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危机下的委内瑞拉选举:不投票,没饭吃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全现在

作者 | 李卷

01////

双重危机

在一些国家,投票是强制性的,不参加投票的人可能会被罚款。但在委内瑞拉,惩罚可能比大多数国家更为严厉:如果不投票,就没有饭吃。

上周日,委内瑞拉进行了新一届议会选举。委内瑞拉议会的全称是委内瑞拉全国代表大会。由于委内瑞拉是一院制,议会也是全国最高立法机构。1999 年,时任总统查韦斯通过公投修改宪法,把两院制改为一院制,借机解散由在野党控制的议会。但 2015 年,反对派领导人胡安 · 瓜伊多(Juan Guaid ó)赢得议会选举。2019 年他自封为 ” 委内瑞拉临时总统 “,得到美国等盟友承认。

为了夺回议会的控制权,在选前,尼古拉斯 · 马杜罗总统的盟友、委内瑞拉前议长卡韦略在一次竞选集会上说:” 那些不投票的人将会失去食物供应,他们将度过一个没有食物的隔离期。”

12 月 6 日,委内瑞拉议会选举投票站现场。图片:AFP

卡韦略的说法暴露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委内瑞拉正面临疫情和粮食短缺的双重危机。目前有超过 400 万委内瑞拉人居住在国外,绝大多数逃往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国家,其中只有一半是合法移民。世界粮食计划署表示,三分之一的委内瑞拉人吃不饱饭,食物短缺正是导致人口外流的主要原因。

自 2014 年以来,全球范围内委内瑞拉难民数增加了 8000%,委内瑞拉成为南美地区最大的人口外流国家。今年在疫情冲击之下,情况继续恶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委内瑞拉今年的 GDP 将下降 25%,而恶性通货膨胀持续削弱其货币的价值,目前 1 美元可以兑换超过 100 万玻利瓦尔。

卡韦略对选民的威胁似乎起了作用。在上周日的选举中,虽然委内瑞拉 2000 万注册选民里只有 31%参加了此次选举,但他们依然帮助马杜罗领导的政党联盟赢得了胜利,他们夺取了议会中 67%的席位。

02////

以食物换选票

上周卡韦略公开表示了 ” 断粮要挟 ” 后,许多人以为这番言论只是个玩笑,但不久后,这个消息就在他的追随者 “Colectivo” 中传播开来。

Colectivo 是支持马杜罗和卡韦略的武装力量,Colectivo 主要驻扎在贫困地区,组织成员表示,他们在贫困社区开展社会帮助计划,促进了民主和政治活动的进行。

但该组织制造了不少针对反对派的勒索、绑架和谋杀事件,因此被反对派掌控的议会指控为 ” 国家支持的恐怖组织 “。目前 Colectivo 已经控制了委内瑞拉 10% 的城市。

在委内瑞拉最大的贫民窟佩塔雷,有居民表示,在卡韦略发表讲话后不久,当地人就开始受到威胁。一名妇女对 CNN 说:” 他们(Colectivo 组织成员)走过来,告诉我们有辆公共汽车会来接我们,带我们去投票站。”

她补充说:” 他们说,如果我不来,我就不会再收到 CLAP 食物盒子。”

一名医护人员领取 CLAP 食品补助盒子。图片:AFP

CLAP 食物盒子是委内瑞拉的食品补助计划,2016 年由马杜罗总统设立,以应对国内持续的食物短缺状况。通常盒子里包括粮食、糖和牛奶等基本食品,每月送达贫困家庭。

但根据委内瑞拉报纸《Tal Cual》报道,自这个项目开始以来,盒子内的食品重量逐步减少,经常有过期食物,送达时间也越来越延迟,有关食品盒子的内幕交易和腐败新闻层出不穷,CLAP 被反对派指责是马杜罗政府 ” 从饥荒中获益 ” 的手段。

更严重的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 以食物换选票 ” 的事情发生。2017 年委内瑞拉制宪议会选举时,加拉加斯地区居民向委内瑞拉媒体 Cronica Uno 透露,他们必须证明自己有正当的弃票理由,否则就会被从福利名单上除名。

这次在议会选举中,类似戏码又上演了。

03////

分裂的政府

在一个饱受通货膨胀、失业、基本商品短缺以及新冠肺炎困扰的国家,周日的投票中心十分安静。因为在许多地区,更多的委内瑞拉人选择在加油站排队等候加油,而不是去投票。

这次的 31% 投票率,与 2015 年议会选举的投票形成鲜明对比,当时投票的参与率达到 70%,反对党最终拿下了议会控制权,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当选议长。

12 月 6 日,委内瑞拉一位老人在看议会候选人花名册。图片:AFP

2019 年 1 月,委内瑞拉爆发反对马杜罗总统的大规模抗议示威,瓜伊多宣布自己为委内瑞拉 ” 临时总统 “,获得美国、多个南美洲国家认可。此后委内瑞拉一直处于两派分裂状态。

今年 8 月,委内瑞拉最高法院任命新一届国家选举委员会官员,反对党认为最高法院在委员会中安插亲政府人士,并且缺少国际监督员,声称这是执政党的舞弊行为,因此 27 个反对派政党共同抵制 12 月的选举。

由于没能阻止选举正常进行,于是反对派呼吁同胞拒绝投票以示抗议,他们此次的策略不是赢得选票,而是向世界证明委内瑞拉已经失去了对选举的信心。

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发布了投票站的现场照片,在加拉加斯的七个投票站,12 月 6 日上午,每个站只有数十个人在排队。

瓜伊多评论道:”2020 年人们在大街上看到的是一种欺诈行为,这与 2015 年选举中我们的努力形成了鲜明对比。马杜罗和他的政权失去了所有民众支持。大多数人都希望改变委内瑞拉,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敢呼吁自由选举。”

尽管美国等国家都认为这次投票是骗局,但一个事实是,明年 1 月 5 日之后,瓜伊多将无法再担任议会主席,马杜罗及其盟友将夺回唯一不在其控制下的国家机构。

获胜后,马杜罗在电视讲话中说:” 我们凭借委内瑞拉人民的多数票恢复了议会,毫无疑问,这是民主制度的一次伟大胜利。”

马杜罗还表示,新一届议会将会找到私营公司出口原油的新渠道,由于此前受到特朗普政府的制裁,委内瑞拉原油产业陷入困境。

作为回击,反对派声明他们将马上举行自己的公民表决,让全民决定是否要结束马杜罗的统治并举行新的总统选举。

马杜罗的执政联盟取得议会选举胜利后,支持者在庆祝。图片:AFP

但对深陷政治和经济危机的委内瑞拉人来说,马杜罗和瓜伊多都令人失望。加拉加斯居民杰奎琳 · 桑多瓦尔在《华盛顿邮报》的采访中说,她去投票了,但是投了一张空白票,以表示她的愤怒。

” 我不允许政府挪用我的票,” 她说,” 待在家中以泪洗面是没用的,我们快死了,但我的声音应该被听到。”

她认为空白的选票是代表她对两个政治极端都不赞同的唯一方式:” 老实说,我会投票给上帝,但他的名字不在投票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