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时数年,俄罗斯兴奋剂丑闻最终结果出炉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全现在

作者 | 郑卜丁

当政治角力出现在体育赛场上,无论谁胜谁负,都将成为一代运动员的悲哀。

拉锯数年的俄罗斯兴奋剂丑闻,终于有了最终结果。

北京时间 12 月 17 日晚 11 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布,认定俄罗斯反兴奋剂中心违规。他们宣布了处罚规定,2020 年 12 月 17 日至 2022 年 12 月 16 日的两年,俄罗斯将无缘东京奥运会、北京冬奥会、卡塔尔世界杯及各项目世界锦标赛在内的重大国际体育赛事。

虽然能够证明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可以以中立运动员的身份参赛,但他们不得穿着、佩戴任何有俄罗斯字样的服饰,俄罗斯国歌也不得在以上任何比赛场所播放,一如 2018 年的平昌冬奥会。

六年战争,今告一段落。一些人将这种惩罚称为 ” 西方的阴谋 “,而另一些人则坚称,” 俄罗斯兴奋剂丑闻六年后才获得判决,这是来之不易的胜利。”

01////

《禁药密档》中,不一样的索契冬奥会

索契冬奥会上,普京发表讲话。图片:AFP

六年前的索契冬奥会,俄罗斯运动员以 13 金 11 银 9 铜的成绩傲视群雄。

2014 年 2 月 23 日的闭幕仪式上,俄罗斯代表团作为东道主最后入场,双人滑冠军得主之一的塔兰科夫担任旗手。在俄罗斯儿童合唱团唱响的国歌声中,运动员们代表着自己的祖国,迎来了他们的高光时刻。

然而,同年年末,一部名为《禁药密档:俄罗斯如何制造出它的冠军们》的纪录片引爆网络,俄罗斯的高光时刻很快蒙上阴影。

在这部纪录片中,俄罗斯田径运动员尤莉娅 · 斯捷潘诺娃和曾服务于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的丈夫维塔利 · 斯捷潘诺夫成为了核心证人,他们共同指控俄罗斯运动员在索契冬奥会中系统性地用药。

尤莉娅 · 斯捷潘诺娃与丈夫接受西方媒体采访。图片:截图

作为女子 800 米运动员的尤利娅称,早在 2006 年,俄罗斯田径联合会教练就向她提供促红细胞生成素注射剂等药物。她还爆料,所有教练都会为队员安排好服药事宜。

后来,随着尤利娅进入俄罗斯国家队的核心圈子,俄罗斯田径协会教练直接将她介绍给了俄罗斯田径协会首席医学官员谢尔盖 · 尼古拉耶维奇 · 博图加洛夫。后者会根据运动员各自的情况,为她们定制补剂和兴奋剂类药物。

由于药物问题,2013 年 2 月,尤利娅被禁赛两年。当时,她在与丈夫维塔利慎重衡量后,写下了长达 10 页的揭发信,寄给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但没有收到任何回音。

不过,从那时起,尤利娅意识到自己需要更多的证据,于是她开始悄悄录音,将她的教练、医生和其他选手的对话记录下来。随后尤利娅将这些资料给了一位德国的纪录片工作者哈约 · 赛佩尔特。

这也直接促成了《禁药密档:俄罗斯如何制造出它的冠军们》这部纪录片的推出。

02////

” 叛逃者 ” 罗德琴科夫

短短 55 分钟的纪录片让俄罗斯陷入风口浪尖,尤利娅和丈夫维塔利选择出逃美国,并被媒体称为 ” 俄罗斯版本的斯诺登 “。

然而,在举报俄罗斯兴奋剂丑闻中,另一位核心人物的叛逃,则显得更加重要。

2015 年,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前主任罗德琴科夫叛逃美国,他提供了很多针对 2014 年索契冬奥会上被指控使用兴奋剂的俄罗斯运动员的证据,其中包括最为核心的样品交换方法。

