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唱将、桶脸伯爵、环保先锋……看看这些画风别致的伦敦市长独立候选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英中眼

若不是新冠疫情在年初爆发,5月份举行的英格兰地方市长选举本将是去年广受关注的一个大事件。因为疫情影响,英国议会宣布将地方选举延期一年至2021年5月份。然而疫情的威胁在今年仍然没有散去,选举是否再度延迟也成为了议会最近开始讨论的议题。

伦敦市长选举是英国全国瞩目的重要事件。和英国首相的选举方式不同,市长由居民投票直选,而且选民还能有第二选项。因为市长的政策对选民的日常生活有着直接影响,因此市民们通常会踊跃投票。

因为英国大致上是两党制的国家,所以通常伦敦市长也会从保守党和工党两大党派的候选人中选出。不过,这不妨碍其他党派甚至独立候选人也加入争夺,在疯魔的2020年更是出现了多位“画风别致”的独立候选人。

先来看几位画风比较正常的:

01

Charlie Mullins

Mullins是土生土长的伦敦人,也是一位从底层一路奋斗取得成功的商人。他出生在Camden,父母分别是酒保和清洁工。Mullins在战后重建的伦敦贫民窟长大,15岁时成为了一名水管工。后来渐渐开始经营自己的公司,成为了伦敦最大的水管维修公司Pimilico Plumbers的创始人和老板。

Mullins曾经一直和保守党走得很近,他曾是保守党的资助人,并且做过卡梅伦政府的商业顾问。然而保守党在2016年的脱欧公投狠狠激怒了他,让他在自己位于市中心公司的广告牌上公然写出脏话攻击脱欧,并且宣布保守党抛弃了伦敦——这也是他参与这次竞选的主要原因。

Mullins宣称他如果当选,会加强工作技能的培训,建设更多职业培训中心,以让每个伦敦市民找到更好的工作。他的具体政策还包括让25岁以下的所有学徒工免费乘坐地铁和公交。

02

Nims Obunge

Obunge的背景则更加国际化,但也能算作伦敦本地人:他是一位尼日利亚外交官的儿子,1965年在父亲驻伦敦工作时出生在肯辛顿。他在童年时跟着家人在瑞典、意大利、爱尔兰和尼日利亚都居住过,因此自称是世界公民。

他在21岁大学毕业后回到伦敦,他的职业生涯也很多元:他在北伦敦的一所教堂里做过牧师,也是一个反犯罪、反暴力慈善机构的负责人。此外他还做过连锁餐馆经历,并且是持证的抵押贷款咨询师。

Obunge的政策包括从根基入手减少犯罪:建立市长学校为贫困和遭受暴力的学童提供教育,同时招募特种警察打击奴工行为和人口交易,对持刀犯罪零容忍等。另外还有在2030年实现碳中和、扶助无家可归者,还要对游客收旅游税来增加政府收入。

03

Rosalind Readhead

近年来环保激进主义者频频出现在各大西方城市的市长竞选中,Rosalind Readhead就是伦敦的一个最新样本。这位54岁的设计师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认为现代的人们要为自己的下一代留下更加清洁的环境。

Readhead是伦敦激进环保组织“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的成员,这个组织在2018年成立,从英国迅速扩展到世界,成了国际运动。它曾经发动过许多次大型示威活动,旨在以非暴力的手法尽可能干扰公共交通,打乱公共秩序,引起当局更重视气候变化和环保议题。

Readhead的政策包括在2025年就让伦敦达到碳中和,为此将把伦敦变成一个无车城市,只有特定的车辆才能上道路行驶。

04

Drillminister

这是一位竞选市长的“面具侠”。Drillminister是在南伦敦出生长大的说唱乐手,因为这个艺名是他“最常用的名字”,所以他将用这个名字参选,并且从头到尾都不以真面目示人。

如其的艺名所示,他专长于Drill音乐。这种说唱分支被认为具有“黑暗、中毒、迷幻”的音乐氛围,许多官方人士批评这种音乐宣扬暴力,助长了伦敦近年来飞涨的持刀犯罪率。而Drillminister的反击则是用国会议院公开发表的暴力言论凑成了一首名为《Political Drillin》的曲目,并在Channel 4 播出了这首歌曲。

他的政策包括反对歧视、进一步增加伦敦大都会警察局的种族多元化。另外也强调扶助弱势群体,比如为无家可归的人们发行一张非接触式储值卡,以便让他们获得食物,衣服和住所。

05

桶脸伯爵(Count Binface)

这是一个彻底打破次元壁的市长候选人,如果说Drillminister只是戴上面具的正常人,那么这位自称伯爵的人物就更像是直接从恶搞的星球大战电影里走出来的。不过且慢嘲笑他,因为桶脸伯爵其实已经是屡败屡战的资深独立候选人了,看看下图就知道——

他曾经在2017和2019年先后挑战了两任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和鲍里斯·约翰逊,都是在两人各自的议会选区。桶脸伯爵分别拿到了249票和69票。我们也因此能看到这位“伯爵”和两位前首相的多次同框。

甚至早在上世纪的1987和1992年,一位自称桶脸勋爵(Lord Binface)的神秘人也先后在议会选举中挑战了撒切尔夫人和其继任者约翰·梅杰。目前不知道这两代桶脸是否是同一人,或者是否有任何关系。

与上述所有其他的候选人都不同,桶脸伯爵确实更像是一位单纯来进行政治讽刺的卡通人物。他的政见主张包括让伦敦单独重新加入欧盟,并把伦敦桥London Bridge重新命名为Phoebe Waller-Bridge——这是英国一位演员的姓名,她是著名英剧《伦敦生活》(Fleabag)的主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