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狂做 300 多份试卷,被父母强制规划人生的孩子,最可能过上什么样的生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外滩教育

看点 为了能让天性好动的孩子专注于学习, 家长或老师们会采用奖励与测试等方式,激励或鞭策孩子。在心理学家爱德华 · L · 德西看来,大人们的这些行为正在无形中控制着孩子,并摧毁着他们学习的 ” 内在动机 “。要想让孩子们学会 ” 自我激励 “,大人们要从三点出发,即:换位思考、提供选择与设置界限。

支持外滩君,请进入公众号主页面 ” 星标 ” 我们,从此 ” 不失联 “。

文丨 Luna 编丨 Travis

在近期播出的综艺节目《亲爱的小课桌》中,7 岁的小男孩徐敬凯获得了很多人的关注。在节目中,他总是表现得很内向,没有别的孩子那么主动,也不怎么爱说话。

而徐敬凯妈妈的则显得非常有规划:小学一二年级就是要考一百分的,如果没有考到,那就要用卷子弥补。

仅仅一个寒假,徐敬凯就做了 270 份考卷、7 本大题、50 页自测卷。

说完,徐敬凯妈妈又说,” 他很有成就感的。” 作家傅首尔干脆地反驳道:” 是你很有成就感 。”

毫无疑问,徐敬凯妈妈在节目中表现出了很强的控制欲,虽然从她自己的观点出发,自己这么做是为了孩子的未来,为了孩子将来可以不在社会竞争中被淘汰。

徐敬凯妈妈 ( 左一 )

而徐敬凯妈妈在整个社会中也并不是个例。

随着 ” 内卷 ” 一词的热度上升,越来越多的人用它来形容当下的教育,也反应了从小学,乃至幼儿园就开始的教育军备竞争:

为了上更好的学校,就上更多的补习班;

为了考更高的分数,就做更多的试卷和练习。

而家长们,尤其是传统型的家长,又非常喜欢 ” 听话 ” 的孩子。孩子对父母的安排言听计从,省去了双方沟通的成本,也让父母获得了安全感,因为孩子原本迷茫的未来,在自己的计划下变得清晰可见——一切尽在掌控。

可是,节目中的徐敬凯,真的能够沿着妈妈计划好的道路一直走下去吗?就连弹幕都纷纷表示怀疑,” 凯凯这样长大后会有心理问题吧?”

徐敬凯爸爸

那些被父母控制着的孩子们,真的能够在父母的安排下获得快乐和幸福吗?

《内在动机》这本书中,著名心理学家爱德华 · L · 德西理查德 · 弗拉斯特就探讨了” 控制,如何破坏人的内在动机 “

早在 1969 年,德西还是一名心理学博士时,就在不断思考一个问题:小孩子在出生的头几年,往往对外界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渴望探索和学习。可是为什么上学以后,有那么多孩子丧失了学习的动力,不愿意学呢?

当时的主流思想认为,不想学习是因为缺少奖励的激励。但是,德西却有着不同的观点,也许人们应该做的不是 ” 被别人激励 “,而是 ” 激励自己 “,也就是出于内在动机而行动。

作为具有数学背景的心理学家,德西对内在动机的探讨没有停留在概念,他更进一步,运用了许多科学实证来验证自己的观点。

在《内在动机》书中,他便利用自己多年的实验经验,不仅深入浅出地阐述了控制是如何破坏内在动机的,也道明了一些生活的真相:

为什么有些孩子学业优异,却对未来生活十分茫然;

为什么有些人明知自己的行为方式是错误的,却仍然不愿意改变;

为什么有些人看起来生活富足,却备受心理问题困扰。

控制 VS 自主

追求结果还是追求体验

对于父母来说,让孩子按部就班地完成学习任务,是一件日常但并不轻松的事情。孩子一坐到书桌前,就忽然对什么事情都感兴趣,东摸摸,西碰碰,唯独不想看书、写作业。

这些孩子在出生后的头几年,都还是对世界充满兴趣的好奇宝宝,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变得对学习不再感兴趣?不再想去探索那些未知的领域?

