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自述:两月前,我差点被骗进了蛋壳公寓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冰川思想库

我拒绝租住蛋壳公寓后,蛋壳客服仍旧不间断地给我打推销电话或发信息,持续了两周左右。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罗夏

装修老派,家具破旧,光线昏暗……嗯,这是环顾这间蛋壳公寓我的最直观感受,和图片上展示的精装公寓完全是两个房间。

更糟糕的是,蛋壳APP上显示这间房离地铁800米,但实际上,我出地铁走了两公里才找到。一旁的蛋壳管家解释道:“您看到的显示距离是地图上的直线距离,但您不可能从地图上穿过去对吧,所以有偏差也是很正常的。”

我心想,这一“偏差”就差了两倍多。

“按您的预算,这间房已经是最好的了,您想要离地铁近一点,装修好一点,那得加一千预算。”管家自信笃定地说,同时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这是我在中介身上惯常看到的眼神。

▲蛋壳公寓官网上展示的房间(图/蛋壳公寓)

他说的没错,在地铁附近租长租公寓,不管是蛋壳还是自如,加上服务费,预算确实要抬高近千元。这是他说话的底气。

但来之前,我透过别的渠道在地铁附近看了一间合适的房,预算之内。询问邻居,他们的租金也和我差不多。

也就是说,蛋壳等长租公寓,将一个小区的房租哄抬了近千元。

之后在分析蛋壳的商业模式时,我发觉这是长租公寓们惯用的“高进低出”与垄断手段。蛋壳们先抬高从房东手中收房的价格,从而将一个区域的大量房源纳入网中,经简单装修后再低价转租给租客。看上去像在做慈善,但这仅仅是短期的。

一旦靠此策略攫取市场乃至垄断房源,蛋壳们就会露出獠牙:房租月付、季付得加钱,服务费得加钱。

哪怕,你根本享受不到蛋壳宣传的“优质服务”。

01

服务是一点点地逐步消失的。

在我搬进新家的10月份,已经有蛋壳租客发现找不到保洁、维修人员,网络也因欠费无法使用。

作为一个靠网络工作的自由撰稿人,那位眼神狡黠的蛋壳管家一再向我强调:网费包含在服务费中,百兆光纤,包您安心使用。

昨晚,当我再次联系到这位狡黠先生,他告诉我,他已经离职了,“蛋壳出事前就走了”。相较于其他我联系的仍留在蛋壳,却领不到工资的管家,这位狡黠先生显然嗅觉更为敏锐。也许我是他最后几个目标?但他也可能是最后一批从蛋壳领到工资的员工。

▲蛋壳公寓被员工、供应商、房东和租客接连维权(图/网络)

作为外包人员,保洁、维修工成为蛋壳最先拖欠工资的对象。而另一类欠款对象是蛋壳的装修供应商,被拖欠的款项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

他们围集在蛋壳总部,想要回属于他们的钱。蛋壳给不出钱。

而到了11月份,围在蛋壳总部维权的人群变了:涌入了很多因蛋壳违约,面临无家可归局面的租客。

02

“中午刚在蛋壳交了两万的年付租金,晚上被房东赶出了大门,拿着行李在24小时KFC坐了一晚,一度想到了死”。这是一位95后北漂的自述(见《卧底5000人蛋壳公寓维权群,情况比预想中糟糕百倍》)。

类似他经历的人还有很多:向蛋壳交了高额房租和押金,蛋壳却拿不出钱给房东,房东以此为由将租客赶走。

▲房东与租客的矛盾不断激化(图/网络)

北京的气温已逼近零度。在寒冬中被赶出家门流落街头,这样的场景在相对体面的白领阶层中照样上演。

并不是人人都会关注行业新闻,而即便觉察到蛋壳的异样要求退租,人们发现已经晚了:即便退租成功,钱也只是退还在蛋壳APP中,无法提现,也就意味着只是一串冰冷的数字。

数字,是蛋壳和资本市场持续追捧的对象。

一方面是蛋壳公寓的高速扩张,疯狂收房,房源数量在四五年内从8000多间扩张到最高50万间。一方面是蛋壳公寓的持续巨额亏损。2017年亏损2.72亿元,2018年亏损13.66亿元,2019年亏损34.35亿元。

