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街将死!?圣诞boxing day泡汤,伦敦商区寒冬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悦居英国

就在今天,英国政府对圣诞节安排做出重大调整。四国领导人虽然没有取消“特赦”,但是却为圣诞节加了不少限制。鲍里斯在电视讲话中敬告英国人,希望他们“ 在周五之前就定下来团聚对象,避免boxing day购物,等老人接种新冠疫苗后再见面”。

和往常一样,鲍里斯以及各地区领袖只采用了口头劝告,并没有强制人们去执行这些建议。虽然英国人不一定会完全遵守,但是boxing day的高街购物盛况,和往年相比也许要打折扣了。

这对靠服务业支撑的伦敦高街来说,无疑又是一记重拳。

就在最近,代表了牛津街,邦德街以及摄政街等几大著名购物商区的New West End Company,将今年3月到明年三月的销售额(接待业,零售业以及娱乐业)预估为20亿英镑, 这比上一个年度的100亿英镑少了80亿。

本周二,在伦敦繁华的娱乐商区West End拥有多达600处房产的Shaftesbury公司, 将这些资产组合的价值下调了7亿英镑。

残酷的数据之下,彭博社一篇分析不禁发出灵魂拷问: 牛津街还能活过这次新冠吗?

免税购物取消

在12月2日解封的时候,英国的高街曾出现过一次盛况,一天之内 为零售商们贡献了多达15亿英镑的消费额。

但是彭博社的分析提到, 伦敦West End大约一半的消费,来自外国游客。就算是目前已经开始打疫苗,国际航空已经缓慢恢复,这一部分来自外国的消费也至少需要一年才能恢复到原先的水平。

雪上加霜的是,英国政府计划 在明年1月1日取消免税购物,这将意味着英国作为购物胜地的诱惑力变小了。

受冲击最大的,当属英国奢侈品大牌。巴宝莉上个月警告,如果外国游客无法在英国免税消费,那么伦敦将被巴黎或者米兰比下去,这将损害到英国本土牌子。

电商挤压生存空间

新冠疫情扰乱了原有的市场格局,制造了新的赢家和输家。包括亚马逊,boohoo这样的零售电商,成了抗疫政策最大的受益商家: 减少社交隔离,不能频繁出行,意味着人们的日常购物需要更多地依赖互联网。

这样一来,传统的线下销售在政策与新兴竞争对手的挤压下,举步维艰。第一次封城,原本热闹的商区变得空荡荡,没有实体店面的互联网巨头却日进斗金。

与往年同期相比,今年伦敦West End商业街的人流几乎每个月都在下降。 在第一次疫情高峰的四月,甚至比去年同期少了将近100%。

除了伦敦,其他地方的大型购物商区也饱受冲击。比如 曼彻斯特的特拉福德中心。由于业绩惨淡,这个大型购物商区已被债主,也就是加拿大养老基金接管

这个在过去平均每年迎来3千万购物者的商区,在持有者Intu地产进入接管清算后,不得在八月寻求买家。最近,金主加拿大养老基金决定出手“接盘”。

人们的生活习惯改变

在疫情之年开始时,科学家就表示,“我们再也无法回到过去了”。这不仅 意味着人们的日常将出现重大变更,还意味着很多传统的工作岗位将消失。

虽然部分上班族会陆续回到办公室,但是一部分人有很大可能将永久远程上班。比如互联网巨头推特,在疫情爆发时就表示,员工将无限期远程上班。

而人们不仅开始习惯在家上班,还进一步享受远程工作。根据国家统计局(ONS,Office of National Statistics)的数据, 10个英国人里,至少有4个表示他们其实很享受封城,是不是很出乎预料?

固定的工作场所不存在了,对 以出租办公室为主业的房地产公司可谓致命打击。

与此同时, 上班族少了,商区的快餐店,咖啡店,酒吧以及零售店的生意也少了,这就会导致大量低技能岗位消失。比如,咖啡连锁Nero,快餐连锁wasabi就在今年传出告急的消息。

而很多留英党熟悉的Cafe Rouge和Bella Italia,则已经倒闭了。这些平价连锁餐馆,在过去是上班族吃午饭晚饭的地方。

一般来说,这些商区内的店铺一般都有很明确的使用目的,所以很难被重新改造。这对店铺持有者来说也是不利的。

剧院以及娱乐业危机

需要依靠线下上座率的行业,无疑被冲击得很惨。早在今年年中,媒体就爆出,如果持续关闭剧院和表演场所,很多著名演艺中心将就此消失。

比如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到明年三月,这个著名演艺场所就成立150周年了。然而,如果不能收到紧急财政输血,那它将会在明年倒闭,诞生日变忌日。

在去年,这是全球日程排得最满的音乐厅,很多大牛的表演可以说是一票难求。

然而到了今年,随着封城持续,重开日期遥遥无期… 这个音乐厅已经损失了1200万英镑。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为了防范新冠,在现有的社交隔离距离(1米)限制之下,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的上座率只有30%。

然而,一场演出要盈利的话,上座率起码需要80%。

所以,从做生意的角度来讲,如果要遵守政府的规则,那么音乐厅就算可以开门了,也一样赚不了钱。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光一条社交隔离就给几乎所有的现场演出生意判了死刑。

如何转型?

彭博社提到,在这样或那样的不利因素下,伦敦的West End以及核心商区不是没有生存空间,但是 经营者和政策制定者必须改变思想,实事求是。

比如,在现有的政策框架下, 弃用的商铺和办公楼可以改造成民宅。目前,住在这一带的人约有2.5万人,并不是很多。假若这些黄金地段改造民宅项目设计与定位合理,相信能吸引不少人过来常住,以带来人气。

同时,在今年七月的政府请客吃饭月,包括科文特花园在内的餐饮胜地都采取了露天大排档模式, 把街巷作为服务场所,并收到了不错的效果。这种模式不仅能增加入座率,还能通过扩建绿地和公共娱乐空间来升级消费体验,值得保留与推广。

对大型购物中心而言,要生存就必须经历多次转型,比如Selfridges,就在90年代将自己从舒适家庭向改造成了前卫潮流向,并焕发容光。

总而言之,疫情过后,伦敦将被迫转型。而需要做最大改动的,恰好是世人熟知的牛津街们。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