在心理学家爱德华 · L · 德西看来,这个问题很好解释,孩子缺少的是 ” 内在动机 “。

什么是内在动机?小孩子的表现就非常直观地解释了这个概念:他们不论在幼儿园还是在家,都会不断摆弄和探索碰到的东西,不是因为探索和学习能让他们实现别的目标,仅仅是因为他们好奇,想知道真相而已。

毫无疑问,” 内在动机 “就是人自发地想去做某件事;与这种自发行为相对应的,就是” 控制 “

” 棍棒底下出孝子 “、” 不打不成器 ” 这类俗语描述的暴力方式,就是明显的控制,乃至恐吓手段,也因此被诟病良多。

但出人意料的是,许多看似 ” 激励 ” 的方式,也在无形中控制着孩子,并且因此损害了他们的内在动机。

1. 奖励会伤人

奖励,是经常被运用的一种激励手段。在海洋馆中,饲养员经常奖励完成了表演的海豹食物。但是,也会有游客发现,如果没有小鱼,海豹常常懒得动。

德西朋友家的女儿,也在奖励之下展现出了惊人的变化。

这个 6 岁的小姑娘,名叫丽莎,已经上了快一年的小提琴课。虽然父母非常宽容,但小姑娘自己是个完美主义者,对自己的要求非常严格。刚开始上课时,因为怕自己拉琴不够好,总是对练琴很抗拒。

几个月后,老师引入了一项新制度:学生每周练习一定的时间,就会得到一颗星星,而一定数量的星星就能换取一粒 ” 珍宝 “。

这下,丽莎开始主动练琴了。但是在练习过程中,她总是会偷偷看表。她对小提琴本身不再感兴趣,反倒对完成练习更感兴趣。

又过了几个月,丽莎依旧在练琴,但似乎也不像之前那么情愿。练习时,她总是敷衍了事,只想演奏简单的曲子。

但是,妈妈鼓励她坚持挑战一下自己,丽莎不得不尝试新的曲子。这样一来,她免不了犯了几个错,这让丽莎变得心烦意乱,甚至哭了起来。

这时,爸爸走进屋来,收起她的小提琴,建议她明晚再继续。可是丽莎却激动地大叫:” 我必须现在就练!” 屋里的气氛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后来,丽莎告诉爸爸,如果不练习,就得不到星星,也就不能像朋友们一样得到老师的 ” 珍宝 “,所以她才那么着急地想要完成练习。

不曾想,老师的 ” 激励 ” 竟然让这个 6 岁的孩子背负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还好,丽莎的故事有个温馨的结局。爸爸答应她,不管她有没有练习,都可以从爸爸那里得到一个 ” 珍宝 “。

从此,丽莎的练习就变得轻松多了,她也回到了享受拉小提琴本身这件事中。

由此,德西挖掘了奖励的两个害处

1. 一旦开始用奖赏来控制人们,就不可能轻易回头。想想海洋馆里那些不给鱼就罢工的海豹吧。

2. 当人们一心想着获得奖赏时,很可能会走捷径。就像丽莎总是想着演奏最简单的曲子。

2. 测验对长期学习有害

除了奖励,考试、测验是另一种经常被用作激励的方式,因为成绩不仅反映了孩子的学习效果,也可以看作是对学习过程的一种评价。在升学压力下,许多父母很看重孩子的成绩。

过度关注成绩的害处已经有许多人意识到了,但是测验给孩子的负面影响,却鲜有人提及。

德西的搭档瑞安曾经和美国克拉克大学合作了一次实验:研究者们要求 A、B 两组小学生阅读课本上的两篇文章,并且告知 A 组,之后将根据阅读内容进行测试和评分,B 组孩子则对测试的事毫不知情。

当两组孩子共同参加测验以后,研究者发现,B 组比 A 组更好地理解了短文,但 A 组展示了更强的死记硬背的能力。到这里,A、B 两组似乎只是由于学习方法不同,导致学习成果的差异。

一周后,研究者来到孩子们的教室,请他们回忆上次阅读的两篇文章的内容。这一次,A 组忘记的内容也比 B 组要多,他们此前靠死记硬背得来的优势也没有了。

显然,虽然测试时他们记住了内容,但是测试一结束,他们就像拔掉塞子的瓶子,那些内容就像水一样流走了。

不仅美国的孩子是这样,日本庆应义塾大学教授鹿毛雅治在公立学校的实验也得到了类似的结果。

参加实验的学生都需要定期参加小测验,不同的是,一部分学生的小测验由老师评分,并计入课程的总体评分,另一部分学生的小测验则由学生自己检查,并且不计入课程总评分。

最终,由老师评分的学生内在动力出现下降,并且在期末考试中成绩也较差。

由此,德西认为,进行测验并不等同于创设不同的学习环境,从而培养出不同学习类型的孩子——进行测验会让孩子倾向于死记硬背,不进行测验会让孩子们倾向于用概念理解的方式来学习。

