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版浪姐”,为什么浪不起来?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 | 王秦怡

优酷新综艺 ” 男版浪姐 “《追光吧!哥哥》(下简称 ” 光哥 “),没能延续 ” 姐姐们的荣光 “。

在上线近一周时,豆瓣仍暂无评分。而根据双网(CSM 和酷云)统计的收视情况,《光哥》的实时收视率稳定在 0.3-0.4 之间,甚至低于全国收视均值,更不用提对标《浪姐》。

图片:豆瓣截图

这是因为初舞台呈现效果差吗?

显然不是。陈志朋舞台展示唱的是《青苹果乐园》,边唱边跳明显吃力;明道跳《Mr.Q》,长手长脚完全看不出舞蹈的编排感;于朦胧唱歌勉强及格……但正如《浪姐》第一期,所有姐姐未彩排就被要求开麦亮相,其中不乏一些 ” 惨绝人寰 ” 的表演,观众们反倒看得乐呵。试问,谁不想看到以往光鲜亮丽的明星,像普通人一样出糗呢?

抛开这一不成原因的点,《光哥》收视明显不如预期,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有网友形容观看第一期的心情 ” 男人间的故事可真没劲 “,同一节目模式套在男性身上就失灵,就因为选角本身的原因?当节目组试图打造一档 ” 男版浪姐 ” 时,现实又有哪些吊诡之处?

01////

形象模糊

” 三十而励,三十而立,三十而骊 “。

可以说,《浪姐》对美和女性的定义,是整档节目最打动人心的一点。作为第一档让中生代女艺人展现自我才华的综艺,它让我们看到,女性的美不只是白幼瘦、少女感,还可以是丰腴的、强势的,甚至是脆弱的。总之,就像那张 “X” 卡一样,任何年龄的女性都不应该被定义为单一的一种。

对应到节目中,观众们最乐于看到姐姐们如何反选秀套路、日常怼节目组。如阿朵质疑评委意见,直言做女团 ” 一定要讲究平衡,百花齐放 “;郑希怡谈参赛感想,” 到了这个年纪,还要去被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人去评审我自己 ” ……背后真相则在于,相比于一直作为潜在参照系的 ” 妹妹们 “,姐姐们有足够的资本去反抗那套已有的选秀秩序、甚至于男权秩序。也只有在她们人生阅历的加持下,观众们看到姐姐 ” 怼天怼地 “,才能共情到一种 ” 爽感 “。

郑希怡在节目中。图片:网络

除了期待的 ” 爽感 ” 以外,观众也能在节目中看到其他的女性形象。比如,海陆在社交场合无所适从,被习惯性忽视;金莎为了保持身材,在吃饭前拿出一个电子秤,精确称量自己可以吃几只虾;蓝盈莹像黄龄评价得一样 ” 非常的拼命三郎 “,甚至因为 ” 过于努力 “、” 太上进 ” 而成为被攻击的靶心……

反观《光哥》,打着男版 ” 浪姐 ” 的幌子,在节目定位上却不清不楚。尽管节目组对此解释为,要打造 ” 国内首档混龄男性艺人竞演综艺 “,但相比起 30+ 姐姐们的多元形象、引申出的丰富话题度,这档混龄节目呈现出的男艺人形象反而更为模糊。

往上,可堪当 ” 男性力量 ” 大任的几乎没有。陈志朋(49 岁)、陈晓东(45 岁)两位 ” 高龄 ” 艺人拿不起 ” 又飒又爽 ” 的剧本——毕竟小虎队离我们太远,陈志朋又是三人中人气最低迷的一位,近年来也是争议居多;陈晓东也差点劲儿,没有一部影视剧在内陆大爆。印小天(42 岁)海澜之家的代言过于深入人心,与中生代男团沾不上边儿。明道(40 岁)、杜淳(39 岁)等火候也都不够。

印小天。图片:视频截图

往下,” 哥哥 ” 一词所被赋予的特殊意义正在被消解。李汶翰(前男团 UNINE 成员,26 岁)、丁泽仁(乐华七子成员,21 岁)、伍嘉成(前 x 玖少年团成员,27 岁)等本就是韩国练习生模式出身,看他们参赛与看《偶像练习生》并无二致。至于符龙飞(32 岁)、檀健次(30 岁)、于朦胧(32 岁)、肖顺尧(32 岁)等,以往出演青春偶像剧居多,且不说定位上同样倾向于爱豆,演艺圈正当时的状态也与年轻姐姐们多年无作品、要乘风破浪的人生截然不同。

