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击国会大厦闹剧,让特朗普走向社会性死亡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冰川思想库

1月6日这一天,是特朗普早早宣布的“最后决战日(D日)”,是华盛顿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天,也是特朗普自己走向“社会性死亡”的一天。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陶短房

北美东部时间2021年1月7日凌晨3时33分,马拉松般的美国国会2020总统大选选举人团“唱票”曲终人散,兼任参院议长的副总统彭斯照例多次询问“对唱票结果有无异议”后拍板宣布,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胜选者,他将在1月20日宣誓就职。

▲美国国会确认拜登当选总统 (图/新华社)

仅仅几分钟后,现任总统特朗普出现在社交网络平台上,他一面老生常谈地继续声称“完全不同意选举的结果”,一面却首次承认“1月20日会有一个有序的过渡”——这是自2020年11月3日大选投票日以来,这位败选总统首次正式承认,自己将“按惯例”在1月20日交卸总统职权并离开白宫,而非他此前一直反复强调的那样“战斗到底”。

正如许多观察家所言,之所以在短短一天内发生如此戏剧性转折,关键在1月6日这一天,这是特朗普早早宣布的“最后决战日(D日)”,是华盛顿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天,也是特朗普自己走向“社会性死亡”的一天。

01

“D日”之前

为了这一天的决战,特朗普早早就开始“预热”。

早在2020年底,他就指点共和党籍的乔治亚州和亚利桑那州长,召见同样是共和党籍的密歇根州议会议长,多次打电话给宾夕法尼亚州众议院发言人,串联以“茶党”干将克鲁兹(Ted Cruz)为代表的12名参议员,和据说多达130余名的众议员(当然,都是共和党籍),让他们设法在D日当天唱票过程中对上述各州选举人团票结果提出异议,以干扰唱票进程。

D日当天的两个关键性共和党人物,一个是全程主持唱票,并照惯例会负责公布唱票结果的副总统彭斯,另一个则是参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

彭斯曾是被戏称“比特朗普还像特朗普”的政治人物,网络社交平台的背景图是特朗普,公开场合放水杯的位置也刻意和特朗普亦步亦趋,但自大选投票日以来,彭斯却明显表现出“正统”的一面,强调自己会“优先履行职责”,而不会对特朗普的“乱命”唯唯诺诺;麦康奈尔是共和党建制派代表人物,和特朗普仅仅是基于选举基础上的盟友,早早就表示“应尊重选举结果”,规劝特朗普“不要再闹”。

对他们二人,特朗普的态度有所不同:对彭斯是又打又拉,以拉为主,多次呼吁彭斯在D日“发挥应有的断然作用”,1月3日,特朗普在乔治亚州西北部偏僻农村的道尔顿为该州两名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候选人助选,却在现场抛开助选话题大谈D日的“最后决战”,公然喊话彭斯“是个好人,但如果在1月6日发挥关键作用则更好”,翌日索性直接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晤彭斯,直至D日上午,他还在不同场合对彭斯“寄托厚望”;对麦康奈尔他则不惜恶语相向,把他公开称作“共和党投降派小组”的头目。

他的另一件“大事”,则是对“草根川粉”发出“1月6日到首都来”、“让我们共同进行决战”的呼吁。在这一呼吁下,“骄傲男孩”(Proud Boys)、“卡侬”(Qanon)等五花八门的“草根川粉”组织紧急动员,号称数以十万、甚至百万计的“草根川粉”在D日到来前浩浩荡荡涌入华盛顿,为1月6日的闹剧打下了伏笔。

舆论战也在紧锣密鼓举行。鉴于绝大多数“假媒体”对特朗普的敌视态度,甚至传统上对特朗普还算友好的部分正规传媒如今也刻意与之保持安全距离,仍然站在特朗普一边的保守派网站Newsmax等少数传媒、媒体人加大了发声力度,诸如“民主党人勾结古巴”、“拜登可能染病已经身体不支”之类谣言不胫而走,目的一在鼓舞“自己人”士气,二在给对手“抹红抹黑”。

02

历史性的一天

自1800年定都华盛顿以来,美国国会大厦仅有一次被武力占领(1814年8月24日,英国-加拿大联军突袭并占领洗劫了华盛顿)——但这一历史在2021年1月6日被改写了。

按照规则,当天北美东部时间13时,唱票在国会山众院举行,彭斯会按字母顺序依次报出美国各州选举人票投票结果,如无异议,将随后宣布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从而为本届美国总统大选画下最后句号。

而提出异议的“门槛”,则是至少一名参议员和一名众议员同时公开反对,“异议”必须逐州提出,随后统一开会讨论,讨论时间不得超过两小时。

这天一早,成千上万的“草根川粉”从四面八方涌向国会大厦,他们高举着“特朗普才是总统”、“民主党人是叛徒”、“我们要捍卫美国”之类标语、旗号,呼喊着特朗普的名字,期待着“我们的总统、统帅”如约出现在支持者面前。

▲特朗普的支持者冲击国会(图/网络)

最初,特朗普并未露面,这引发人们窃窃私议,毕竟就在新年前夕,特朗普曾在自己的佛罗里达州马拉兰戈高调邀请各路“川粉”前来“共同守岁,结果客人们倒是来了不少,他却坐飞机回了白宫——这次该不会又“跳票”吧?