对于长期学习来说,测验不一定是有效的策略。孩子可以依靠死记硬背来通过一次次测验。但是,当他们的目标只是通过测验的时候,学习本身已经变了质。

更有甚者,有些成年人看到孩子在测试中取得好成绩后,就让孩子继续挑战自己,要求他们在超出自己能力的测试中继续 ” 优秀 “。这无疑给孩子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甚至是双重压力。

3. ” 不得不做 ” 让人痛苦

上述的两种方式都是很明显的外在压力,通过外部施压的方式,让孩子学习。而这里要讲的第三点,则隐藏得很深,以一种内在压力的方式,损害着人的内在动机。

畅销书作家迈克尔 · 克莱顿曾向人分享过他自己的成长故事。

他为了成为一名医生,已经学习多年,这个目标让他的家人感到高兴。他们认为,从医对克莱顿来说,是一件正确的事,也是他应该做的事。而且,多年来,克莱顿自己也赞同这个计划。

可是,在经过各种学习和训练之后,克莱顿最终放弃了成为医生,转而选择了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写作。

克莱顿在这个过程中,似乎都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前进着。可是事实真的如此吗?

” 他的家人认为从医是一件正确的事,也是他应该做的事 “,克莱顿不过是在 ” 应该 ” 的驱动下,选择学医,他本人其实并不认同这样的安排,他真正认定的事是写作。

这种 ” 应该 ” 被称为” 内摄信念 “。内摄信念就像人脑海中的一个声音,发出行动的指令,但是这个声音并不来自本身,而是外部。这个声音命令、控制着人,按照它的要求行动—— ” 你应该这样做 “。

内摄信念的力量是强大的,也很狡猾,它总是伪装成人的个人选择,让人不得不按它说的来,而且效果往往还不错。

在学校中,那些 ” 不得不 ” 认真学习的孩子,和真心喜欢学校生活的孩子看起来别无二致。在老师眼中,他们都非常积极和刻苦。

但是,被内摄信念控制的孩子其实生活在痛苦之中。从内心萌发出来的对优异表现、好成绩的压力,让他们对学校生活感到焦虑,面对失败也显得很不适应。

更糟糕的是,他们常常会成为其他人眼中的模范学生,老师也因此认为他们不需要太多关注。但这些孩子常常觉得自己能力不足,实际上恰恰非常需要关注。他们总觉得,不论怎么努力,自己都无法达到内心声音的要求。

更坏的结果,是以反抗对抗内摄信念的控制,越应该做的事越不去做。

德西写了这样一个故事:某个律师的儿子,尽管背负着长大后要继续当律师的压力,但最后不但没有走上律师的职业道路,反而让自己身陷法律纠纷中。

父母的价值观被内摄到孩子身上,而孩子的表现就是对内摄信念的宣战:” 你们不可能控制我,我会向你们表明这里谁说了算!”

有边界的自由,激发内在动机

鲁迅先生曾在《上海的儿童》一文中描写了两类管教孩子的方法:

其一,是任其跋扈,一点也不管,骂人固可,打人亦无不可,在门内或门前是暴主,是霸王,但到外面,便如失了网的蜘蛛一般,立刻毫无能力

其二,是终日给以冷遇或呵斥,甚而至于打扑,使他畏葸退缩,仿佛一个奴才,一个傀儡,然而父母却美其名曰‘听话’,自以为是教育的成功,待到放他到外面来,则如暂出樊笼的小禽,他决不会飞鸣,也不会跳跃。

一种是放纵,一种是控制,两个极端都不是给予孩子自主的好方法。给予孩子自主既要放,也要收。

德西在书中指出,一个人的内在动机主要有三个影响因素:自主、胜任与联结:

自主:意味着不被控制,出于自己的意愿做事;

胜任:是指人向着取得成就而努力,由此产生的满足感;

