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亿英镑的伦敦富豪街:王室,金钱,纠葛和仇杀…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悦居英国

作为全球最吸金的城市之一,伦敦有不少亿万富豪街。

在这些街区,百万英镑是房子的基准价,千万英镑则是常规价…,一条街所有的房子加一加,赶得上一个小国一年的贸易额。

位于北伦敦汉普斯特德富人区的Bishops Avenue,就是这样一条街。这条街一共66栋房子,是全球最贵的街道之一。

贵到什么程度呢?66栋房子,总价值6.6亿美元。

在这里居住过的名人,有流行小天王比伯,有外交官,有石油寡头,总之都是不差钱的主儿。买得起这种段位房子的人,自然不会只有一套房…

今天,我们就跟随Business Insider的脚步,来看看这条看似频繁,但是纸醉金迷的富豪街区,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风风雨雨。

66 The Bishops Ave:被谋杀的富豪

这栋价值1398万英镑的豪宅,曾经的屋主是希腊时尚界巨子Aristos Constantinou。

靠着白手起家创业的Aristos,在40岁那年被枪杀。

1984年的新年前夜,他和他妻子Elena从一个派对归来,回到住宅后,就去了小祷告堂进行祷告。

跨年后,Aristos在祷堂被枪杀,身上中了4枪,头部中了两枪。由于案件发生在新年凌晨,所以这也是当时广为流传的“新年枪杀案”。

查验人员检查尸体的时候,发现击中受害者的银色子弹,产自意大利。由于这款子弹在六十年代之后就停产了,所以警方初步认定,这是有预谋的凶案。

那嫌疑最大的人,无疑就是同样在案发现场但是得以活命的妻子Elena了。

Elena说,自己当时被带着狂欢节面具的劫匪锁进了厕所,得以活下来。但是警方并不相信她的供词。

由于缺少证据,Elena并没有被起诉,这案件的真凶也一直没有找到。

64 The Bishops Ave:策划政变的富豪

这栋价值758万英镑的房子,曾属于黎巴嫩石油大亨Ely Calil。他已于去年5月在伦敦去世。

在没出生之前,Ely的父亲就已经是黎巴嫩赫赫有名的石油商人了。最终,他从父亲手上继承了大约4千万英镑的遗产。

靠着良好的基础,加上自身的努力,Ely一路打拼,成了英国乃至全球最有钱的人,个人身价一度达到3.5亿英镑。

事业成功后,他的心也跟着大起来。都说做生意的最高境界就是玩政治,Ely周围也有不少政治世家的朋友,包括撒切尔夫人的儿子Mark。

后来,他和Mark参与策划几内亚政变,最终失败。Mark入狱,他也在法国被捕。

60 The Bishops Ave:成人片富豪

能住进这条街的人,身上没两把刷子不可能。我们见识过了搞时尚的,做能源的,现在来见识见识这位做文化产业的Richard Desmond。

这位英国的传媒大亨今年67岁,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和慈善家。他创办的传媒集团曾经拥有一系列狗仔刊和部分软开车刊物,总之,他的经营哲学就是什么赚钱就做什么。

59 The Bishops Ave:好莱坞富豪

这就是比伯曾经住过的大宅,塞尔玛-海耶克也住过这里。

5 Byron Drive:难民大亨

住在这里的富豪Rolf Schild,是制药公司ArjoHuntleigh的创办人。他曾是逃离纳粹德国的难民,但是于1979年又被绑架…也是非常坎坷。

46A The Bishops Ave:神秘富豪

这是这条街最贵的房子,建造人是土耳其商人Halis Toprak。我查了很久,一点消息都没查到,看样子是个神秘发大财的人。

不过,他建造了这栋豪宅,自己据说完全没有住过。

很多富豪来来往往,光买不住,偌大的豪宅,就这样被弃置,以至于变成阴森森的“鬼宅”…

这套红砖大宅,草地荒芜没人打理…

浮夸的吊灯已经到位,除此以外都是废墟…

走进去一看,美丽的旋转阶梯爬满了藤蔓,简直就是《美女与野兽》里被诅咒的城堡…

英国记者前去“探秘”的时候,发现废墟里甚至有鸽子的尸体(只有骨头的那种)。可见,其他物种都在这里完成了世代的过渡,屋主依旧没有回来…

巨大的室内游泳池和按摩浴池,刚敲出个形状就停工了…

窗花依旧耀眼,只是无人问津。这栋房子据说是一个沙特王室成员的,这位王爷比较喜欢古希腊风的建筑,所以屋内有很多巨大的梁柱。

曾经,这里也是个莺歌燕舞的地方;如今…

窗框上布满了厚厚的灰尘和蛛网…

墙壁被苔藓覆盖,屋顶没有一砖一瓦,天一黑风一吹,声音特效都可以省…

低头一看,还附送野菜呢,薅一把汆烫一下,撒上辣椒面就可以上桌了…

光这一条街的废弃豪宅,价值就差不多3.5亿英镑。有些房子是将近30多年前被买下的,然后就这样被弃置。

这种医院色的浴缸和金边窗帘,是20多年前的流行款。

还有一些房子稍微装修得仔细一些,但是也许主人房子太多,最终没有获得“临幸”…

一边是不知道住哪儿的富豪,另一边是生活在温饱线上的保安。有些看护废弃豪宅的保安无家可归。

如今的Bishop Avenue,主人换了一代又一代,

这些用金钱堆砌的豪宅,依旧落得残破下场,不禁让人想:所谓世间繁华,正应了老艺人苏昆生的悲歌:

“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