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封分为三个阶段!2022法国大选,小马哥“干的过”白左女市长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小伙伴们,

这个周末实在是有点风平浪静了…

对于追疫情的小编来说有点不习惯,最主要新闻点太少了,造成了找新闻的工作量大幅提高!

但下周肯定是风起云涌的一周…

”顶流男神“小马哥11月24日(星期二)晚上8点将再次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对封禁规则进行修改,以及宣布疫情下的圣诞新年假期到底怎么过。

这是自法国疫情危机爆发以来(8个多月),小马哥的第八次全国电视发言了,平均一个月一次…

这也是40天以来的第三次总统讲话了。

10月14日

他宣布实行地区性宵禁措施(第六次讲话)。

10月28日

他宣布采取第二次全国性封禁措施(第七次讲话)。

11月24日

他将再次演绎…第八次全国电视讲话!

从3月开始,小马哥在每个关键时刻都及时出现在了电视屏幕上,非关键阶段则留给了他的前总理爱德华·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然后是让·卡斯泰(Jean Castex),以及卫生部长奥利维尔·韦兰(Olivier Véran)或其他部长,还有那位疫情前半场出镜率极高的长着一张娃娃脸的法国卫生部总干事杰罗姆·所罗门(Jerome Salomon)先生。

在荧幕前,你可以很明显的发现政府决策者们在疫情的几个月内都很憔悴…每个人都老了…特别是前总理爱德华·菲利普,胡子白了头发也少了,大家真是太辛苦啦!

唯独只有杰罗姆·所罗门(Jerome Salomon)先生没任何变化,人家是娃娃脸不显老怎么办,那只有留上络腮胡子变老一点,这段时间不变老一点好像说明你不够努力,也许政治生涯都会受到影响…

接下来,小编来帮着大家撸一撸小马哥的历次疫情讲话:

第一次:小马哥的第一次疫情全国电视讲话可以追溯到3月12日,当时疫情正在法国爆发。他表情严肃的对法国人讲了半个小时,宣布关闭学校,直到另行通知,呼吁年老体弱的老人呆在家里和全体国民“将旅行限制在严格必要的范围之内”。在与反对党协商之后,他决定维持第一轮市政选举,这一决定随后遭到批评。

第二次:仅仅四天后的3月16日,小马哥又回到了荧幕前。在20分钟的演讲中,他说出了整个疫情期间最著名的一句话:“我们在战争中”。他对法国人说:“我决定进一步加强措施,以减少我们的旅行和联系,这是绝对必要的。”这为第一次全国性封禁铺平了道路。同时,他宣布推迟第二轮市政选举。

第三次:4月13日第三次全国讲话,在这个半小时演讲中,小马哥宣布法国进入第一次全国性封禁,并表示:“最严格的封禁措施必须一直持续到5月11日星期一”。从而设定了结束危机的目标。

第四次:他在6月14日发表了大约二十分钟的第四次演讲,当时全国的健康状况明显改善,现在是值得乐观的时候了。许多地区变成了绿色,餐厅被允许在红色区域重新营业。小马哥宣布:“托儿所,学校和学院将从6月22日起强制执行卫生规则的前提下欢迎所有学生。”

第五次:在7月14日法国国庆节小马哥发表了第五次疫情讲话(这次是一次采访),自2017年担任总统以来,小马哥还是第一次在法国国庆日接受采访。荧幕前共聚集了810万+的观众,法国人特别想在电视里知道他们的暑假怎么过。小马哥讲了5点:疫情有可能二次爆发;在封闭的公共场所强制戴口罩;九月份正常重返学校;法国将会是首批受益于疫苗的国家;不能通过增加税收来应对危机。

第六-七次:在文章前面说了。

那么小马哥的第八次的中心思想是什么呢?随着时间临近,画面越来越清晰了。

软解封!

