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疫情逼疯的艺术家们—法国小哥把自己关在玻璃柜里20天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不是菌菌夸张,

疫情真的“逼疯”了不少人,尤其是艺术家们。

他们受到疫情的启发或影响,有的脑洞大开,奇葩创作诞生,

有的是因为居家隔离的无聊而“被迫”激发出了隐藏新技能……

而法国艺术家Gaëtan Marron在这之中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狠人,

同样受到疫情的启发,

他呢,是要将自己关在玻璃柜中20天——

当然,是大型玻璃柜啦,也勉强算是一个玻璃房。

位于马赛Les Docks Villages购物中心里,一个4平方米的透明有机玻璃立方体。

他这20天除了上厕所之外,都不会迈出去过一步,吃喝跟日常起居全在里面——来自Gaëtan小哥的承诺。

当然,他目前也是这么做的。

他的这个行为艺术,是为了着重强调了因为疫情而受到封禁所导致的各种问题,比如缺乏人际互动,缺乏自由以及限制了所谓的非必要活动——文化和艺术。

本月初开始,Gaëtan就躺进了玻璃柜中,他打算坚持20天。

在这期间,路人可以驻足欣赏他,可以和他说话,不过最重要的是,路人可以向他捐赠——Gaëtan的大部分食物来源就是这些到此一游的路人们的捐赠。

除了吃的,他还收到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比如洗护用品,书本等等,食欲精神双满足。

每天一个大大方方蹭吃蹭喝小技巧

他在这个玻璃立方体中配备了电视,咖啡机,以及对抗无聊神器——平板电脑,平时通过看书,画画,看电视来消磨时间。

”躺尸真快乐~“,菌菌羡慕了……

满脸都写着开心

他可以使用机玻璃立方体后面的水槽来饮用和做适当的清洁,不过厕所是没有的。

每当他需要走出去上厕所的时候,他会向路人们”请假“——写上一个短暂离开小纸条,贴在玻璃上,让游客们稍后再来。

其实看着是不是还挺舒适的?

而这是他想表达的一个常态:尽管拥有所有物质上的舒适感,但基本的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却缺失了。

他说:“我感觉在我们这个时代,我们错过了真正的人际交往,现在都是社交网络,而我们因此失去了社交联系。”

“现在正因为疫情,大家待在家里而处于抑郁又自闭状态,这并不是无关紧要的,这是因为我们真的在慢慢失去了一些东西。”

“我认为在封禁期间,总体而言,显然是艺术和文化拯救了我们。然而,这是在这个时刻最被遗忘的领域之一”,Gaëtan做这个行为艺术的核心之一,疫情限制了艺术和文化这些所谓的非必要活动。

现在法国整个文艺界大概都是不爽的。

就在前几天,200名穿黑衣戴红鼻子的艺术家聚集在蒙彼利埃Corum剧院前,以舞蹈的方式对政府表示抗议。

因为原定于12月15日重新开放的电影院,剧院及博物馆等公共文化场所将继续关闭至明年1月7日。面对艺术家们的”主场“和要恰饭的地方要长期关闭,他们怒了。

除了像Gaëtan这样无声的表达、抗议的,受疫情影响的艺术家还有因此发现了自己隐藏技能的。

来自英国的Anna Chojnicka小姐姐就是其中之一,因为天天窝在家里无聊,她开始对香蕉皮下手。

一开始是为了打发时间,玩玩香蕉皮解闷(???),到后来她把被自己蹂躏的香蕉皮变成了一个个艺术品。

Anna本身就喜欢画画,因为香蕉皮,她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不再用纸和画布画画了。她用薄而钝的物体划香蕉皮的时候,发现氧化会带来不一样的美感,这就是她的设计灵感来源。

于是她用梳子或大头针将香蕉”局部弄伤“,然后等氧化后继续进行创作。这是一个非常耗时的过程,而且还要在氧化的基础上完美的琢磨出光阴的设计。

不过,虽然负责繁琐,但她从中找到了满满的乐趣,所以……

作品变多了,消耗的香蕉也多了。每完成一个作品,就意味着有一个香蕉会被Anna小姐姐吃掉……

也是很不容易啊。

自从英国封禁开始以来,她每天都在推特上发布她的香蕉艺术品,到现在也涨了5千多粉丝。

不过封禁还将持续到整个冬季假期,所以我们可以预计在未来几周内Anna还会创作出更多新作品,吃掉更多的香蕉。

-END-

Ref:

French Artist Locks Himself in Plexiglas Cube For 20 Days

A Marseille artist confines himself in a plexiglass cube

The Bruised Banana Art of Anna Chojnicka

Amazing Banana Art Made by Poking and Bruising the Skin, No Ink is Used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文|安联的球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