今年一季度加上疫情影响,蛋壳公寓亏损12.34亿元,接近2018年全年亏损。而面对疫情,蛋壳的选择是要求房东减免一月房租,但租客的房租却照收不误。

但蛋壳公寓用亏损换增长的策略让其在资本市场上高歌猛进,多次融资后,今年1月蛋壳公寓成功在纽交所上市,一时风头无限。

▲蛋壳公寓赴美上市(图/蛋壳公寓官网)

如果没有疫情冲击,蛋壳也许还能将这种态势再持续一段时日。但正如蛋壳的名字一样,建立在“租金贷”之上的蛋壳,其实脆弱不堪。

03

当我第一次听到蛋壳公寓的“租金贷”时,我并没有心生抵触。

蛋壳客服在电话那头用甜美的女声说:“您可以免费住一个月,但这一月房租是分摊减免在每月房租中。您只要签约一年办理贷款就可享受优惠,只需按月还每个月房租即可。”

▲蛋壳公寓经常推出看似极具诱惑力的活动(图/图虫创意)

“免费住一月”“按月还房租”听起来是如此美好,足以让很多人动心。然而,蛋壳只字不提这笔贷款的实质和去向。

“租金贷”的实质,是用你的个人信用,向银行贷款一整年的房租,而这一大笔房租被银行全部交给蛋壳。但按照蛋壳公寓与房东签订的合同,蛋壳只需按月向房东打款。剩下一大笔贷款,都被蛋壳用来经营扩张。这是长租公寓们典型的“长租短付”模式。

在你并不完全知情的情况下,在蛋壳的优惠诱导下,你不知不觉背负了一大笔贷款。而即便蛋壳违约,你仍然需要向银行还贷,否则影响征信。

2017~2019年蛋壳的租金贷使用比例最高达到91%。在疫情冲击、大量房源空置的情况下,大量倚赖贷款的蛋壳,破碎成为必然。

04

如果我没有找到其他渠道,那很大概率会租长租公寓的房子。

一边是近几年大力宣传的长租公寓“安全可靠”“服务优质”,一边是长租公寓们用房源、信息垄断让你难寻更好的选择。

“哥,别再打电话了,58上全是我们蛋壳投放的”。“也就是说,这些信息基本是假的?”“嗯”。这是一位或许“良心发现”的蛋壳管家和我的对话。

▲租房广告(图/图虫创意)

在58同城上看了一天房,发现最后打来的电话全是介绍蛋壳时,我不由得对蛋壳心生警觉。

无论在哪个地段看到哪间中意的房子,打电话过去,对方均回应有房。但之后会故作关心的说,要不要在附近多看几间,也许能看到更满意更合适的呢?

无一例外,你看到的房子实际并不存在,最后要带你看房的,均是蛋壳的管家。

一个企业,花这么多钱进行无效信息投放,又会花多少钱真正做服务?还是说,能坑多少是多少?

昨天当我再次联系这位“良心”管家,他告诉我,他还留在蛋壳,没领到工资。但不肯进一步透露蛋壳的情况。他的朋友圈发布的多是蛋壳的官方澄清:“我们没有破产,也没有跑路,我们正在积极为大家解决问题”。

而此时,蛋壳的成都办公室已被发现人去楼空。11月21日他发了一条朋友圈,“北京今年第一场雪”。雪片纷纷扬扬的落下。

而我拒绝租住蛋壳公寓后,蛋壳客服仍旧不间断地给我打推销电话或发信息,持续了两周左右。客服停止打电话后,蛋壳转为机器发送短信,“在吗,免费住一个月”,用的是这种极具诱惑力的语言。而且每发一次短信就换一个号码,我根本无法屏蔽。

▲蛋壳公寓给本文作者发来的各种信息(作者供图)

但到了11月中旬,这样的短信戛然而止。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05

“租房难”仍旧是当下年轻人面临的难题。黑中介、虚假信息、退租难更是成为困扰租客的一系列问题。

近年大力宣传的长租公寓模式也被证实并不牢靠。我即便通过别的渠道租到了房子,也并不知道退租时能否要回押金。事实上,辗转多地,有超十次租房经历的我,只有一次成功拿回押金。

利用信息不对等攫取大量差价成为很多中介、二房东的吸血手段,之后的服务质量更是参差不齐。租房市场规范化、合理化,信息透明化,投诉渠道顺畅化是监管层面应该致力的方向。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是千年前杜甫的殷切期望,在今天,更应该成为可触及到的希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