将分“三步走”

最新消息,31岁的帅哥,法国政府发言人加布里埃尔·阿塔尔(Gabriel Attal)在接受《日报》(Le Journal du Dimanche)采访时表示:决策层对封禁措施的未来非常谨慎,强调必须“继续努力,不能破坏之前辛苦积累的抗疫成果”。决策层不想重现第一次取消封禁时的错误。

他解释说,宽松政策将分三个阶段进行:

第一阶段:12月1日左右,

第二阶段:在圣诞新年假期之前,

第三阶段:是2021年1月。

总统定于周二晚上8点发表演讲,介绍应对健康危机的下一步措施。

小编觉得,第二次封禁措施的完全解除会在2021年2月份。

小马哥在接受《日报》(Le Journal du Dimanche)采访时表示:他希望结束健康危机的不确定性。“没有什么比不确定性和无尽忧郁的印象更糟的。”他补充说:“我们需要一致,清晰的方向。一起知道我们要去哪里以及如何到达。”

所以小马哥的第八次讲话将是明确传递信息的一次讲话。

软解封!

已基本确定和仍未确定的

法国政府在小马哥讲话前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注意,放松封禁并不意味着取消封禁,只是对封禁规则进行调整而已。大家切记!

在12月1日左右的第一阶段,宽松政策应与”非必要“商店的开放有关。10月底宣布封禁措施时,政府已承诺重新审查其情况,并暗示有可能在强化卫生规程的情况下允许”非必要“商店在12月初开放。加布里埃尔·阿塔尔(Gabriel Attal)确认说:“如果健康状况得到改善,我们承诺允许”非必要“商店在12月1日前后重新开放。” 电影院,剧院和宗教服务机构也可以再次欢迎公众。

另一方面,在周二的电视讲话中,讨论“出行限制”的结束日期应该还为时过早,也许存在假期内允许法国人与家人团聚的可能性?以及酒吧和餐馆的重开时间表?这些问题只有等小马哥周二亲自揭晓了。

2022大选!

小马哥能否干过巴黎女市长

下届法国总统大选将于2022年4月8日至23日进行,距今还有16个月的时间,但已经有部分政治人物跃跃欲试,或直接、或隐晦地表达了参选的意愿。

比如,

大家熟知的极右翼“国民联盟”(RN)主席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在1月份就宣布参加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

大家熟知的极左翼“不屈法兰西党”(LFI)主席让·吕克·梅伦雄(Jean-Luc Mélenchon)11月8日通过法国电视一台TF1宣布参加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

巴黎大区(Ile de France)议长瓦莱里·佩塞斯(Valérie Pécresse)于2017年创立了政治运动政党“自由!”(Libres !),并被视为中右派的重要人选。她在8月曾表示:“是时候让人们听到一位自由女性的声音了。”

在右派阵营中,虽然前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özy)曾一度声称要彻底退出政坛,但还是有很多人希望他能够再度出山。共和党议员纪尧姆·拉里维(Guillaume Larrivé)表示,萨科奇仍是2022年大选中右派的一个“假定人选”。

还有绿党党魁雅多(Yannick Jadot),共和党泽维尔·伯特兰(Xavier Bertrand),前财政部长弗朗索瓦·巴罗因(François Baroin),等等等等…就不一一例举了!

对于现任总统小马哥来说(LRM),虽然还没有涉及到这一话题,但很明显:他会在2022年寻求再次连任。

虽然很多人有意问鼎2022法国总统的宝座,但是环顾一圈,能和小马哥pk的对手好像根本不存在。真的是”一个能打的对手都没有“!

这不是小编说的,是小马哥的亲信,法国国民议会议长费朗(Richard Ferrand)在9月说的:“我希望马克龙会成为下届总统的候选人,并取得胜利。目前(马克龙)并没有一个像样的对手”。

小马哥笑而不语…

情况到昨天发生了一些变化…

相比其他政党,法国社会党阵营显得有点人才凋零。前不久连任的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Anne Hidalgo)似乎成为最拿得出手的总统候选人。

虽然她在6月份仍表示由于忙于巴黎市长的事务,不会参加2022年总统大选。但就在昨天,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正式宣布将参加2022年的总统大选

毕竟,现年62岁的巴黎女市长安娜·伊达尔戈(Anne Hidalgo)是小马哥总统连任道路上可预见的最强大的对手…

巴黎市长是拥有管理220万人口,每年114亿欧元预算和5万多名市政府公务员支配权的权利很大的要害职位。巴黎市长被认为是进军爱丽舍宫的绝佳跳板,法国知名总统希拉克就曾三次连任巴黎市长,最终当上了法国总统。

巴黎市长的权利来自于地方选举,与中央政府没有“上下级关系”:他既不受中央政府“任命”,也完全不需要服从中央政府的“领导”。

小马哥轻轻皱了皱眉头…

2022大选!

