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来了,但它也许将成为“后勤的噩梦”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全现在

作者 | 庞礴

全文共 3256 字,阅读大约需要 8 分钟

新冠疫情一周年到来之前,美国制药公司辉瑞和摩德纳相继宣布开发出了有效性达到 90% 和 94.5% 的新冠疫苗,这创下了疫苗研发速度的新记录。而疫苗研发技术也有了革新——它们都使用了简短的 mRNA 技术,将病毒的遗传密码,而非病毒的片段放入人体,以诱发免疫反应,比起传统的疫苗更便宜、安全,也更容易生产。

美国传染病学专家福奇博士认为,这两针疫苗将会帮助整个世界回复正常,但印度研究医学委员会前主任尼玛尔 · 甘古利(Nirmal Ganguly )博士却说,这两针疫苗将成为 ” 后勤的噩梦 “。

01////

mRNA 疫苗带来的挑战

比起传统的疫苗,mRNA 疫苗提出了新的要求:它们必须在低温下储存,以保持基因序列不变。摩德纳开发出的疫苗必须在零下 20 摄氏度的条件下储存,而辉瑞与德国伙伴 BioTech 合作开发的疫苗则需要零下 70 摄氏度的环境。相比之下,以往的大多数疫苗可以在 2 到 8 摄氏度之间的环境储存。

根据美联社的报道,为了使疫苗远距离运送,各国需要不间断冷链供应链,而辉瑞的疫苗提出的要求最严苛——它需要特殊的医疗级冷藏柜。

疫苗需要通过昂贵的冷冻机场仓库、冷藏车运往接种点,在那里,装有疫苗的小瓶被放进 2 到 8 摄氏度的冰箱解冻,需要在 5 天之内注射,否则就会变质。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疫苗专家迈克尔 · 金奇(Michael Kinch)说:” 对极低温度的要求很可能会导致很多疫苗变质 “。这意味着各国需要从头开始建立疫苗生存所需的深冻生产、储存和运输网络。发展中国家不得不面临选择:是支付昂贵的冷链建设费用,还是等待开发更慢、更传统,却能利用现有医疗网络运送的疫苗。

中国选择了前者。根据澎湃新闻报道,11 月 10 日,复星医药董事长兼 CEO 吴以芳近日在进博会上公开表示,将分两个阶段进口新冠疫苗,第一个阶段直接从国外进口,第二阶段则探讨疫苗原液进口,在国内灌装。在同日的电话会上,吴以芳表示,深冷冰箱在系统集采的价格不大,复星在这一部分的投入 ” 也就是个小几千万级的一个投入 “。

根据《财富》杂志报道,在初步数据发布后,不少国家政府开始与辉瑞和 BioNTech 谈判,欧盟在 11 月 10 日就确认了高达 3 亿剂的订单,而菲律宾、新加坡和巴西则表示他们正在谈判中。

2020 年 11 月 23 日,意大利努斯科,Desmon 公司已在当地工厂设计并建造了医用疫苗储存冰箱,适用于在 -80 ° C 左右的温度下储存和运输辉瑞新冠病毒疫苗。(图源:CFP)

但物流专家警告说,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缺乏冷藏设备,无法实施有效的疫苗接种计划,这包括中亚的大部分地区、印度和东南亚的大部分地区、除巴西以外的拉丁美洲,以及除非洲一小部分地区外的所有地区。

不少发展中国家的态度因此而犹疑——例如印度,尽管在努力控制疫情,但他们目前还没有达成购买辉瑞疫苗的协议。4 天前,印度联邦卫生部长哈什 · 瓦尔丹(Harsh Vardhan)表示,印度 ” 可能不需要 ” 辉瑞与德国 BioNTech 合作开发的潜在冠状病毒疫苗。

一些向辉瑞发来订单的国家,情况似乎也不乐观。例如秘鲁、厄瓜多尔以及哥斯达黎加等国,尽管官方未透露将在多大范围内分发疫苗,但不到一千万的订单都表明,这些国家的部署能力似乎有限。

02////

脆弱的接种链条

全球冷链的裂缝在疫苗离开工厂后就开始了:现有的集装箱船不具备冷藏条件,空运则成本过高,同时受到边境封锁的影响而运力有限。

即使航班足够寒冷和频繁,航空货运也会带来其它潜在的危险。据世卫组织估计,全球有多达一半的疫苗浪费、丢失,有时就是由于在运输过程中受热失效或小瓶破裂。

到了目的地,问题将变得更加严峻。根据 AP 报道,全世界 78 亿人口里,有 30 亿人生活在冷链条件不足以支撑新冠疫苗接种的地方。

在撒哈拉沙漠南缘,内陆国家布基纳法索的首都甘佩拉,一个为 1.1 万人服务的诊所里甚至没有一台正常运转的电冰箱。

护士说,冰箱从去年秋天就已经坏了,自此以后,诊所已经无法保存破伤风、黄热病、肺结核和其它常见的疫苗。工作人员需要骑着摩托车到 40 分钟车程外的医院里取来疫苗,为孩子们接种,再骑车把剩下的送回去。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非洲国家卫生和营养负责人让 · 克劳德 · 穆巴拉马 ( Jean-Claude Mubalama ) 表示,如果布基纳法索今天获得 100 万剂冠状病毒疫苗,该国将无法处理。” 如果我们现在必须接种冠状病毒疫苗,在此时此刻,这是不可能的,” 他说。