这样,一期看下来,就像网友所描述的 ” 男人间的故事可真没劲啊 ” ——从入住到晚宴,再到初舞台表演,看点几乎都集中在教导主任金星和人气助力官郑爽的点评上,选手自身的爆点则明显不足。但哪怕是教导主任主动抛过来的梗,男艺人们在应对上似乎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比如,金星问选手,” 作为男艺人,你们对自己的生活把控能力有多少,都在自己手里,还是在公司手里?” 大部分选手都表示控制权在自己手里,并无深谈;刚出道的丁泽仁唯唯诺诺,不知如何作答。最终,这个话题草草结束,与浪姐们或犀利敢说、或真诚表达的表现形成鲜明对比。

02////

吊诡

事实上,要打造一档 ” 男版浪姐 “,确实难度很大。

这是因为《浪姐》的火爆与近两年女性意识、” 她叙事 ” 的兴起不无关系。而当这样一档体现女性力量的节目照搬到男性身上,观看群体却仍以女性为主时,节目定位多少有些尴尬:是要体现 ” 男性力量 ” 么,那会不会引起反感?还是要 ” 取悦 ” 观众?但这又与《浪姐》秉承的节目内核不一致,何以称之为 ” 男版浪姐 “?

如是,或许可以解释《光哥》中的男艺人为什么总是 ” 唯唯诺诺 “。作为中生代男艺人,一不小心就会面临 ” 油腻 “、” 爹味儿 ” 的指责,表现在外表上是身体发福、啤酒肚、赘肉与秃头,表现在内在上则是好为人师、不照顾他人,前脚黄晓明欲上演真实版霸道总裁,反被吐槽 ” 明言明语 ” 即是证明。

图片:节目官微

因此,抛开邀请嘉宾的个人履历,节目要平衡好 ” 男性力量 ” 与 ” 油腻中年人 ” 之间的微妙关系,本就是一大难点,也就不排除《光哥》在私下场景中刻意淡化了人物故事线。因为平衡不好,就会导致当节目组试图刻画 ” 男性力量 ” 时,观众反馈呈现出明显的背离。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浪姐》中,宁静发言希望让助理把行李搬上去,阿朵则直接说,” 他们节目组就是要看我们会不会抬箱子 “,姐姐们的发言收获了一众好评—— ” 节目套路,姐什么不知道 “。但在《光哥》中,陈志朋入住时误把艾福杰尼当工作人员,问他,” 你为什么刚刚不在下面等我(搬箱子)”,态度还算礼貌,弹幕却都在吐槽 ” 陈志朋低情商 “。

另一个例子是,陈志朋初舞台表演无人敢应战,选手们都表示 ” 对 80 后的人来说,真的是一个回忆杀 “,有意将其塑造为选手中的 ” 一哥 “,弹幕同样在吐槽 ” 别抛媚眼了 “、” 油腻 “、” 能减减肚子上的肉吗 “、” 姐姐们可不是这状态 “。

类似的吊诡还体现在其他设定上。导演金磊坦言做这个节目是受到《浪姐》启发,在文案上也强调 “20 岁、30 岁、40 岁,不论几岁,在每个男人心中,曾经的答案永远都在。不是忘记,也不是妄语,追光而上,寸步不让 “,但转过头来,就设置了场外嘉宾金星、郑爽对所有选手评头论足:脸不禁看、有点老了、牙齿做了美白……并让仪器按外表给选手打分。

金星在《光哥》中任 ” 教导主任 “。图片:视频截图

黄晓明在《浪姐》中。图片:视频截图

可以发现,金星、郑爽的角色与《浪姐》中完全不同。在《浪姐》中,黄晓明所代表的男性群体彻底被压制,他被定义为 ” 见证人 “,一代明学宗师转而负责姐姐们的心态维护,以及评审 ” 胡说八道 ” 时,及时在边上找补和提醒。在《光哥》中,同样是场外嘉宾,金星则是 ” 教导主任 “,自带一种权威与气势,完全颠覆了黄晓明作为场外嘉宾的求生欲与小心翼翼。

有自媒体认为,这与《浪姐》” 不定义女性和美 ” 的节目内核不同,对标到《光哥》,应该是 ” 不定义男性和帅 ” 才对。但恰恰是这个场景,是节目中少有的观众有代入感的时刻,金星、郑爽吃瓜的样子,像极了在屏幕前边磕瓜子边刷综艺的我和我的小姐妹。因为从受众群体来说,男性被审视,才是她们获取快乐的方式。

目前来看,节目受众不会变化。因此于节目组而言,要打造一档 ” 男版浪姐 “,首先应该思考的问题是 ” 什么样的力量是男性力量 “。不妨顺着 ” 油腻 ” 的反面去寻找——真诚的、不做作的、绅士的、尊重女性的……当回答好了这个问题后,再去丰富人物故事线,想必不难抓住女性观众的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