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医院都空着?阴谋论满天飞,医院不得不晒出病房照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悦居英国

随着疫苗和更多的特效药上市,英国抗疫的征程虽然依旧充满荆棘,但是披荆斩棘的装备是肉眼可见地增加了,

然而,一部分鼓吹“新冠是谎言”,“疫苗有害”甚至“5G传播病毒”的无脑言论,依旧有不少支持者,为了阻挠抗疫大军,不遗余力。

就在最近,英国的单日确诊和死亡病例上升迅猛,NHS医院不堪重负,几大媒体几乎是每天头版头条地劝说人们保护好自己,也保护好奋战在一线的白衣战士们,

可是这些相信谬论的人偏偏要从中作梗,拍了不少“医院明明很空”的视频,继续煽动群众,比如这样:

有的阴谋论者就算是感染了新冠也不相信其存在,

还有NHS的工作人员宣称新冠是谎言,并且录下了空荡荡的急诊部。

每日邮报:NHS辞职的接线员声称自己把所有不该干的事都干了,并且称政府就是把流感包装成新冠,还录下了伦敦某空荡的急诊部

目前, 英国至少有30间NHS医院被阴谋论抗议者找上门来”质询“,一些激进者为了录像,甚至摸进了方舱医院的儿童病房:

一名阴谋论抗议者在曼彻斯特西北方舱医院门口对保安大吼:“告诉我死人和病人都在什么地方!”

结果,本来就忙得脚不着地的工作人员,又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来面对这些闹事者。

大家可还别低估这些人的数量和影响力——据去年五月《独立报》援引牛津大学的一份研究报告称, 英格兰地区有大约1/5的人相信”新冠是谎言”。

报告邀请2500能广泛代表英格兰地区人口构成的研究对象参与问卷调查,发现:

  • 60%的对象认为政府在解释新冠成因时存在误导
  • 40%的对象在某种程度上相信“新冠由有势力的人或组织刻意创造”
  • 20%的对象在某种程度上相信“新冠是谎言”

报告同时指出,相信阴谋论的人,服从抗疫禁令和接种疫苗的可能性更小。由于数据显示过半数的对象并不信任政府,所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不服从禁令。

报告概要:

https://www.ox.ac.uk/news/2020-05-22-conspiracy-beliefs-reduces-following-government-coronavirus-guidance

这份报告还调查了其他非主流论调的民意,大家可以看一看:

主导这项研究的,是牛津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Daniel Freeman。他说:

“我们的研究显示,阴谋论危害很大。相信阴谋论的人不太可能执行政府规定,比如待在家里,间隔两米,不要串门等。相信阴谋论的调查对象同时表示,他们不太可能会接种疫苗,接受新冠检测或者戴口罩。”

另一名牛津大学的临床心理学家Sinéad Lambe博士说:

“和过去相比,阴谋论调的辐射面和传播速度都提升了。我们的研究显示,持阴谋论者一般会与他人分享论调,社交媒体就是现成平台。”

研究最后总结: 疫情需要全民整齐划一地行动,但是阴谋论横行和对政府信心下降,让全民抗疫变得举步维艰。

于是,在过去对这些阴谋论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平台,媒体和监管机构,不得不奋力下场手撕:

BBC:医院都空着?真相来了。

BBC的真相系列,挑了几个浏览量比较高的“空医院”视频来查证真相。

视频一:克罗伊登大学医院(Croydon University Hospital)

该视频有三段,发布人称“医院很空,政府在夸大事实”。这则推文收获了大量浏览和评论。

那么,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首先,这一段视频的拍摄地,是在医院出口。拍摄者拍下了关闭的咖啡屋并表示“从来没见过这里那么空”。

院方解释说:

“我院接待区后门的确有个咖啡屋,但是因为拍摄时间是半夜,所以咖啡屋关门了,医院也没有白天那么忙。”

“同时, 医护人员护理病人是在病房和其他门诊区进行,而不是在过道和等候区。

拍摄者随后走到急诊部入口,表示“里面的人并不多”。

院方解释说:

“在等候区的人需要保持社交隔离,而且坐救护车的重症病人一般是不用这个入口的。”

视频二:长公主大学医院(Princess Royal University Hospital)

这条视频的上传者,说是在跨年夜拍的。他把该医院的重症监护区描述为“床空着,很安静,走廊也空着”。这则推文被6.2万人次看过。

院方回应说,过道并不能代表病房里发生的一切。一个月之间,该医院收治的新冠患者多了十倍。

视频三:Kidderminster Hospital

视频中,三名男性表示来到了该院的“急诊室”,然后发现大堂没有人,就表示“新冠不存在”。

目前该视频已被脸书列为假消息:

院方解释道: 这所医院压根就没有急诊室,只有Minor Injuries Unit(轻伤诊疗室),并且视频里也录到了这一段。

同时,根据NHS的指导意见,如果感觉或者已经确诊新冠,是不应该就这样去门诊的,而需要救护车接进医院。

而且,该医院并不是收治新冠病人的定点医院。

前线医生们的日常

为了让群众看到前线医护人员有多幸苦,英国不少媒体得到允许后,前去拍摄前线人员的日常。

Milton Keynes Hospital

《卫报》记者拍下了该医院新冠重症病房的日常,很多平常人想不到的细节得以展现在人们眼前。

这是医生们为一个重症新冠患者做治疗的场面。

至于为什么有些病人需要一群医护人员参与照顾,那可能是因为他需要俯卧姿势帮住呼吸,Williamson医生解释说。对于这类病人,给人翻面或者做其他操作都需要团队合作。

护士Anna Hunt正在照顾重症患者,53岁的Dilap Sharan。很多人可能觉得新冠重症只存在于60岁以上的人群,但是在这一周之内,该医院收治的患者没有一人超过60岁,甚至还有一个36岁常年健身的女性。

这是该医院的respiratory higher care unit(呼吸高级护理病房),是用来收治重症,但是没有严重到需要住ICU的新冠病人的地方。

而至于氧气为什么会缺,重症与麻醉医师Hamid Manji解释说,主要问题在于供氧而不是物流。

“输送氧气的管道有固定的流量限制,”Manji医生说,“也就是说 不管有多少人需要氧气,管道在一定的时间内只能供这么多。如果要吸氧的人特别多,那就会供不上。”

这是医院的供气系统

St George’s Hospital,Tooting

PA新闻社获得许可,拍下了这所位于伦敦Tooting地区医院的新冠重症病房系列。这间医院由于缺乏人手,导致一些没有接受过专科医生训练的员工也要承担重任。

这是该医院加护病房(Acute Dependency Unit)的走廊。工作人员正在摆放个人防护配套。

一名加护病房的病人需要转ICU,医生们正在准备为他转移。

平常一个护士只需要对一个病人,现在一个人要料理四个病人。人的精力毕竟有限,病人增加就意味着能照顾到的细节少了。

护士长Lindsey Izard说,“压力并不仅仅来自于新冠。”

“如果你最近爬梯子摔了,可能就住不进ICU了,”Izard告诉PA记者,“除了新冠患者,每天依然有人出车祸,自残,遭遇暴力。”

总之,网络时代的键盘专家(armchair experts)不少,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只是在疫情如此严重的当下,还有人自以为众人皆醉Ta独醒,甚至不惜跑去医院扰乱医护人员工作,

真的让人心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