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深一度:美国又“退群”,欧洲盟友不干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毁约退群”的路上,特朗普政府还在一路狂奔。11月22日,美国正式退出已有数十年历史的《开放天空条约》。美国《华盛顿邮报》认为,此举可能引发美国与欧洲盟国之间进一步分裂。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更直言,特朗普的频繁退群行为使美国处于孤立状态,引发盟友不满。

1992年签署的《开放天空条约》是冷战结束后重要的信任建立措施。条约参与国可按规定对彼此领土进行非武装方式的空中侦察,以提升透明度和降低冲突风险。今年5月,白宫以俄罗斯不遵守该条约为由宣布退出。俄外交部则回应表示,“美方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一场旨在误导欧洲的表演。”

单方毁约损害战略互信

图片4.png

美国国务院11月22日发表声明,宣布正式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声明称,美国通报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决定已过去6个月,该决定自11月22日起正式生效,美方现在不再是该条约的成员国。

俄新社注意到,华盛顿声称退约是因为“莫斯科方面不止一次地违反条约”。今年5月21日,美国国务院称,已向所有签约国递交退约决定通知,并在6个月后正式退出该条约,除非俄罗斯方面能重新履行这一条约。当天,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白宫指责俄罗斯违约,称这是美方退约的原因。

对此,俄外交部发布表示:“最近几个月,华盛顿口是心非地宣称,如果俄方改变立场,美国可以重新考虑自己的决定。实际上,他们就没有想过要重新考虑。”

图片3.png

2002年起正式生效的《开放天空条约》是冷战结束后重要的信任建立措施。美国、俄罗斯和大部分北约国家签署了这一条约。根据协议,缔约各方迄今已进行了1500多次空中侦察行动,俄罗斯和美国每年分别对对方进行42次空中侦察,有效增进了战略互信。

好景不长。美国近年来不断抱怨《开放天空条约》“不公平”。据俄新社报道,华盛顿对俄罗斯拒绝使用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边界上空10公里长的空中走廊表示不满。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甚至将其称作“过时的,有利于对手并损害国家安全的条约和协议。”

“华盛顿诡诈地破坏了协议,对俄罗斯进行虚假指控。”俄罗斯下院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利奥尼德·斯卢茨基指出,鉴于美国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签署该条约的北约成员国必须提供法律保证,确保飞行侦察期间收集的数据不与美国共享。他抨击美国退群行为是“不公平的游戏”。

俄罗斯总统普京上月也表示,美国退出《反导条约》之后又退出《中导条约》,之后又启动了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的程序,这种不断单方面毁约的做法将威胁到欧洲的安全。

频繁退群引发盟友不满

美国一意孤行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升高了对立的氛围甚至擦枪走火的风险,这令美国的北约盟友十分不安。

作为缔约国之一,德国外长日前表示,《开放天空条约》有助于在“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到温哥华”的整个北半球建立信任和促进安全。在一份声明中,他表示,德国将继续致力于该条约。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何塞普·博雷利此前在声明中说:“这一条约是我们军备控制架构的关键部分。”作为“建立信任和安全至关重要的举措”,这一条约对“欧洲和全球安全稳定”有重要作用。他呼吁美方重新考虑退出条约的决定。

此外,比利时、捷克、芬兰、法国、德国、意大利、卢森堡、荷兰、西班牙和瑞典10个欧洲国家此前也在联合声明中表示,《开放天空条约》是“信任建立框架至关重要的部分”,旨在“提高跨欧洲-大西洋区域的透明度,改善这一区域的安全形势”。10国将继续执行《开放天空条约》,“这一条约仍然有效有用”。

新加披《联合早报》在社论文章中分析称,美国无视其他北约成员国及其他缔约国的意见,断然决定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可能导致北约这一军事联盟内部关系出现紧张,并在盟国内部制造了分裂与怀疑。欧洲签字国可能会继续遵守条约,然而一旦美国退出,俄罗斯或会禁止欧洲国家飞机在俄罗斯领空侦察。

图片2.png

皮斐尔认为,美国退出《开放天空条约》是一个错误

“特朗普政府的退群行为是一个错误”。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皮斐尔(Steven Pifer)认为,美国及其北约盟国均能从该协议中“受益”。他在文章中写道,该条约首先侧重于加强欧洲安全,得到了欧洲盟国的支持,美国不应该这样草率地选择退出。

皮斐尔认为,特朗普的频繁退群行为使美国处于孤立状态,已经引发盟友不满。《开放天空条约》的重点是加强欧洲安全信心,美政府应该给予盟国足够重视。一旦莫斯科因为无法再飞越美国领土而认为该条约的价值降低,从而决定退出该条约,那么这一体系将面临崩溃。

单边主义加速美国衰弱

对于美国正式退出《开放天空条约》一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11月23日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美此举损害相关国家间的军事互信和透明,不利于维护有关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对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也将产生消极影响。美方应认真对待俄罗斯等缔约国和国际社会的关切,通过对话解决分歧。动辄退约不是一个大国应有的态度和做法。

这些年,美国一边通过“退群”的方式,搅乱现有国际秩序规则,一边凭借超强的综合国力促成新的双边关系,试图用新建构的多个新双边关系与协议来逐渐取代现有的国际秩序。

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美国“退群”速度明显加快。单是2017年,就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巴黎协定》、联合国《全球移民协议》等多边条约或国际组织;2018年,又退出伊核协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19年,为不受束缚地发展中短程导弹力量,美国宣布退出《中导条约》。

这还不包括特朗普政府威胁要退出的“群”。比如,2017年4月,特朗普政府威胁韩国终止美韩自由贸易协定;2018年8月,威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逼迫加拿大和墨西哥与美国分别谈判;2018年以来,还多次曝出威胁要求退出世贸组织。

今年7月6日,为了甩锅推责,转移自身抗疫不力的事实,美国政府在抗击新冠疫情的关键时期向联合国提交了退出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正式通知。此举遭到美国政界、卫生专家和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超过25家非营利组织、学术机构和企业组成的全球卫生技术联盟敦促美国议员们向特朗普施压,要求他撤销退出世卫组织的决定。

图片1.png

面对白宫不断脱离国际体系和组织,失信于盟友和国际社会的现实,美国《大西洋》月刊在一篇题为《“美国优先”如何变成“美国独行”》的文章中写道,美国的单边主义行径迫使其盟友也得态度发生改变,颠覆了他们长期以来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同盟的信念。

文章承认,美国政府有权撤消其战略承诺,但这是以降低其全球影响力为代价的。特朗普政府虽不断努力地展示美国实力,最终却加速了美国的衰弱。(文/老度)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浏览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