联结:意思是来自他人的支持。

1. 换位思考

德西表妹的儿子曾经在课堂上经历过一次危机。

他从小和父母一起在花园里进行园艺,对植物很熟悉。有一次,幼儿园老师给大家分发了彩纸,让孩子们一起做花。大多数孩子都从彩纸上剪下花瓣、茎叶的形状,再贴到纸上。

但是德西的外甥想做一朵自己看到过郁金香,因为他见到的花都是立体的,所以他将纸揉成一团。但是老师不理解他在做什么,还将他骂了一顿。

委屈的小男孩回到家,才和妈妈哭诉。德西的表妹知道老师做错了,但是批评老师并没有用。于是她和儿子解释道,他制作花朵的想法确实很好,不过,制作纸花的方法有很多,有时候需要按照老师的想法来做。

最后,她还和儿子额外制作了一些立体的纸花。

在这个例子里,老师显然没有换位思考,自然也没有理解为什么孩子要把纸揉成一团。但是,如果不能走出自己的视角,家长和老师作为比孩子更强势的一方,往往就会在不自觉中给孩子施压和控制。

2. 提供选择

除了换位思考,另一种支持自主的有效方法就是” 提供选择 “。这意味着,家长和老师要放弃一部分权威和权力。

而提供选择不仅可以在个人层面进行,也可以在团队层面施行。

比如说孩子必须练习的阅读,为什么不让小组来决定读什么呢?他们可以通过讨论,采用少数服从多数,或者共同研究的方式来达成共识。这种决策的过程本身也是需要学习的重要事情。

当然,在学习过程中,选择的范围好像并不能如此自由——纲要和教材有时对于学习内容有所限定。但是,仍然能够找到选择的余地。

比如小学科学课有学习种子发芽的内容。为什么不试试让孩子自己决定是在教室做发芽实验,还是在家中做实验呢?上课方式是老师讲解辅以自主阅读,还是孩子自学以后相互传授?

3. 设置界限

给予自主,一直是激发内在动机的核心。但是,一味的放纵也是不可取的,自主不是不负责任,也不是可以进行危险或有害的行为。

因此,” 设置界限 ” 在支持自主时也格外重要,它帮助人们在选择时懂得负起责任。

比如,在团队合作时,设置界限就要考虑到个人的选择会不会影响团队其他人的利益。有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整个团队坐下来一起讨论,确定界限。

英国夏山学校创始人 A. S. 尼尔就是非常有效地运用了这个方法,他鼓励学生开展小组讨论,指定自己的规则。

有时,界限是由家长或者老师设立的。这个时候,就十分考验语言的艺术了。

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的教授曾经做过这样的实验,让一群 5-6 岁的孩子参加一项需要创造性的绘画任务,在此过程中,如果不加以规范,孩子很容易把场地搞得一塌糊涂。

实验人员采用了两种方式,让孩子们保持整洁:

一种就是简单的控制:” 做个好孩子,保持材料整洁 “、” 做你该做的,别把颜色弄混 “;

另一种则巧妙地传达了规定:” 我知道,有时候你只是随意地涂一下颜料,这确实很有趣,但这里的材料和房间需要保持整洁,以便其他孩子使用 “。

后一种说法非常聪明地点明了孩子可能会做的事 ” 涂一下颜料 “,研究者认为,承认孩子会做 ” 坏事 “,其实表达了对孩子观点的欣赏,也降低了话语中的控制感。

此外,告诉孩子为什么要设置界限 ” 保持整洁,以便其他孩子使用 “,能让孩子感受到自己是团队的一部分,增强他们与其他人的联结。知道自己不是孤立的,这也让孩子们更有动力按照界限所说的去做。

20 世纪最有影响力的美国艺术教师罗伯特 · 亨利曾说:” 画一幅画的目的不是为了画画……每一件真正的艺术作品背后的目标,都是获得一种存在的状态、一种亢奋的状态、一个超乎寻常的存在的时刻。”

他所说的这些状态与时刻,实质上正是内在动机。因为自己想做而行动,进而获得幸福感和满足感的理想状态。

当下,许多人都在奋斗中生活,也督促着孩子不断向着目标前进。追求良好生活,追求优秀的表现,自然不是错误的。

但若是用错了方法,强迫、控制孩子过大人为其规划的人生便是舍本逐末了。短期内或许有所成效,但背后的隐患终有一天会暴露出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