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毒株让英国上演大逃亡!该病毒很有可能在法国传播!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原本以为,小马哥已是顶流。

感染新冠,带病工作,牵动着全法国,不,是全欧洲的心。

然而,不过两三天而已,大家的焦点就变了。

从昨天到现在,全欧洲人民关注的只有一件事:英国Covid-19新毒株。(复习贴:新毒株在英国失控,荷比意立即暂停航班火车,德法或跟进!)

01

英国沦为孤岛

圣诞将至,新冠仍在,这本就是一个略显悲情的年末。

英国Covid-19新毒株的出现,无疑印证了一个词:雪上加霜。

即便今年已经成为了法国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年,但暖冬也止不住,是心寒。

本就不受欧盟待见的英国,自从上周六发布政府公告承认“新毒株已经开始肆虐,为了避免失控,必须开启新一轮的封锁”之后,就彻底被孤立了。

英国人眼睁睁看着曾经的盟友们一个个关上了大门,翻脸比翻书还快,却无法指责,毕竟,这种新冠病毒的变种来势汹汹,不仅传染性比普通新冠病毒高70%,而且目前了解到的信息太少了,成人世界法则告诉我们:未知即恐惧。

就酱,欧洲各个国家的大佬根本来不及等到欧盟开会,就纷纷作出了决定:对英国说No。

法国:小马哥为了这事,又加班工作了。

他不仅给德国总理默克尔,欧盟委员会主席Ursula von der Leyen,欧洲理事会主席Charles Michel打了电话,担当起了协调小能手;

还在昨天下午紧急召开了一个卫生防疫会议,嗯,视频出境的那种,愁得鬓角都白了不少。

讨论一番之后,小马哥下令:

作为英国的邻国,法国必须从20日午夜开始,暂停从英国出发的一切运输。包括公路,铁路,航空和海运有关的所有客运和货运联系,至少维持48小时。

哎,身患新冠,还得为别人国家的新冠着急上火,小马哥,难!

荷兰:全欧洲,乃至全世界最先对英国关上大门的国家。

从听到消息的那个瞬间开始(19日至20日夜间),就直接停了从英国起飞的所有客运航班,直至2020年1月1日。

不仅如此,荷兰当局还宣布,改乘渡轮的乘客也别白费力气了,就算你们抵达了荷兰港口后,也将被拒绝进入荷兰。

鲍里斯在狼灭本质的操控下,默默在小本本上画上了一个叉。

比利时总理Alexander De Croo紧随其后,宣布从20日午夜起暂停从英国起飞的客运航班和“欧洲之星”铁路运输,为期至少24小时。

德国:家里事已经够多了,见不得英国人再来捣乱。

从周日午夜起暂停与英国所有的客运航班,直至12月31日。与此同时,德国卫生部长强调:Sorry,从21日开始,无论是铁路,公路还是海路,英国将严格限制英国和南非公民的入境。

海陆空全面封杀,狠!

爱尔兰:虽然我们与英国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但当断必断。

我们决定,从20日午夜起暂停与英国的客运航班,至少维持48小时,并将在本周二重新评估。

意大利:比起你们,我们更有理由对英国说不。

因为……

昨晚,意大利卫生部昨晚发布了一份声明:

我们已经于上周日在意大利发现了第一例被新毒株感染的病例!而且这一患者还是最近刚从英国乘飞机返回的!

恨了又恨之后,卫生部长Roberto Speranza宣布:禁止从英国起飞的航班,并禁止过去14天一直在英国逗留的人入境意大利!而且,所有已经从英国入境的人都必须进行抗原或核酸检测。

挪威:虽然离得有点远,但同在欧洲村,不得不防。况且,北欧国家已经在其领土中发现了9例英国新毒株感染病例。

今天,挪威也加入了“封杀”英国的队伍:

未来至少48小时内,暂停航班,对从国外入境的旅行者进行为期十天的检疫隔离,所有来自英国的旅行者还必须在1月10日之前接受检测,并向卫生当局注册。之前14天内到达挪威的人也必须前往其居住城市的检测点进行病毒筛查。

丹麦:北欧兄弟肩并肩,万万不能落人后。

丹麦政府从即日起直到12月23日上午10点,暂停从英国起飞的航班。

芬兰:我们群众虽然社恐,但病毒不社恐。

紧跟兄弟们的步伐,从今天中午12点起,暂停从英国出发的客运航班两周,直至1月4日。

瑞典:前半程抗疫失败,后半程必须努力。

瑞典政府昨天宣布,虽然正式决定还没出,但会暂停从英国起飞的航班。

当然,除了欧洲,全世界的人们都对英国两个字避之不及:

科威特,伊朗,瑞士,萨尔瓦多和以色列,都暂停了与英国的航班,后三个国家还同时中止了与同样发现新毒株的南非的航班。

沙特阿拉伯暂停所有国际航班至少一周。

加拿大,阿根廷,哥伦比亚和智利也已暂停从英国起飞的航班。

不过,剩下的欧洲国家并不是无动于衷,他们只是在等待今天上午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27个成员国会议结果,以及欧洲卫生协议的建立罢了。

02

从英国逃离,争分夺秒!

