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许经期休假是进步还是加剧歧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全现在

撰稿 | 奥布雷

01////

月经假使用率正在降低

在不同的国家,认为痛经会干扰日常活动的看法有所不同,但全球都认可这是一种普遍情况。

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开始重视月经假,日本于 1947 年推出了月经假政策,韩国在 1953 年采用了带薪月经休假。在中国和印度,各省和公司越来越多地采用具有各种权利的月经假政策。

二战后至少十年来,日本的女性工人已经获得了月经假的权利,使她们从辛苦的劳动和恶劣的卫生条件中解脱出来。但随着日本社会的现代化,行使这一权利的女性正在变少。据日本媒体报道,1965 年日本女性使用月经假的比例约为 26%。但日本政府在 2017 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只有 0.9%的女性雇员要求月经请假。

日本经期请假的女性在快速减少 图源:日本产经新闻网

在韩国,使用这一权利的女性数量也在下降。在 2013 年的一项调查中,有 23.6%的韩国女性使用了月经假。到 2017 年,这一比率下降到 19.7%。

有几个原因可以解释这一点。尽管日本的所有公司都必须在要求经期给予女性休假,但没有强制要带薪休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东京中心负责人村上由美子(Yumiko Murakami)表示,由于公司通常不会强调女性可以拥有这一假期,有些人甚至可能根本不知道有这个假。

不过,在大多数亚洲国家,更大的问题在于文化的障碍。

在韩国,日本乃至中国,女性在职场已经面临艰巨的挑战。调查表明,在经合组织中,性别薪酬差距最大,且在女性管理者中尤甚。村上说,尽管在日本歧视女性雇员是非法的,但她们一旦怀孕就经常面临辞职的压力。村上隆补充说,日本就不鼓励所有工人请假。

最重要的是,月经仍然是一个敏感的话题。村上说,例如,当妇女从商店购买卫生棉条时,店员将它们放在牛皮纸袋中,就好像它们需要被藏起来。

望月幸(Sachimi Mochizuki)在日本工作了二十年,但她从未休过一天月经假。

这主要是因为望月幸是幸运的——她的月经不是大问题。但是她也不愿意使用日本经期休假的权利,因为这会告诉她的经理们(大多数是男性的)正在月经。

” 这是非常私密的,尤其是在日本,这仍然是一种禁忌,” 望月说。 ” 我们不想和任何男人谈论这件事。”

望月记得一位同事休了一次月经假。 ” 我想,’ 为什么?’ 而且,” 如何做到的呢,该如何向上司启齿?”” 相反,她认为,设置更多的病假比设置月经假更好,可以帮助经期处境特别困难的女性。

她说:” 如果你告诉别人由于你的月经而要请假,那会被认为你不如男性。”

02////

作为一种政治手段

在亚洲其他地区,有时公司利用月经休假来支持工人,这也代表了一种政治立场。

例如,印度食品配送公司 Zomato 在 8 月份推出月经假政策时表示,它希望改变人们对印度的看法,因为印度过去长期笼罩在性别歧视的耻辱中。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员工,” 在 Zomato,我们希望建立一种信任,真理和接受的文化,”

” 请月经假并不羞耻。请您随时告诉内部小组的成员或电子邮件告知您正在休月经假。”

Zomato 宣传海报 图源:官网

在印度,有的地区仍然不允许妇女在月经期间做饭或触摸任何人。 慈善组织达斯拉(Dasra)2014 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印度的女孩通常会因为月经而缺勤 20%的学年时间,而 70%的母亲则认为月经是 ” 肮脏的 “。

随后,Zomato 的这一举措在社交媒体上遭到了强烈反对,批评人士认为,该政策可能会使女性显得虚弱或阻止经理雇用女性工人。

据研究性别和就业问题的悉尼大学教授伊丽莎白 · 希尔(Elizabeth Hill)称,即使在女权主义者中,是否要休月经假的讨论也非常激烈,原因是休月经假是否有助于或阻碍女性在工作场所的调查数据很少。

