她的 Parler。她说,之前她的一个 YouTube 视频被暂时删除,她觉得保守派在大的社交媒体平台上被 ” 剥夺了权利 “。

乔 · 薇拉 图片:AFP

” 有很多影子禁令、审查制度和过度饱和的 ‘ 事实检查 ‘,不利于能够自由地发布任何东西,甚至是关于美国总统的,”Villa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 CNN Business。” 我喜欢 Parler 对谁浏览我的帖子是透明的,他们提倡并实际支持言论自由和自由思想。”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8 月一项调查显示,90% 的共和党人认为,社交媒体网站会审查政治观点。共和党批评社交媒体的算法把保守主义的内容往下推。

但 Facebook 的数据并没有证实这一点。

CrowdTangle ( Facebook 旗下的公共洞察工具 ) 的数据将 Facebook 上每天最受欢迎的帖子整理在一起。无论哪一天,最受欢迎的十大政治帖子都被丹 · 邦吉诺(Dan Bongino)和本 · 夏皮罗(Ben Shapiro)等右倾评论员占据,其次是福克斯新闻和特朗普总统的帖子。

特朗普的 Facebook 页面有 3200 万粉丝,几乎是他在 11 月大选中的民主党对手拜登拥有的粉丝数量的 10 倍。

” 我认为把它看作是右翼对左翼的偏见是不对的,”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媒体研究教授西娃 · 瓦德海纳桑(Siva Vaidhyanathan)说。

” 偏见存在于那些能引发强烈情感的内容。” 他说,尽管 ” 一些相当极端的右翼 ” 帖子在美国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但其受欢迎程度并不能证明这些平台存在结构性偏见。

Twitter 与 Facebook 不一样。

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发现,70% 使用推特的美国成年人是民主党人。这让 Twitter 看起来是个更加自由的地方,但同样,很难证明它对保守派有偏见。

特朗普针对新冠病毒的错误说明和推荐,在 Twitter 上很有影响力,也正因如此,才让 Twitter 开始对特朗普的推文打标签。

一些共和党人将任何形式的调解行为都视为对言论自由的攻击。

特朗普今年 3 月签署的一项行政命令称:” 我们不能允许数量有限的网络平台挑选美国人可以在互联网上访问和传播的言论。”

他还表示,他将删除《通信规范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中第 230 条。这令社交媒体公司不必为人们发布的东西负责。

随着大型科技公司采取更加干涉的方式,右翼社交媒体开始 ” 崭露头角 “。

反诽谤联盟极端主义中心副总裁奥伦 · 西格尔(Oren Segal)警告说,虽然 Parler 在保守派中很受欢迎,但它也吸引了极端分子。他担心这可能会让非极端主义者接触到激进的观点。

但是就像那些有关偏见的断言很难被证实一样,人们对社交媒体的指控也很反驳,右翼社交媒体崛起自然是一种不可避免的趋势。对于 CNN 所说的 ” 对民主的威胁 “,保守派认为,封杀言论才是对民主的威胁。

但这些新崛起的社交平台能有多大影响力呢?

” 当这些小应用流行起来的时候,它们就不能用了。” 哈佛大学媒体、政治和公共政策中心的研究主任多诺万(Joan Donovan)说,” 人们试图从一些主要的平台上进行某种大规模的外流,但他们不能,因为用户体验实在是太差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