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成为疫情大输家:找不到工作 还要还贷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法国总理让·卡斯泰(Jean Castex)近日在关于放松限制措施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认,年轻人是新冠病毒疫情相关危机的“首要受害者”。这些年轻人一方面由于远程授课感到孤立,第二方面受到短期工作、培训课程、交替合同流失的影响,第三方面受到预期失业激增的折磨,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情况。

据《巴黎人报》报道,年轻人创业就业平台Wizbii的创办人本杰明·杜库索(Benjamin Ducousso)表示,根据最新研究,五分之二的学生不得不放弃培训,面临日常财务困难的学生从2019年的56%上升到现在的73%,而40%的学生收入通常来自于打零工。

法国学生的财务状况日益危急。一般来说,每年有超过30万学生签署助学贷款,专业人士预计,贷款申请将会激增。法国邮政银行(La Banque postale)有100多万18岁至23岁的年轻客户,该银行融资部经理弗兰克·科尼加(Franck Oniga)表示,今年前9个月的学生贷款申请比2019年同期增加了25%,平均额为1.5万欧元。自从今年5月第一次解封以来,6%的年轻客户要求免费推迟6个月的月供。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市场营销部主管弗朗西斯·德尔奇尔(Francis Delchier)承认,“今年9月的贷款申请比2019年9月增长了5%,而实际上2019年9月的贷款需求已经大幅增加。”

对于银行、大学和私校来说,这是一个敏感问题,学生的学习和生活成本每年都在上升。巴黎体育管理学院(Amos)招生主管斯特夫·马塞尔(Steeve Marcel)表示,“交替合同如此之少,以至于我们80%的学生求助于贷款,而2019年这一比例仅为60%。”

法国诺欧商学院(Néoma Business School)在巴黎、兰斯和鲁昂都有校区,该校首席执行官德尔芬·曼索(Delphine Manceau)表示,“我们9000多名学生中超过半数向银行贷款,这些背负贷款的学生中有60%要偿还3万欧元。”在法国,200多所私立学校都有同样的现象。

和许多学生一样,20岁的卡蜜尔(Camille)在高中毕业后入读一所商学院,申请了八年期贷款,负债1.4万欧元。

26岁的亚历山大(Alexandre)是巴黎郊区一所私立管理学院的年轻毕业生,他认为自己是“这场危机的大输家”。2015年底,他签署1.2万欧元的助学贷款,必须偿还债务,在五年间每个月要偿还213欧元,但从今年秋天开始一直找不到工作,“以前我可以通过在夜总会和餐馆做更多的零工赚1500欧元,但现在不可能了,目前我没有任何进账。”疫情封锁期间,餐馆和酒吧都关门了,而餐饮机构是学生打工的主要场所,季节工的岗位在许多领域也大幅流失。

25岁的西里尔(Cyril,化名)最近从巴黎高等公共关系传媒学院(Efap)毕业,9月到就业中心(Pôle emploi)注册接受职业培训。他解释说,“我打算延长与银行的还款期限。以前我可以日以继夜地打工来偿还贷款,但现阶段是不可能的,我还必须付房租。”因此,他对日常购物的一切支出不得不精打细算。

Elena Foukra

22岁的埃琳娜·福克拉(Elena Foukra)到西班牙一所私立学校读牙科护理专业,申请了7.5万欧元的助学贷款,等到两年后毕业回巴黎,她将不得不连续八年每月偿还750欧元贷款。她谈到,她所在的学校里,大多数学生是法国人,其中绝大多数都申请了贷款。

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Insee)2018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法国几乎四分之一的学生已经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而这种不安全感不断增加。法国不平等现象观察所(Observatoire des inégalités)26日发布的法国贫困状况报告称,在过去15年里,18岁至29岁年轻人的贫困率上升了50%以上。

法国学生生活天文台也敲响了警钟,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称,新冠疫情危机极大地改变了学生的生活状况。近二分之一的学生要靠打零工维持生活,而其中近六成的学生在疫情期间失去或减少了打工机会,对于不得不停止打工的学生来说,这意味着每月大约274欧元的收入损失。

年轻人对食品援助的需求也在激增。法国政府已将享受助学金的学生在食堂吃午餐的费用降低到1欧元,但这仍然不够。巴黎学生总会(Agep)主席、贫困生杂货店(Agoraé)志愿者布兰热·庞塞特(Bérangère Poncet)表示,“需求已经翻了一番,肉类、新鲜产品和卫生产品的需求最大。”

-END-

文|鲁佳 转载自旅法华人战报(ID:DailyFR)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