巴黎女市长啥来头

那么这位女市长到底是啥来头呢?安娜·伊达尔戈(Anne Hidalgo)不是土生土长的法国人,她于1958年6月19日出生在西班牙南部海滨城市圣费尔南多。

1961年,在两岁的时候举家来到法国中部大城市里昂定居。1973年,也就是在伊达尔戈14岁的时候,她选择了加入法籍,并保留了西班牙国籍,成为双重国籍公民。

从1997年相识到,到2002年他们的儿子亚瑟(Arthur)出生。2004年,在时任巴黎市长贝特朗·德拉诺埃(Bertrand Delanoë)的见证下正式登记结婚。伊达尔戈和让·马克·杰曼(Jean-Marc Germain)结婚已超过15年。

伊达尔戈的学士文凭是劳工法和社会科学,随后她获得了社会法和工会法学的硕士文凭。23岁的伊达尔戈考上了劳工总监。

她自1994年以来一直是法国社会党成员,曾担任法国文化部部长秘书,2001年至2014年任法国社会党大将贝特朗·德拉诺埃(Bertrand Delanoë)当选巴黎市长之后,伊达尔戈一直担任巴黎第一副市长。

她在2014年3月的巴黎市长选举中胜出,并于2020年第二次连任巴黎市长。是巴黎历史上首位女性市长。

在辅佐前任市长的十几年中,伊达尔戈深得德拉诺埃的信任和赏识,然而却难以开辟出自己独立的政治天地,每次参加竞选都以失败告终:2001年和2008年,她两次在巴黎第15区角逐区长失败;2002年和2007年两次竞选国民议会议员也未能如愿;2004年,又与巴黎大区议会副主席的职位失之交臂。

在巴黎市政府中,德拉诺埃对这位未来接班人的提携与支持虽有目共睹。2012年,德拉诺埃决定不再连任后,大力扶持伊达尔戈这位市长“继承人”,她才开始逐步获得社会党内的认可与支持。

伊达尔戈与社会党大佬们的私交甚好,特别是与上任法国总统奥朗德关系密切。社交网站“推特”上曾流传一则绯闻,称奥朗德曾与伊达尔戈相恋,她在1988年诞下一名私生子,但伊达尔戈对此大为不满,并强烈地予以否认。奥朗德的前女友罗雅尔也曾谴责奥朗德欺骗她,声称他与伊达尔戈有私情。

在法国,大多数的人认为男性和女性有着完全不同的从政方式,但是相比之下,“女性更诚实,更善于倾听民众的声音,也更贴近现实”。所以,目前在法国政坛出现越来越多的女将。

在2022年法国会出现第一位女总统吗?

彩蛋

20岁的法国勒芒(Le Mans)小哥,被传唤出庭,他可能面临重刑!因为他在三周内在没有出行证书或证书填写错误的情况下被警察查获了九次,他很有可能获得了法国封禁违规个人记录。

小哥在11月1日至20日被警察检查了9次,要么没有带出行证明,要么是证明不规范,要么违反规定和朋友们一起外出,要么出门没有戴着口罩等等。

几乎把所有违规的可能都亲自演示了一边,活生生的教科书!

法媒表示:不可思议!无可救药!

法国法律规定,在封禁期间30天内如果超过3次违规,即构成犯罪。这位年轻人于明年3月12日被传唤出庭。他可能面临重罚,因为对此类重复犯法者将处以最高3750欧元的罚款,也可能被判六个月徒刑。

-END-

文|陈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