所幸“好饭不怕晚”,特朗普终于出现在支持者面前,言简意赅地表达了几个要点:“绝没有输”、“到国会山去发出你们的声音”、“彭斯必须作出‘正确选择’”。特朗普如惊鸿一瞥般匆匆消失,激动的“草根川粉”则摇旗呐喊,涌向正在开会的国会。

“演出开始了”。

14点左右,情绪激动的“草根川粉”各显神通,突破国会大厦重重警方封锁线,冲入正在开会的众院会场,吓跑了彭斯、麦康奈尔、众院议长佩洛西等一干两党议员,示威者肆意践踏国会大厦内的一切,情绪高昂地拍照留念。

有人抱走了佩洛西办公室的讲台,还有人坐在佩洛西“宝座”留念,并题写了“我们什么也不会放弃”的“斗争誓言”。更多警察和来自多个州的国民警卫队紧急增援,与“草根川粉”发生冲突,一名女性中弹,不久死亡,现场氛围开始变得微妙,越来越多各界名流、两党政要、国际重磅人物发表公开言论,强烈谴责这一“践踏民主、前所未有的暴行”。

迫于压力,特朗普在14时50分左右通过网络社交平台发表简短声明,呼吁“尊重警察”、“和平示威”,但仍然拒不回应方方面面要求他让支持者撤出国会大厦的呼吁。

15时许,华盛顿市长鲍泽宣布,自当晚18时起进入宵禁状态,更多警察和各州国民警卫队开始涌入首都和国会大厦。16时,当选总统拜登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冲击国会大厦的“暴行”,称“我们的民主正遭受践踏”,并直接敦促特朗普让支持者离开。

26分钟之后,特朗普终于松口,让支持者“各回各家”,却仍然坚持“总统选举结果被盗窃”。17时左右,国会大厦内总算大体恢复了平静,此时距紧急状态宣布只剩下一小时。

18时55分,佩洛西重新出现在国会大厦,宣布“唱票”将在稍晚重新恢复,“哪怕熬个通宵也要照常宣布大选结果”。

20时10分,两院议员们纷纷重返议会,“正常程序”在如此不正常氛围下重启;1月7日凌晨3时33分,随着唱票的结束和大选最终结果的公布,空前绝后的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活报剧就此落幕——几分钟后,仍然“碎碎念”的特朗普出台“谢幕”,尽管他看上去显然还打算“返场”。

稍早,华盛顿警方宣布了D日的警讯:包括那名当场死亡妇女在内,共有4名示威者(2男2女)死亡,52人被捕(其中26人系在国会大厦内被捕),警方排除爆炸装置两个。多名警员在冲突中受伤。

▲阿什莉·巴比特(左)是一名特朗普铁杆粉丝(图/网络)

有地方媒体报道称,当场死亡的妇女,是曾服兵役14年之久的“铁杆川粉”、住在加州圣迭戈的阿什莉·巴比特,就在死亡前几小时,她还在网络社交平台发表过情绪激昂的“战斗宣言”。

03

特朗普自己走入死胡同

尽管“其实不想走,其实还想留”,但特朗普自这一天起,已自己走入了死胡同。

首先,他精心策划的“上中下三策”,最终都未能取得任何积极成果。

所谓“上策”,即他一再怂恿彭斯去做的,在D日唱票后拒绝宣布拜登当选,这将彻底打乱美国总统、政府的交接班程序。但“上策”因彭斯最终不敢“逾距”早早无疾而终,以至于铁杆川粉伍德冒着被网络社交平台封号的风险,气急败坏地呼吁“法办叛徒彭斯”;

所谓“中策”,就是让仍然支持自己的两院共和党籍国会议员利用规则,在D日唱票过程中逐州提出异议,这实际上是11月3日后折腾了一段时间的“诉讼游击战”翻版;

所谓“下策”则是“到白宫去”,有人曾担心,特朗普或许会利用“草根川粉”在首都生事,然后借此宣布“紧急状态”,从而干扰正常交接。

▲国会安保人员拔枪与特朗普支持者隔着门对峙(图/网络)

D日当天“中策”和“下策”事实上都实行了,但“下策”很快突破底线,以至于特朗普次子埃里克在网络社交平台上呼吁“和平示威”,居然“草根川粉”要求“闭嘴,不要碍大爷的事”。