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前主任罗德琴科夫。图片:TACC

罗德琴科夫承认,自己的工作任务不仅包括指导俄罗斯运动员服药,还需要帮助调换样本。在国际大型比赛中,运动员被要求在赛后提交尿样。尿样会分装在两个瓶子里:A 瓶马上进行检测,B 瓶则被长期封存,多则十年。

这种直径约 5 厘米、高约 13 厘米的方形瓶子,每个价值高达 15 美元。它的特殊之处就是,一旦将瓶盖盖上,金属环会被扣死,只有瓶子生产商贝林格公司所生产的特殊仪器才能将之打开,而打开的方式是拦腰切断——也就是说,没人能够在瓶子完好无损的情况下,取得样本。

但根据罗德琴科夫的说法,俄罗斯人已经破解了瓶子的打开方法,并调换了索契冬奥会上俄罗斯运动员的尿液样本。他特别强调,” 这些神秘人很有可能是俄罗斯特工。”

03////

从《麦克拉伦报告》到《施密德报告》

后来的分析认为,罗德琴科夫的指控,直接促成了《麦克拉伦报告》的主要内容。

2016 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任命独立委员会成员、加拿大律师理查德 · 麦克拉伦就俄罗斯兴奋剂问题进行调查。

当年 7 月公布的《麦克拉伦报告》第一部分称,俄罗斯体育部门操纵了 2014 索契冬奥会及其他在俄罗斯举行的大赛尿检,并建议国际奥委会考虑禁止俄罗斯参加里约奥运会。

随后在当年 12 月,《麦克拉伦报告》第二部分披露,在 2011 年至 2015 年期间,有 1000 多名俄罗斯运动员涉嫌服用了兴奋剂。报告同时指控,俄罗斯选手的尿样存在 DNA 信息不吻合或者 DNA 混合来自不同队员的情况。

然而,这一报告也引发了一些媒体的质疑。在接受英国媒体《卫报》采访时,时年 71 岁的麦克拉伦承认调查仅花费了 57 天,尽管如此,他坚称,” 调查结果是真实的。”

而俄罗斯官方也对此抨击称,《麦克拉伦报告》的内容模棱两可,质地粗糙。例如,该报告含糊地说有一千多名俄运动员涉嫌服用兴奋剂,却没有指出任何运动员的名字。

此外,他们指控 ,是 ” 罗德琴科夫摧毁了运动员的样本,然后指责俄罗斯实施国家兴奋剂计划。”

不过,《麦克拉伦报告》仍然直接促成国际奥委会出台针对俄罗斯的临时制裁措施,俄罗斯田径队也受此影响,最终无缘里约奥运会。

时隔一年后,2017 年 12 月,国际奥委会公布的《施密德报告》成为了关键,该报告 ” 详述了俄罗斯在 2014 年索契冬奥会期间帮助其运动员掩盖使用违禁药物的行为,包括更换尿样和修改药物检测结果 “。

最终,根据该报告的建议,国际奥委会决定禁止俄罗斯代表团参加 2018 年韩国的平昌冬奥会,符合条件的俄罗斯运动员可以 ” 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 ” 名义或个人名义参赛,任何场合不得出现俄罗斯国旗和国歌。

当时,俄罗斯总统普京称,如果不让运动员佩戴国家的象征参赛,将是对俄罗斯的一个羞辱。

很多运动员也能记得当年的情形,由于临时得到通知,他们不得不将行李箱上的俄罗斯标志用黑胶带粘上。平昌冬奥会花样滑冰女单亚军梅德维德娃回忆说,” 尽管我拿到了奖牌,但不能在闭幕式上手持国旗入场将成为我永久的遗憾。”

运动员用胶带遮挡俄罗斯的标志。图片:截图

04////

当体育卷入政治,是一代运动员的悲哀

对于俄罗斯运动员来说,雪上加霜的是,根据俄罗斯于 2019 年 1 月提交给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莫斯科实验室数据,2019 年 12 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执行委员会宣布,禁止俄罗斯在今后四年内参与重大国际体育赛事。

俄罗斯前总理梅德韦杰夫指控称,近些年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俄罗斯 ” 反复出台各种制裁决定 “,很难不让人觉得该机构的此种做法是 ” 慢性反俄歇斯底里症的持续发作 “。