希尔说,许多反对休月经假的论点与反对产假的论点相似。反对者认为,让雇主给女性带薪产假可能会阻止他们雇用女性。

希尔表示,现在有证据表明,慷慨的产假政策鼓励女性留在劳动力大军中,而不是将其赶出去。这在印度尤为重要,印度是劳动力参与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为 35%。

贡尼 · 蒙加(Guneet Monga)制作了一部关于月经话题在印度的奥斯卡获奖短片,名为 Period. End of Sentence。他说 Zomato 的举动似乎是进步的,但是,即使月经假被其它行业接受了,也不会产生什么影响。印度有数百万妇女无法在办公室工作。

她说:” 我认为,在较低的经济水平上,妇女权利,平等和女权主义的整个概念不是一个选择。她们每天都在工作,要养活自己。她们正在应对生存危机。” ” 我鼓励在一个层面上进行对话,但我认为距离我们看到改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03////

为什么西方没有月经假?

但是,在世界另一端,情况却大不相同。在美国,英国和欧洲,几乎不存在月经休假政策。甚至在有这个假期的国家中,女权主义者对于休假是退步还是进步的看法也存在分歧。一些人辩称,月经假与产假都是必要的,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让女性的工作能力看起来不及男性,可能导致进一步的歧视。

每隔几年,月经假的话题就会在西方国家成为头条新闻。通常,舆论会把这视为一个坏主意。

Zomato 宣布这一消息后,《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一篇题为《我是女权主义者》的文章。认为给女性放月经假的日子是一个愚蠢的主意。文章认为,月经假是 ” 家长式的和愚蠢的 ” 提议,是 ” 重申女性的生活存在生物学决定论 “。

澳大利亚妇女权益倡导组织维多利亚妇女信托基金(Victorian Women’s Trust)在 2017 年为其员工制定了月经假政策后,布里斯班报纸《信使报》刊登了一篇带有标题的观点文章:” 作为澳大利亚的职业女性,我被这个疯狂的计划侮辱了。”

悉尼教授希尔说,有证据表明,西方的年轻男女更倾向于接受这个想法,而老年妇女则更反对。希尔说,年长的女性常常觉得,由于她们在月经期间努力工作,年轻的女性也应该这样做。

图源:CNN

在月经假的问题上,一些人认为应该为所有性别的人提供更多的个人休假权利。其他人主张增加病假以包括定期休假,尽管批评家认为女性在月经的时候并不生病,他们只是在经历正常的生理过程。

有证据表明,在西方对于月经假有一定的愿望和诉求。去年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上的一项针对 32748 名荷兰女性的调查发现,有 14%的女性在经期请病假。即使他们并非真的生病,只有 20%给出了真正的原因。

大约 68%的人表示,他们希望自己在这段期间可以选择更灵活的工作或学习时间。但是,大多数人(不到 81%)无论如何都会上班,即使他们由于经期症状而感到生产力下降。这项研究表明,生产力损失总计一年近九天。

在维多利亚妇女信托基金,执行董事玛丽 · 克鲁克斯(Mary Crooks)表示,在拥有 13 名女性工作人员的办公室,休月经假是很正常的。

她说:” 女性雇员不需要撒谎才能休月经假,或者解释自己为什么工作效率在某几天降低了。生殖周期对于女性的身心健康至关重要。”

玛丽 · 克鲁克斯为她的女性雇员提供了选择:处于经期的女性可以选择在办公室内更舒适的地方工作,也允许在家工作,并且一年最多可以休 12 天的带薪月经假。

克鲁克斯说,在推行这一政策的四年来,所有员工加起来也只主动请过 21 天的月经假。

她说,公司对女性的月经假期非常支持的结果是,员工们在讨论他们的经期需求时更感到自在。并且由于员工感到公司的尊重,他们的工作效率也变得更高。

她说:” 我认为,月经假期给公司带来的是积极影响。”

” 对我们而言,消除耻辱和污名是推动两性平等最重要的元素之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