最终,特朗普的这一行径,受到他的反对者和多数中立者乃至许多原本支持他的人的嫌弃和抨击,共和党籍参议员罗姆尼更直言,“这就是特朗普发动的一场政变”。

事实上,“下策”的过火甚至干扰了“中策”的推行,原本被纳入“异议”计划的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因所有拟议参加的共和党籍参议员全部变卦半途而废,亚利桑那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异议”则分别只有6名和1名参议员支持,原本估计有多达130-140名的共和党籍众议员支持者,最终也“缩水”一半。

“变卦”的民主党议员中,有些直言“冲击国会的一幕让我不得不改变初衷”,有些则被认为是迫于压力而放弃(民主党议员兰姆就怒斥“一个支持你们的女人死于非命,你们还在这里胡搅蛮缠”)。

简单说,从法理上讲,所谓上中下三策其实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因为选举人团投票要遵循本州普选结果,“失信选举人”(Faithless elector)会为人所不齿,而选举人团投票早在去年12月16日就已完成,结果也早为人所知。

1月6日的唱票不过照惯例公布既定结果,不论彭斯或任何一名议员,都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让美国人和天下人认定,美国总统并非由上亿美国选民、而是仅由100名联邦参议员和435名联邦众议员选出,他们中许多人政治生涯远未结束,或刚刚开始,不敢和原本是“圈外人”且年逾古稀的特朗普一起“疯狂”。

▲冲进国会的特朗普支持者(图/网络)

而特朗普在D日前和D日当天匪夷所思的鲁莽之举,又让自己的左脚绊了自己右脚一个趔趄,把策划已久的悲剧唱成了闹剧。

其次,D日标志了共和党和特朗普的彻底决裂。

如果说,整个2020年大选期间,共和党都被特朗普牢牢“捆绑”,不得不亦步亦趋地追随某些“另类表演”;如果说,直到11月3日后,囿于“惟有特朗普才能提振共和党选情”的思维定式,囿于拉拢“草根川粉”这一巨大且顽固票仓的需要,绝大多数共和党政要迟迟不敢承认败选,不敢公然违拗特朗普越来越任性且徒劳的举措。

那么,当他一通长达一小时的争议性电话,触发共和党在联邦参议员补选中输掉“铁票仓”乔治亚州两个议席,进而丧失自2014年起一直保持的参院多数时,这个根基业已从根本上动摇。因为事实表明,今天的特朗普非但不是“助选神器”,而且是“票房毒药”。

D日的疯狂则为特朗普打下最后一个封印:冲击国会大厦后,即便“草根川粉”的选票再如何诱人,也没有几个政治家敢冒险去迎合这些“危险分子”。

▲美国国会大楼内一片狼藉(图/网络)

事实上,不仅彭斯和直到“诉讼游击战”期间还鞍前马后奔忙的前纽约市长、其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已在D日前倒戈,连特朗普最坚定盟友林赛·格雷厄姆,刚刚在乔治亚州败选、还没交卸联邦参议员职任的特朗普铁杆支持者凯莉·洛夫勒,也纷纷在“占领国会大厦”事件发生后变卦,前者公然在国会指责特朗普“突破底线”,后者坦言“国会大厦事件发生后我不可能再投票支持‘异议’行动”。

至今仍公开附和特朗普的“大人物”,只剩下克鲁兹,白宫新闻秘书、有“特朗普小迷妹”之称的麦克纳尼,以及特朗普团队最后的“忠臣”——两名“疯狂律师”伍德和鲍威尔(Sidney Powell)等寥寥数人了,国务卿蓬佩奥在“占领国会大厦”事件发生后已开始改口,他的女儿伊万卡在网络社交平台上发帖支持老爸,但旋即删除了。

照惯例,现任总统本不应在确认败选或任满行将卸任、尚未交卸前有太多主动性作为,但一心恋栈的特朗普却创造了太多例外——然而这一切恐怕也将随着D日的过去而告一段落:有消息称,原本应由总统发布的各州国民警卫队调令,实际上是由副总统彭斯、代理司法部长罗森、代理国防部长米勒、参联会主席米利等迫于形势越俎代庖的。

还有消息称,部分特朗普政府工作人员在事态最紧急之际曾找到彭斯,非正式讨论是否应由后者援引宪法第25修正案,迫使特朗普“因故”提前卸任,以免再出更多枝节。

如今一切都已结束:特朗普“认怂”了,尽管仍留了个“永不认输”的“鸭子嘴”。

▲特朗普的支持者闯入国会(图/网络)

1月20日之后的特朗普,也将迅速被美国政坛边缘化:华盛顿市长已将紧急状态延长20天(正好到交接日之后),而推特、Facebook和YouTube则在D日分别作出了“封号12小时”之类异乎寻常的惩罚性针对举措,这一切都表明,失去“票房助推器”光环和白宫加持的他,将很快、也很容易被政治热点和中心舞台边缘化。

至于“第三党”,且不说在美国独特的两党制和选举人团制下,“第三党”从来都注定只能是“酱油”般存在,自D日起,原本被看作他最大财富的“骄傲男孩”等“草根川粉”,也将成为他本人、而非共和党的“票房毒药”、附骨之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