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欧洲哪国最不愿接种疫苗?为啥?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凤凰欧洲

继英国开打新冠疫苗后,欧洲其他国家也将启动新冠疫苗接种。

但在克服寻找疫苗的难关后,眼下又出现了另一个难题:如何说服大众接受它。

专家表示,要消灭疫情需要70%的人口接种疫苗。然而多项调查显示,欧洲是全球对新冠疫苗最没有信心的地区之一。

近期一项有关全球新冠疫苗接受度调查发现,在19个国家/地区的13400名受访者中,波兰人对疫苗的接受度最低。

法国也是最不愿意接种疫苗的国家之一,只有59%的民众表示会接种安全有效的疫苗。

与美国、韩国等其他发达国家相比,欧洲的瑞典、德国、西班牙也抱有更强的怀疑态度。

这并非第一个发现欧洲人最不信任疫苗的民意调查。

由世界经济论坛(WEF)和益普索( Ipsos)联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法国是最不愿意接种新冠疫苗的国家,并且西班牙和意大利的信任度也较低。

图源:Ipsos

这与非盈利组织惠康基金(Wellcome)和《疫苗信心项目》(Vaccine Confidence Project)在2019年进行的全球调查结果基本一致。惠康基金的调查发现,欧洲是全球对疫苗信任度最低的地区。

调查报告中写道:调查显示在全球范围内有这样一个广泛趋势:越富裕、经济越发达的国家,民众对疫苗的信心越低。

重要的警告是,信心程度是也可能与接种了多少疫苗有关。 在许多对疫苗信任度低的欧洲国家,人们更容易接种疫苗,且儿童接种疫苗是强制性措施。而在对疫苗信任度较高的国家,疫苗的可及性较低,因此接种率较低。

尽管如此,世卫组织将“对疫苗产生的犹豫”列为2019年全球健康的主要威胁之一,并且表示,麻疹一些有望消灭麻疹的国家开始卷土重来。

那么对疫苗的信任度与哪些因素有关呢?

一、 政府信任度

最新的《自然》全球调查发现,对政府信息信任度高的人更接受疫苗。

该调查的作者之一、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疫苗信心项目主任海蒂·拉森博士(Heidi Larson)解释说,这是因为疫苗受到全球各国政府的严格监管,由政府进行推广,有时甚至被政府定为强制性的。 如果你不信任政府、与政府有冲突或者持有异见,那你接受政府疫苗之前就会反复考虑。

另一个例子是,世界经济论坛(WEF)和益普索( Ipsos)的调查显示人们对新冠疫苗的信心正在下降。

贝加莫大学的研究学者安德亚·鲁斌博士(Andrea Rubin)说,如果说在第一波疫情期间意大利人对专家、政府、机构和民防领域充满信心,那在第二波中人们的信心水平已大大降低。

二、社会、历史和政治因素,如法国反疫苗情绪

巴黎大学地缘政治学院的公共卫生专家露西·吉米尔(Lucie Guimier)曾专门研究过法国的反疫苗情绪。

她说,由于多个原因,法国一直是疫苗对疫苗最犹豫的国家之一。一方面,与法国的社会和政治历史有关。法国人对国家的期望很高,同时,法国人对国家更具批判性。

此外,除了担心疫苗本身之外,法国人对疫苗的抵触情绪也是“对个人自由的捍卫,是拒绝国家入侵私人生活”的表现。这被称为“法国悖论”,因为法国也是全球最大的药品消费国之一。

最后,公众看法还可能受到医疗丑闻的影响。

比如1990年代初的血液丑闻,当时法国爆出1000多名血友病患者输了感染HIV的血液。

好几个国家都曾出现乙型肝炎疫苗与多发性硬化症有联系的说法,然而随后的研究发现该说法没有足够的证据来支持。

近期法国官员则因购买过量的H1N1疫苗而受到抨击。

吉米埃解释说,即便有的消息是谣言,但爆发大规模医疗丑闻之后,人们对疫苗的信心往往会下降。

三、担心安全性

人们对疫苗的另一个主要担忧则与安全性有关。 2016年,意大利进行了一项针对16-36月龄儿童父母的调查,结果发现,担心安全性是父母拒绝或中断给孩子接种疫苗的最重要原因。

米兰圣拉斐尔生命健康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安德亚·奥拉尼(Aurea Oradini)说,对疫苗犹豫的主要原因有:没有收到儿科医生让给孩子接种疫苗的建议、收到的疫苗意见不一致、遇到孩子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父母,以及靠使用非传统方法药物治疗。

贝加莫大学的研究学者安德亚·鲁斌博士(Andrea Rubin)表示,意大利历来就对疫苗持怀疑态度,导致2013年至2016年间疫苗接种率下降。此后,政府将强制性疫苗的数量从四种增加到了十种,提升了儿童的接种率。从那时起,意大利人对疫苗的信心就恢复了。

但是,安全问题也会因国家/地区而异,并取决于特定疫苗的有关研究或报告。

加泰罗尼亚开放大学的教授泽维尔·博奇博士(Xavier Bosch)说,在出现西班牙瓦伦西亚女性接种HPV疫苗(一种可以预防子宫颈癌的疫苗)后病倒的报道后,民众出现反HPV疫苗的情绪。尽管这样的例子是处于心理原因。他说,现在HPV疫苗的覆盖率大约为70%。

另一个例子则是英国医生的研究对MMR疫苗(MMR是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的三合一疫苗,主要给幼童使用) 的影响。

1998.英国外科医生安德鲁·韦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发表研究称 MMR疫苗可能会使儿童患上自闭症等发育障碍疾病。

尽管他的论文后来被证实为错误,而维克菲尔德也在英国的医疗注册机构被除名,但是接种MMR疫苗的接种率仍然在他的论文发表之后有所下降。

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ECDC)表示,一个普遍的误区是人们认为麻疹本身是无害的。实际上,在1980年代,每年数百万人因麻疹死亡,得益于疫苗接种运动的成功,死亡人数降至2012年的122,000人。ECDC称,不过去年欧盟国家仍报告了约13,200例麻疹病例。

新冠疫苗时间表和安全性如何?

泽维尔·博奇博士指出,新冠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老年人和脆弱人士将优先接种新冠疫苗,这意味着与疫苗相关的副作用也将成倍增加。

世界经济论坛(WEF)和益普索( Ipsos)的调查发现,全球34%的人在一定程度上担心副作用,33%的人担心临床试验的速度。例如在法国和西班牙,每10人中只有不到4人愿意在疫苗可用的头三个月内接种。

惠康基金的专家可汗说,只有安全的疫苗会得到批准,之所以疫苗得到迅速推出,有多种因素。部分是因为新冠病毒病例足够多,让实验更快展开。此外,大量投入资金和简化管理也促进了疫苗研发的速度。

拉森博士解释说,但全球疫苗的另一个问题是对大企业的依赖。但是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看,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合作是有益的。

那么,建立公众对疫苗的信心的最重要因素是什么?多位专家认为,最重要的是倾听人们的担忧并保持对公共卫生信息的透明性。社交媒体通常会起到负面作用,但决定信任度的最主要的因素是医生积极建议民众接种。拉尔森说,专家们需要了解人们为什么担心以及他们最担心什么。

分享: