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王子性侵再添铁证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凤凰欧洲

近日,《每日邮报》披露了一些独家照片,照片显示了2001年复活节的后一周安德鲁王子与女儿在巴哈马度假。

报道称,他们的调查揭示了就在几天前,安德鲁在恋童癖者的小岛上停留了48小时,为安德鲁的性侵丑闻又添一证据。

2007年,美国亿万富豪杰弗里·爱泼斯坦性侵未成年少女案的曝光令全美震惊。而他的好友,安德鲁也被卷入这一色情丑闻。

2015年,一名性侵受害者向美国佛罗里达法庭递交了一份补充文件,称自己曾于1999年至2002年期间沦为爱泼斯坦的性奴,并被迫多次和安德鲁王子发生性关系。当时她仍不满18岁。

这名女性是弗吉尼亚·罗伯茨。她声称,2001年在拍摄这些节日照之前大约一周,安德鲁在纽约最大的联排别墅的按摩室与她发生了性关系。而她当时17岁,只比阿特丽斯公主大五岁。

纽约曼哈顿东71街9号是爱泼斯坦生前居住的豪宅,这栋价值7700万美元的联排别墅被不少性侵受害者称作“恐怖屋”。

2019年8月10日,被控性虐未成年少女和经营未成年少女性交易的爱泼斯坦在纽约大都会管教中心单人囚室自杀身亡。

但其卷起的风波远未平息。

据报道,罗伯茨称爱泼斯坦将她运送到世界各地,以便她可以“服务”公爵。而安德鲁王子对此坚决否认,称他从未与罗伯茨或任何未成年人发生过性关系。他说他甚至不认识她。

令人尴尬的是,尽管安德鲁曾多次表示“没见过”或“不记得”朱弗尔,但BBC2019年出具的一份通信记录证据却几乎坐实了二人是“老相识”。

这封2015年的邮件清晰地显示发信人是“约克公爵”,收信人则是麦斯威尔——爱泼斯坦当时的女友。安德鲁写道:“方便时联系我。我想问问你有关罗伯茨的事情。”

据报道,2001年,罗伯茨在麦斯威尔位于伦敦的家中第一次见到了安德鲁王子。

“安德鲁王子一直时不时地看我,或是盯着我的领口。他没有问我任何问题,我就是坐在那儿强颜欢笑”。

“……他邀请我一起跳舞,但他是我见过的最可怕的舞者。他一直捏着我的臀部,一边流着汗,脸上还挂着俗气的微笑”。

当晚,罗伯茨便和安德鲁王子进行了第一次单独“幽会”,先是一同洗了澡,然后发生了关系。据她表示,“整个过程并未持续多久”,但是“挺恶心”。完事后安德鲁王子说了声“谢谢”,就离开了房间。

事后她收到了来自爱泼斯坦的1.5万美元的酬劳。麦斯威尔告诉她,“你做的不错,他很满意”。

罗伯茨表示,第二次接触位于纽约曼哈顿区爱泼斯坦的住宅。罗伯茨当时被告知做好准备迎接“大人物”。

当她走进书房时,发现一名为爱泼斯坦工作的女孩正坐在安德鲁膝上。麦斯威尔把罗伯茨“安置”在安德鲁另一条腿上,随后罗伯茨按照吩咐给安德鲁做按摩并与之发生关系。

第三次接触位于爱泼斯坦的私人岛屿。罗伯茨和7名俄罗斯女子参加一场“性爱狂欢派对”,拍大尺度照片,取悦安德鲁和爱泼斯坦。

然而,2019年安德鲁曾在BBC的《Newsnight》节目中表示,罗伯茨指控他性侵的那个晚上(第一次接触),他并没有与她在一起,而是为自己的女儿,碧翠丝公主庆祝生日——当晚她在Pizza Express举办生日会。

对此,王室消息人士对《邮报》表示,碧翠丝公主对他父亲当天的行踪一事表示,她根本不记得当天在Pizza Express的情况,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不是在现场。

当天王室有派出一位警卫保护安德鲁王子,也只有这位警卫知道安德鲁王子的确切地点,但是遗憾的是,这位警卫现在已经去世了。

据《每日邮报》报道,为安德鲁工作的所有工作人员均称,不知道那个周末安德鲁王子的行踪。

而安德鲁对于这些关键事件的回忆仍然含糊不清,对许多人来说很没有说服力。

与他亲近的人认为,他当时是一个受“经典中年危机”控制的单身男人,去追逐成熟的20岁,30岁和40岁女性,和恋童癖是不一样的。

消息人士称,2001年复活节那天在小圣詹姆斯时,安德鲁的兴趣不在于未成年少女,而是一位美丽的中年金融家。

而据另一名在安德鲁身边待了15年的警卫说,他不记得曾经见过罗伯茨小姐。

另外,在进行调查的过程中,人们也开始质疑罗伯茨回忆某些与安德鲁有关事件的准确性,尤其是2001年在小圣詹姆斯发生或未发生的事情。

在罗伯茨2015年的法律证词以及此后的许多媒体采访中,她表示他们首先在伦敦发生性行为,然后在纽约,最后在小圣詹姆斯岛发生性行为。第三次接触还涉及到在岛上的另外七名俄罗斯少女。

但在她的回忆录中,第三次接触根本不是在岛上的狂欢中进行,而是她和安德鲁单独在新墨西哥州爱泼斯坦的牧场。

对此,罗伯茨在一次采访中承认:“有时候,我可能会在日期上出错,甚至会在某些地方出错。”

“只是为了让大家知道,这是基于真实的事件。”

报道中还提到了2001年复活节安德鲁旅行计划的突然变化。

2001年4月5日,一位王室助手传真给了巴哈马州州长秘书辛西娅·吉布斯。

上面写着:“您可能已经知道,约克公爵将从2001年4月12日至4月18日访问巴哈马。他将于1648年4月12日从迈阿密乘AA5315航班抵达拿骚。”

“他将由他的警卫陪同。到达拿骚之后,他打算加入约克公爵夫人,比阿特丽斯公主和欧仁妮公主。”

调查明确显示,当天确实两人确实从纽约飞往迈阿密。但是他们没有按计划飞往转机的AA5315飞往拿骚。

4月12日晚,安德鲁似乎在佛罗里达州就住——很可能在爱泼斯坦的豪宅中。

目前看到的文件显示,公爵在4月13日的第二天跟随保镖前往爱泼斯坦的岛。

爱泼斯坦私人飞行员戴维·罗杰斯的日志显示,他于4月11日从纽约附近的泰特波罗机场乘坐飞机飞往圣托马斯。这是离小圣詹姆斯最近的机场。

航班的乘客舱单上列出了爱泼斯坦,麦斯威尔,罗伯茨,另一个名叫巴努的少女和一个名叫约翰娜·舍伯格的21岁女性。

自被卷入性侵丑闻,安德鲁的个人名誉一再受损。他不仅丢掉了王室公职,还严重影响了他的社会关系和人脉。

此前,多达数十家慈善、教育机构以及商业团体已纷纷与安德鲁终止合作。这桩丑闻还直接影响到了英国王室的声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