其实,不论欧盟会议的结果如何,欧洲各国对英国关闭边境的趋势都势不可挡,且不知时限。

于是,待在英国的外国人们慌了。

从各国政府下令到关闭交通之间不过短短几个小时,他们抱着要从英国逃离的念头,纷纷踏上了归国的最后一班欧洲之星。

昨晚,英国圣潘克拉斯国际火车站(St Pancras International)被人流挤爆,人们提着行李箱,眼巴巴的期待能坐上前往比利时,法国,荷兰的欧洲之星……

来自推特网友@disclosetv

安全距离嘛,不存在的,只要能离开英国,什么都好说。

法国媒体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一出,昨晚直接等在了巴黎北站欧洲之星旅客的出站口。

不出意料,火车晚点了近一个小时。

乘客Paolo虽然有点累,但庆幸自己挤上了车:

我在英格兰生活了2年,准备去利摩日跟家人过节。我本来预定的是周一的车票,哪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逼得我临时改票。

你们是不造,火车上的人巨多,而且气氛很奇怪,相当沉重。这趟末班车的车票飙升到了250甚至300欧元!

同样的人群,并没能同样顺利的返回德国。

虽然德国跟法国一样,从20日午夜暂停了从英国出发的航班,但那些在周日晚上抵达德国的旅行者,却被滞留在了机场。

从昨晚开始,德国北部汉诺威机场,一共有63名从英国返回的乘客被要求进行现场病毒筛查测试,而不得不在候机楼过夜,其中还包括一名9个月大的婴儿。

候机楼里安置了露营床,当地卫生部门官员Andreas Kranz的说法是:我们的目标是防止新的病毒变种进入!

等等,这一幕怎么似曾相识?

还记得曾经那场突如其来的大撤退吗?(复习贴:昨天,在法50万英国人上演了现代版的“ 敦刻尔克” 大撤退!)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今早,细雨绵绵,天气阴霾,不知道被困在英国的法国人看见高速上的这个指示牌,该有多心酸。

——回法之路已断,勿念。

03

法国未检测到新毒株,但可能已经传播

其实吧,就算各国大佬反应再快,也很难切断新冠病毒变种的传播。

按照“新冠症状通常在感染后一周之内出现,潜伏期平均为5天”这一定律来看,欧洲,乃至世界可能都防不胜防。

不过,这道理你知我知放在心里就好,表面上还是得不断灌鸡汤。

今早,法国卫生部长Olivier Véran告诉全国人民:

法国尚未发现新的病毒株,但很可能这种变种病毒已经开始在法国传播。

我们正在开展基因型研究,科学家对许多患者通过核酸检测采集到的样本进行了基因测序,最近几天,我们已经鉴定出500个病毒株,并进行了遗传学分析,但尚未发现这种变异变异。

只要我们还没有关于此变种的具体信息,最好的方式就是避免它的传播。

况且,法国现在的疫情局势依然脆弱得要命,极不稳定。虽然我们处于直线状态大约两周了,病毒不再减少,也没有大幅增加;

但是!这条直线的水平也太高了吧!

单日新增天天都超一万,你们真的看不见吗?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年关难过,认真的。

04

小马哥再出镜:加倍警惕新毒株

非常理解卫生部长的良苦用心,这糟心的年末,谁说不是呢。

年初时盼着暑假,暑假时盼着新年,新年时竟然发现,要期盼明年秋天……心态崩得可不是一点半点。

也难怪小马哥一刻也不肯放松了。

今天上午,小马哥的最新状况出炉:

总统现在仍然有疲劳,咳嗽,肌肉酸痛等症状,但整体健康状况稳定!

即便如此,还在隔离期的他如约出席了2020年最后一次的政府内阁会议。

黑色西装,白色口罩,看起来依然是不太有精神的样子。

撑着身体发表讲话,为的也是保护自家群众:

无论如何,这是一种特殊情况,导致我们做出了这一迅速决定,这些迹象都表明了病毒的复杂性和侵略性,也迫使我们对病毒的进化加倍警惕。

我们必须为希望在这个假期回到法国领土的本国国民制定解决方案,建议他们能够进行核酸测试,并在抵达时出示结果呈阴性的证明。

目前,我们能够衡量自10月底以来一直实施的宵禁和封锁政策的有效性,这次重新开放,我们也尽力做到逐步渐进和小心谨慎。

但大家都看到了,就法国现在的情况,离达到家人和好友聚会的标准相距甚远,因此我们必须提高警惕。

小马哥的真心,求法国人能懂。

05

部长们请以身作则

法国人不想懂,也不愿领情,他们只记住了总统自己在爱丽舍宫违反“餐桌上不能超过6人”的规定。

为了让一切清晰透明,顺便表达“我们都一样”的态度,各位部长纷纷交出了假期计划表。

详细到在哪里,和谁一起度假。

比如:

卡斯泰总理要等到平安夜才会与自己的妻子和女儿相聚在东比利牛斯的Prades;

经济部长Bruno Le Maire表示,我只会和我的妻子和孩子一起在阿尔卑斯的山中小屋里过圣诞……

全部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