非洲健康研究所所长、非洲免疫学会联合会和比尔及梅林达 · 盖茨基金会结核病疫苗组的前主席威力恩 · 哈内科(Willem Hanekom)说,在非洲,即便是在南非这样的中等收入国家,在学术机构以外也没有足够的液氮或者干冰储存设施。

2020 年 11 月 7 日,德国柏林,泰格尔机场在退役前最后一天的运营。该机场于 8 日正式关闭,接下来,机场将转换身份 作为新冠疫苗接种中心。(图源:CFP)

而在南美洲的委内瑞拉,去年的一场大停电让全国大部分地区陷入了长达一周的黑暗,当地医院因此而失去了大量库存,全国最大的儿童医院不得不丢弃数千剂白喉等疾病的疫苗。

现在,冷链变得更加困难。抛开断电的风险不谈,天然气短缺也限制了将疫苗从委内瑞拉的运送能力,运输过程中保持冷却的干冰更难找到,在经历了多年的经济衰退之后,接受过培训的医生和其他专业人员也越来越少。

委内瑞拉病理学家阿尔伯多(Alberto Paniz-Mondolfi)博士说:” 我对疫苗在内陆各州的分发情况并不乐观,因为没有任何形式的基础设施来保证运送——如果能运送到,也很难保证在低温条件下的充分保存。”

到了接种环节,公共交通就成了问题。在甘佩拉的诊所,一位两个孩子的母亲说,她每次需要在烈日下步行 4 个多钟头才能到达医院,然后排队几个小时才能见到医生。” 我们不得不在医院等待,有时候没有打疫苗,就离开了。” 而在印度贫困地区经营诊所的阿奎纳 · 埃达塞里(Aquinas Edassery)博士说,不少患者需要在一条蜿蜒 86 公里的陡峭山路上步行,才能到达他的诊所——这个路程几乎相当于白令海峡的宽度。

专家们认为,在印度的其它疫苗接种里出现的问题会重现——接种一次太麻烦了,人们往往很难保证来打第二针。

03////

建设中的冷链

到目前为止,人们很难否认,受到流行病与经济衰退双重打击最严重的国家,或许会成为最后一批获得广泛疫苗接种的国家——这内在的不公平不言而喻。

如今,世界上仅占全球人口 13% 的富裕国家已经预购了 51% 的新冠疫苗潜在剂量,哈内科说,” 我不把这种富国囤积疫苗的行为称为疫苗民族主义’,而是’疫苗殖民主义’。”

不过,商业公司、联合国和慈善组织都在想方设法解决冷链问题,据 Vice 报道,辉瑞公司提出,他们设计了一种可以用干冰重新包装的热运输机。

2020 年 11 月 25 日,在欧洲最大的药品运输枢纽——法兰克福机场法,汉莎航空制药中心的冷藏集装箱和干冰已经就位,以应对大量疫苗涌入地球的运输。(图源:AFP)

世界卫生组织的合作伙伴、全球疫苗联盟 Gavi 则说明,截至 2020 年 6 月,他们为 41 个低收入国家采购 4.3 万台疫苗冰箱,以改善其冷链。除此之外,他们还为没有电力接入的地区开发了太阳能冰箱,并为那些间歇性接入电源的地区开发了能够保持数天不供电的特殊制冷设备。

在甘佩拉的那间诊所,一台太阳能冰箱已经到货,不过由于技术人员短缺,设备并未马上开动。在全国范围内,布基纳法索缺少大约 1000 台临床冰箱,只有不到 40% 的开展疫苗接种的医疗机构拥有可靠的冰箱。

而 Gavi 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已经尝试用无人机运送疫苗,印度官员提出了将该国庞大的粮食储存网络的一部分留作存储疫苗的想法。到今年年底,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预计将为发展中国家的新冠疫苗预先准备好 5.2 亿支注射器,并在地图上标记冷藏设备的需求,” 以确保物资能在疫苗到达之前到达就位,” 执行主任亨丽埃塔 · 福尔(Henrietta Fore)说。

但即便如此,这些方案是否能够可行,仍然值得追问。” 如果我们多等一年,直到有可行方案,可以给尽可能多的印度人提供疫苗,这是否是一个糟糕的权衡?” 印度维洛尔的基督教医学院微生物学教授、世卫组织疫苗安全全球咨询委员会成员贾岗迪 · 康(Gagandeep Kang)问道。

参考资料:

https://www.vice.com/en/article/4adwe3/cold-chain-logistics-could-make-vaccinating-lower-income-countries-difficult

https://fortune.com/2020/11/11/vaccine-covid-19-cold-storage-logistics/

https://apnews.com/article/virus-outbreak-pandemics-immunizations-epidemics-united-nations-fc4c536d62c5ef25152884adb1c14168

https://scroll.in/latest/979330/coronavirus-india-might-not-need-pfizer-vaccine-says-health-minister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