对于这一裁决,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应该严惩罪魁祸首,而不是整个国家。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也表示,俄方认为将兴奋剂问题政治化,搞不公平竞争、玩无规则游戏是不能接受的。

同年 12 月 24 日,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召开全体大会,会议决定不接受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俄罗斯的禁赛决定,随后上诉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

到了今年 2 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也正式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交申请,要求举行听证会,裁决俄罗斯兴奋剂案。

由于疫情原因,直至 11 月,三名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法官才举行了为期四天的仲裁听证会。12 月 27 日,根据最新裁决,虽然认定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违规,但将处罚结果由 4 年减半至 2 年。

对此,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主席班卡说:”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于这一里程碑式的判决感到满意,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仲裁小组支持了我们的调查,认为俄罗斯反兴奋剂中心非法地篡改了俄罗斯兴奋剂检测实验室的数据,掩盖了系统性服用兴奋剂行为。”

有趣的是,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总干事布克哈诺夫却认为,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判决表明俄罗斯最终胜利了。” 因为该法庭没有限制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参加各项国际体育赛事,也没有采纳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提出的针对俄罗斯的更加严格的惩罚措施。” 他表示。

在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判决中,除了禁止俄罗斯两年内以国家名义出战国际大赛,还有一项禁令,那就是禁止普京等俄罗斯领导人在两年内出席包括奥运会在内的重大体育赛事,这引发了俄罗斯当局的强烈不满,表示会针对此条禁令进行上诉。

不过,尽管在这条制裁之下,如果东道主领导人主动发出邀请,普京仍可以出席奥运会和世界杯。

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发言人佩斯科夫随后在电话会议上说,” 我们对这一决定感到遗憾,但是,正如我们的高级体育官员已经指出的那样,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运动员有权参加国际比赛。”

平昌冬奥会花样滑冰女单自由滑决赛中,俄罗斯 15 岁的新秀扎吉托娃获得冠军,梅德韦杰娃摘银。图片:AFP

然而,这场裁决意外地让美国大为光火。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强烈批评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对俄罗斯的惩罚决定,称 ” 这对清洁运动员和国际体育运动来说,是灾难性的打击 “。

值得一提的是,看似是俄罗斯反兴奋剂中心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战争,背后仍不乏美俄角力的影子。代号为 ” 奇幻熊(Fancy Bear)” 的黑客组织曾入侵了总部位于加拿大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系统,随后公布了美国体操冠军西蒙 · 拜尔斯等在内的 25 名世界知名运动员的医疗豁免许可。根据曝光资料显示,这些运动员被官方获准服用禁药。

随后,普京在发表置评时还提及剥夺俄罗斯残奥运动员参赛资格一事,他补充说,” 一些明显身患重疾、身体残疾的人却因被怀疑吃了某种药而遭残奥会拒之门外。” 言下之意是,一些似乎很健康的运动员可以 ” 合法 ” 地吃某些药,而其他人却不能服用。

而在今年 9 月,作为最大出资国的美国也曾对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公开表示不满,并威胁称,如果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改革未达到预期效果,美国将 ” 停止或减少 ” 对其的资助。分析认为,所谓改革,很大程度指的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俄罗斯的调查。

然而,当政治角力出现在体育赛场上,无论谁胜谁负,都将成为一代运动员的悲哀。

俄罗斯奥运冠军阿列克谢 · 亚古丁表示,” 体育已经成为一场巨大的地缘政治战争。不幸的是,在这场整场战争中,有大量干净的运动员在受苦。 ”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判后,在社交媒体上,很多俄罗斯人在发起一场抵制奥运会的行动。但前花滑运动员、教练塔拉索娃和其他俄罗斯运动员并不认为抵制是一个好的方式。塔拉索娃说,” 我们从 4 岁起就开始训练,不能错过每一次机会,当然,我们希望看到自己国家的旗帜升起,但当我们站在领奖台时,就算没有国旗和国歌,人们也会知道我们来自哪个国家。”

无论谁胜谁负,都将成为一代运动员的悲哀。图片:sport.ru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